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初并没想太多,学工科专业的尹婧琦从职业院校毕业后,在亲戚建议下进入殡葬行业。这时候,尹婧琦和同事会穿上一次性塑料材质的白大褂,戴上口罩和手套,帮逝者整理衣服,然后化妆和梳头。他现在负责颐安苑的遗体登记工作,这里是长春市殡葬服务中心第一个接触逝者的岗位。[全文>>]
又到一年毕业季,不少准毕业生一边忙论文,一边忙实习或找工作。我注意到,青年之声3月24日《还没毕业,凭什么就成了“整劳力”》这则新闻中采访的5个毕业生,有3个人提到了实习和论文的矛盾。[全文>>]
  • 一个“学渣”寝室的逆袭

    如果将张振比作“绩优股车头”,那蒋之添是当之无愧的“潜力股车尾”。考研正式报名结束之后,报考同专业同方向的蒋之添和沈伟正式确定“竞争关系”。[详细]

  • 老师傅的牵挂

    提起自己最心爱的两名学生,杨朝辉用了一个词儿——伤心。二届振兴杯比赛,杨朝辉作为北京队技术指导陪同队员“参战”,队员里来自航天二院的钳工李道胜,就是杨朝辉的两位爱徒之一。[详细]

  • 0.01毫米的较量

    5月10日,在全国职业院校技能大赛期间,天津电子信息职业技术学院高职组嵌入式技术与应用开发比赛赛场。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胡春艳/摄  5月10日,全国职业院校技能大赛期间,在天津中德应用技术大学举行的国际邀请赛赛场。[详细]

  • 90后“双料”高级技师张文良

    如果不是事先知道,难以想象这位看上去面容白皙,略带腼腆的小伙子,21岁已经站上了全国技能大赛的最高领奖台。

  • 一个盲人的马拉松

    2015年秋,严伟站上了北京马拉松的赛道,作为一个盲人参赛者,公益机构为他安排了志愿者陪跑,但是中间严伟和志愿者失去了联系,因为严伟的速度太快。

  • 视频:无腿无脚也要圆登顶珠峰梦

        1975年,夏伯渝被选入国家登山队,在攀登珠峰的过程中,他把自己的睡袋让给了体力透支的藏族队友,因此致使双脚冻伤被截肢,那年他只有24岁。
        40多年来,为再圆攀登珠峰梦,夏伯渝始终忍受着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这名花甲老人所有的坚持和努力,源于一个梦想:无腿无脚也要登顶珠峰。

  • 坚守中的中国匠人

    在言匠人必称日德的时代,中国匠人正在用实际行动诠释着专注、坚持、敬天畏人和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

  • 患癌女博士的枕边书

    她梳着骄傲的马尾,他是个冒着傻气的二八青年,爱情的过程更美,他们在樱花的国度求学相爱,2012年硕士毕业,他们领了结婚证。然而命运像个淘气的孩子喜欢惹是生非,2013年3月的一个晚上,张白突然腹痛难忍被送去医院,最终确诊为卵巢癌三期。2014年2月,她在病榻前写了一篇4000多字的情书给丈夫,取名《枕边书》,尽诉离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