首页 -- >> 滚动报道-- >> 热点
APP下载

田小禾:驶向荒野,在大自然中与自己对话

发布时间:2018-09-10 10:58 来源:中青在线 作者:郭艳丽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郭艳丽

  在俄罗斯外贝加尔地区的康丁斯基大桥上,西伯利亚的风狠狠地撞着桥身,桥枕有几处断裂,裸露着生锈的金属链,田小禾和团队成员不得不几次下来,先铺沙板,再回到车上,紧握方向盘,一米一米向前挺进……

  4月15日,37岁的田小禾带着12人组成的自驾探险车队“荒野熊队”从北京出发,一路向西,驶过齐腰深的雪坑路、趟过刺骨的冰河水……历经多次陷车、遇险、救援,“光桥就过了200多座”,9天8夜后,最终完成了1374公里的贝阿公路无人区穿越。

  贝阿公路是俄罗斯修建贝阿铁路时,遗留的一条运送物资的道路,因常年没有维护,道路凶险,被自驾探险界视为“世界上最危险的公路”,而世界第一危桥——康定斯基大桥是这条无人区线路的最后一个难关,“业内人以走过这座桥,完成贝阿公路的穿越,来证明勇气和担当!”田小禾说,在此之前,听说中国的车队要挑战这条线路,西伯利亚很多当地人都摇头,他们认为,只有探险经验丰富的西方人才能完成,而此次中国车队的成功穿越,“刷新了世界自驾探险史中中国车队的记录!”

  此次探险之旅,被小题影视录制为纪录片《驶向荒野之旅》,8月10日在网上开播,点击率最高的一集已近两百万次。“一个原生、小众化节目有这么多人关注,我很知足。”田小禾说,他希望以此片为“窗户”,让观众看到,“自驾探险不是西方人的专利,我们中国人也可以做到!”

  时隔4个多月,讲起通过第一危桥——康定斯基大桥时的情景,田小禾仍心有余悸。当时最后一辆车掉队50多米,原本为了分担后车司机的风险,田小禾打头阵,后面三辆车紧跟就好,而掉队则意味着,尾车司机——一个1996年出生的年轻小伙子,得再次面对之前他所感受到的冲击力。“桥上没有护栏,最窄处只有两米;因常年被冰雪覆盖,桥面湿滑;桥下方近20米的维季姆河上,冰水汹涌湍急;不远处,与桥平行的贝阿铁路上,每隔7分钟便有一趟火车鸣着长笛呼啸而过……”

  尾车司机以厘米为单位,一步一顿向前挪动的时候,田小禾觉得,这比自己过桥时还紧张,“你无法想象那种煎熬……因为紧张,这孩子抵达桥尾时已经吓得手脚麻木了,我就给抱下来了。”570米长的大桥,整个车队用了30分钟才全部通过。

  在田小禾看来,“勇敢不是不害怕,而是你虽然害怕,但是你咬着牙,一步、一步、最终走了过去。”田小禾说,他曾为自己默认过多种庆祝的脚本,“首先我会站到车顶上振臂高呼!”但那一刻真的来临时,这个常年与公路为伍,将露营野外作为家常便饭的男子却忍不住哭了。“虽然剧烈的心跳还没平复,身心很疲惫,但那一刻,我清晰地听到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好样的,我做到了!’”

  “不是谁都能到达的,才是远方……”早在英国留学期间,田小禾看到一些同学开着越野车,背离繁华的都市,驶向非洲、南美……“不是为了彰显自己,而是为了探险,挑战未知。”去“寻找远方”,那时候就在他心里“种了草”。

  但毕业后,田小禾并没有马上“拔草”,而是借着留学国外的便利条件,在淘宝刚兴起的年代,与人合伙做起了国际物流,“每天有两三吨的货物流通。”抓住电商的风口,他的生意越做越顺,但这样一来,喜欢挑战的田小禾反倒失去了工作的热情,“每天无非就是看看报表,调整一下报价。”看着忙忙碌碌的员工,他觉得愧疚,“我的心并没有完全跟他们在一块,总在惦记着什么。”

  2008年,与田小禾从小形影不离的好朋友,因心脏病猝然离世,让他感到非常震惊:“他才28岁,还没结婚生子,应该还有很多想做的事情没做。”悲伤之余,他不禁问自己:生命这么脆弱,怎样才能不留遗憾?他给自己的答案是:想做的事情——“自驾探险”要尽快开始。

  然而,“探险并不是冒险,绝对不能任性的说走就走。”一定要做好科学的攻略。为了克服“恐高症”,他在西双版纳望天树几十迈克尔的“空中走廊”来回走了多遍;为了防止车在途中坏掉影响赶路,他抛开原来的生意,开了十年的汽车修理厂;很多无人区难以找到信息,他就四处找书翻看,甚至找人将德文翻译成英文,他再将英文转换成中文,把碎片化信息拼成一个完整的路书……

  “在一个完全陌生的领域从零开始!”从对车辆的修理、改装一无所知到驾轻就熟,田小禾的车辙也逐渐向更远的“荒野”延伸。

  几年间,他成功穿越过英格兰、老挝、泰国等境外多个地区,在中国西部和青藏高原行驶达30余万公里。作为中科院大河源头探险队队长,他在2016年联合中科院遥感与数字地球研究所刘少创博士,完成对中国第三长河、世界第五大内流河——塔里木河源头的地理信息测绘,精准定位塔里木河源头。

  2016年,应西藏那曲双湖县政府邀请,田小禾前往藏北羌塘无人区,寻找传说中的“天堂之门”,并拍摄环保主题纪录片。在海拔5400米的高原上,他一个人守着大片的营地,靠在车身上,眼前的景象让他觉得那一瞬间美到极致,“鹰在天空盘旋,野牦牛在不远处悠悠的吃草,藏羚羊黄羊哒哒哒地从身边跑过,声音干净到没有一丁点儿的杂质。”田小禾说,荒野之路在那一瞬间不再面目狰狞,那种感觉非常奇妙,“仿佛打开自己与大自然另一个沟通的渠道,被‘返厂重修’一般,捕获了一个全新的自己。”

  “我们一次次的挑战,征服的并不是自然,而是挑战羸弱的自己,征服内心的恐惧。”田小禾说,其实每个人的生活也都是无人区,我们要跨过一座座未知的桥,才能体验到其中的乐趣。而探险,不过是把生活哲学中抽象的东西,放在一个固定的地理位置体现。

  谈及未来,田小禾答的很简单:再次出发,驶向荒野!

【编辑:杨海琴】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热点新闻更多>>
    图片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