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新闻频道-- >> 中国青年报新闻
APP下载

央视《乡约》栏目联合团中央青年发展部评选出2017年中国十大爱情故事

理性浪漫主义者的新“门当户对”

发布时间:2017-12-27 06:10 来源:中青在线 作者:章正 石瑜

  王俊景对妻子吴新芬最大的愧疚,是没办法结结实实给一个拥抱。20年前,在西藏服役的王俊景在抢修高压电线时,意外被烧掉双臂。

  “我和他是3年的笔友,突然接不到信了。”一时间,吴新芬寄给王俊景的信都石沉大海,她天天跑到收发室等信,半年后辗转打听到他的情况,从河南跑到在成都的病房。

  “啪”的一声,王俊景用头一顶,把吴新芬手中的玻璃杯打碎在地,他冷冷地说:“看了吧,你就走呗!”其实,他的内心是翻江倒海的,他不敢奢望这份爱情。

  吴新芬没有多说,回河南辞职,又回来默默照顾他,从此俩人再也没有分开。

  近日,CCTV7《乡约》栏目联合团中央青年发展部评选出2017年中国十大爱情故事。肖东坡是《乡约》栏目的主持人和制片人,他说:“每个人都是生活的英雄,只有心灵上彼此‘棋逢对手’,精神上‘高度依赖’的爱情,才能走得长久,物质和学历不是维系爱情的决定因素。”

  相互依赖的“门当户对”

  为了能和他在一起,吴新芬6年没有回家,“她告诉父母,自己找了一个西藏军人,工作忙,没有时间回家。”说到这里,丈夫王俊景的泪水在眼眶里忍不住打转,其实他在河南养伤,自卑、绝望、不敢出门,是妻子的陪伴让他一步步走出阴影。

  4年后的1998年,吴新芬让老家的弟弟把户口本寄给她,理由是要结婚登记。女婿长啥样,父母没见过。怎么办?最后她想了一个办法,把王俊景的一寸照寄给父母,照片上看不出受伤的胳膊。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有媒体报道了他俩的事迹,吴新芬的父母偶然看到,实在瞒不住,见面!在当地媒体的安排下,王俊景带着礼物与岳父相见,老人没有责备:“早跟我们说,家里还能帮助一点。”听到这句话,王俊景扑通一下跪在地上,家人们哭成了一团。

  生活的困难总是很具体。吴新芬跟着王俊景来到农村老家生活,即便部队发生活津贴,但一大家子的开销都得指望这些钱。他俩过上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她耕20亩地,他放羊。有了孩子,三口之家吃饭只用一个碗,先给丈夫喂饭,再给孩子,自己最后吃饭。

  为什么能坚持下来?“我是一个很梦幻的人,从小崇拜军人和英雄,他就是我心中的英雄。”骨子里的浪漫,让爱情面对生活的琐事,依然能量满满。如今,吴新芬在禹州市妇联工作,在城里买了房、买了车。

  记者在采访的过程中发现,俩人的骨子里有一种“门当户对”。“他是我的眼睛,我开车的时候他负责指挥。”吴新芬笑着说,王俊景用残臂夹着一杯热水给她,温存地看着她,脸上挂着满足的微笑。“我离不开他,他是我心里的英雄”。

  共同成长的“门当户对”

  1981年12月12日,湖南新宁县医院一声巨响。时任新宁县法院办公室主任的曾令超,在制止一起行凶案时,歹徒引爆了炸药包,他重伤昏迷了4天。

  正在学校上课的妻子蒋妹赶到医院,看到“他的脸部都是白纱布”。第五天转到大医院,医生说:“早点来就能挽救他的眼睛,现在迟了。”曾令超失明,让这个小家庭陷入黑暗之中。

  那个时代的年轻人,不会为彩礼发愁。曾令超说:“我是一名农村青年,第一次见面,我们在街上吃了一碗面,都是她出的钱。”

  “觉得他憨厚老实可靠。”蒋妹说,1969年说的媒,6年后才结婚。中间因为学习工作分开几年。“只有暑假和过年见面,过年她帮我父母干农活儿,不娇气。”曾令超带着墨镜笑着说。

  曾令超想过自杀,妻子只好把家里的剪刀藏起来,抱着他说:“只要你活下去,我愿意吃苦。”

  大学同学鼓励他写作,可写作对于一个盲人来说哪那么容易?在稿纸上歪歪扭扭写字,蒋妹再誊稿。最初投稿有去无回,还受别人的冷嘲热讽。她安慰他说不要着急。1993年,他的第一部长篇小说出版,此后荣誉接踵而至,他成为当地名人。

  如今,曾令超成为中国作协的会员,还出了一本自传《人生跋涉》:“生活往往是戏剧性的,在你不在意之时,又一个命运之神突然降临。”

  记者问蒋妹这些年个人是不是一种牺牲?蒋妹笑着回答:“不是,生活越来越好,真的很幸福。”陪着他,与他共同成长,才是弥足珍贵的。

  相爱相杀式的“门当户对”

  妻子车韵没有干完当天的工作,成于思会生闷气。对于创业夫妻来说,伙伴和伴侣之间角色常常纠结。

  年轻人不希望爱情像一杯白开水,总是设法改变。他俩毕业工作一年,放弃深圳薪水丰厚的工作,拿着婚房首付的钱,在重庆南山之巅办起了书店。在别人看来,他俩简直是疯了。

  “我们是理性的浪漫主义者。”成于思若有所思地说,想证明重庆不是文化沙漠,想在当地建立起年轻人的文化坐标。辞职不久,两个人就领了结婚证,这是新生活的开始。

  “别人以为开一个书店云淡风轻,其实事无巨细。那段时间,他始终扮演着老板的角色,缺乏人文关怀,到最后我觉得他都不是我老公了。他妈妈也心疼我,觉得女孩子应该轻松一点。”车韵细数着因创业带来的婚姻危机,并不是耿耿于怀,说完笑盈盈地看着成于思。

  “后来我们约法三章。回到家、睡觉前不聊工作。”车韵说。“每周休息一天,看电影、约会。”成于思补充道。当被问起两人眼里的对方,他“老干部”似的回答:咱俩对事物的看法基本上是一致的,也就是人生观的高度契合吧,比如消费观一致,喜欢买书、旅行,把钱花在刀刃上。

  车韵形容他俩的“门当户对”,已然变成了对方的生活用品,属于生活必备品,两个人变成了一个人,精神世界高度契合,生活上携手共进。

【责任编辑:贾志强】
相关文章
你可能还喜欢看
热点新闻更多>>
图片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