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
复兴路10号原本写着“中华人民共和国铁道部”的标牌被悄悄摘掉,取而代之的是一块写着“中国铁路总公司”的新牌子。目击者事后透露,在换牌结束后的第一时间,原铁道部部长盛光祖等中国铁路总公司新领导班子成员,便与新牌子一起“合影留念”。【在“火车吧”里话别铁道部】[全文>>]
3月10日上午,“实行铁路政企分开”、“不再保留铁道部”等《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方案》的内容一经披露,便有记者、网友前往铁道部、卫生部等涉及国务院机构改革的部委门口拍照。[全文>>]
那些年,我们报道铁路的那些事
我与铁路的那些事

中青报记者桂杰:
第一次出远门 第一次坐火车

1994年我到兰州读大学,印象中是第一次出远门,也是第一次坐火车。这次求学我是独自踏上旅程。火车载着我的求学梦向前驶去,多年以后我依然难忘火车站里的不舍、喜悦与感动。

网友我说说你听听:
我曾在火车上疯癫地游戏过

想当初跟几个朋友结伴去长沙旅行,因行程仓促只买到站票,上车后在车厢过道铺上报纸敲扑克,输了喝凉水,还不许去厕所。结果我总是输,大家随身带的水、可乐几乎都让我喝光,我是多海量,哈哈~~想想那些青葱欢乐疯癫的时光,忽然好怀念!

网友小叶:
四天三夜,北京开往广州

1994年春节,我兴高采烈地踏上了北京开往广州的火车,乘坐卧铺去南方欢度春节。印象中,那时购买春运票不像现在这么艰难,车厢里没这么拥挤,只是速度太慢,北京到广州开了四天三夜,漫漫长路、长路漫漫。

网友老狮子和老龙王:
"我什么时候可以坐火车?"

我五岁时问大人:"我什么时候可以坐火车?"父亲说:"在你三个月大时就坐了。"原来,在我三个月大的时候,我的奶娘要回家过春节,我又不能断奶,她就带上我坐上武汉到孝感的火车回家过年。

山东微博报:
火车汽笛响 爸爸回家来

小时候父亲在青岛干活,回来坐的是青岛到胶东站的火车。每当周末或月末他回来的时间,我听着火车汽笛,心中估算着他下火车,一步步从车站走到家。基本是同时,外屋门栓响了。大大回来了,我蹭地一下就从炕上跳下去开门!

网友钟声弄潮:
一帮小孩童爬上运煤的火车

记不清是哪一年了,我屁癫癫地跟着其他一帮小孩童爬上运煤的火车,去甘棠集看两列迎面相撞的火车……结果回来太晚,挨了父母一顿毒打!!!

网友一纸飞花:
第一次出远门带的食物吃不完

上大学是我第一次出远门,妈妈递给我娃哈哈小瓶牛奶,爸爸和两个姐姐一人抱了一个巨大的西瓜,放在我的座位底下。最后我把吃的都散完了,我跟大家说,下了这趟车就再也吃不上新疆的瓜了,来吧,吃!那个豪迈啊!

网友随风不移:
女友火车上呵护术后的我

当年我在湛江时动了一个阑尾炎的手术,当时女友带我回她家休息,没买到卧铺。坐在位置上因为人太多,女友就坐在过道边给我挡下拥挤的人。可惜后来我们没走在一起!深深地祝福,只要你过的好!

网友公主驾到:
火车站我们依依惜别

上大学的时候,火车是主要交通工具。毕业那年,男友和舍友一起送我上火车,依依惜别,每个人都哭得稀里哗啦,几乎把眼泪哭干手儿挥断。火车开动很久了,我一直哭,搞得边上的人都难过了。转眼十几年了,那样的场面也许今生只有一次,那样的纯真,不管是对爱情还是友情,也不会再有了。

网友禾小以:
我爸是一名铁路司机

我爸是一名铁路司机,聚少离多。小时候父母都在父亲所工作的城市,而我跟着外公外婆在一座城市。小时候每到放假,我总要缠着外婆带我去隔壁城市找父母,坐着呜呜的绿皮车就可以见到父母了,那是儿时最美的回忆。还记得那时候顽皮,在铁轨上跑着玩耍把额头磕破了,现在还有疤痕呢。

网友心里美得一塌糊涂:
停车玉米地遭遇到贼

那次夏天坐火车开着窗户,中途在一片庄稼地里停车了。我趴在小桌上睡觉,感觉有手摸我,醒了一看从窗外伸出一只大手!他摸完我脑袋又顺着挨个摸,终于摸到一个手表。等我们醒悟过来,探身一看除了玉米地还是玉米地,人没了!

网友微博新人zvotvq:
半节车厢都是同学

我在兰州上的学,那时候最喜欢坐火车。学校统一订票,半节车厢都是同学,大家一起玩、一起唱、一起吃东西,还可以找个心仪的女孩子关心下……真让人怀念啊!

网友hitren2001:
我与铁路结缘始于大学开学

天很凉,靠窗的都把窗帘裹在身上御寒,第一次在火车上感觉到了东北深秋的寒意,也从那开始我踏上冰城土地,开始了我的大学。

网友樱芮:
感谢开朗的列车员

不是始发站上车,车上人超多,连站的地方都没有,不过我们遇到了一个很好的列车员。她是西安人,还在实习期,很开朗的小姑娘,主动让我们几个去了她的值班室,和我们聊了很多。真的很感谢她,虽只有4个小时的路程,却至今记忆犹新。

网友apple:
寒假回家的艰难之路

上大学的时候火车是基本的回家交通工具。印象深刻的是2003年寒假回家,在株洲转车时,因为人太多不能进站,跟随熟悉路况的车友在深夜找了小路进了站台,上车时太挤和同伴失散,上车后太困站着都能睡着,真是印象深刻的艰苦之路啊!

网友如川:
让人抓狂的绿皮火车

让人抓狂的绿皮火车,盘着腿坐在卧铺上等着热水泡出面,第一次见过长江滚滚从脚下流过,天不亮的时候就和喧嚣的人群挤在北京站的广场上。

光影
时光机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诞生,中央人民政府铁道部成立。图为中央人民政府铁道部部长通知书。

  1949年10月1日设置中央人民政府铁道部。原来隶属于军委的铁道部转变为中央人民政府下属机构。

1949

  1952年5月铁道部开展以满载五百公里为中心内容的劳动竞赛,大大提高了运输能力和效率,涌现出杜先扬等先进模范人物。

  1952年9月4日,铁路组织机构调整。增加管理局数量,缩小了局管区;改组铁路分局为运输分局,减少组织层次。

1952

  1953年9月,中央军委决定组建铁道兵领导机关。9月9日,中央军委命令:“志愿军在朝鲜的6个铁道工程师,正式划归军委系统,与铁道兵团现有的4个师、1个独立团, 统一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铁道兵正式作为一个兵种列入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序列中。图为1959年2月20日,毛泽东和出席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积极分子代表大会的代表握手。

1953

  1964年7月15日,铁道部和铁道部政治部举行授旗大会,把写着“坚持不断革命,永当开路先锋”的奖旗授给“毛泽东号”机车组。

  “毛泽东号”机车组,被铁道部授予“学大庆红旗”称号。

1964
时光机

  1970年6月,铁道部与交通部、邮电部下辖的邮政部合并为新的交通部,以解决铁路运输的混乱局面。由于管理不善,铁路运输又陷入一片混乱,各地铁路枢纽相继堵塞。

1970

  1975年,邓小平主持国务院日常工作,以整顿铁路为首要任务,整顿交通部,批准铁道部由交通部分离,重新恢复了铁道部。邓小平抓住铁路这个影响大局的经济薄弱环节为突破口。2月下旬,中央召开全国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党委主管工业的书记会议,3月5日发出《关于加强铁路工作的决定》。会后派出工作组,对一些问题严重的路局进行重点整顿,铁路运输状况迅速好转。

1975

  改革开放后,铁道部的国防色彩渐轻,民众出行需求逐年增加。1979年4月4日,广州—九龙直通旅客列车通车典礼在广州举行。

  1979年12月29日,上海列车段第十三、十四次沪京特快列车,荣获铁道部授予的“红旗列车”称号。

1979

  1982年,上海、广州两个铁路局试行全额利润包干。上海局3年内包运量递增4%以上,总收入以12亿元为基数,每年递增4%。

  1982年,铁道兵机关及所属的10个师2个独立团1所学校1个科研所3所医院1所疗养院5个办事处5个仓库9个工厂,移交铁道部。

1982
时光机

  从1984年1月1日起,原铁道兵领导机关和所属各师分别改为铁道部工程指挥部和铁道部工程局,继续承担铁道建设任务。铁道兵的前身是1945年12月20日组成的东北人民自治军护路军。铁道兵部队在全国解放战争中抢修铁路,保证了铁路运输,在解放战争期间,共抢修铁路1629公里,桥梁979座,有力地支援了辽沈战役、平津战役、渡江战役和解放大西北的作战。

1984

  1986年,时任铁道部部长的丁关根提出铁路系统内部“大包干”的方针,将原本收归于铁道部的财务、劳资、人事等权力直接下放到各地路局,即不再将全部运营收入上缴中央,而是以承包责任制的方式每年上缴5%的营业收入,其余全部收入归铁路系统。这一方案是效仿了当年颇为流行的改革方式,也得到了上层领导的肯定。

1986

  1996年,铁道部成立了铁路总体改革办公室,以减少管理层次为目的进行铁路局直管站段的试点,正式提出“上下分离”“运网分离”等改革模式。

1996

  1999年,铁道部在系统内全面推行资产经营责任制,其主要内容是,铁道部放权给铁路局,铁路局自主经营,要完成国有资产保值增值、扭亏、安全等指标。此后,铁道部系统内部一直沿用这种形式的经济责任制度,在一定程度上更加强化了铁路局经济利益的相对独立性。

1999
时光机

  时任铁道部长的傅志寰提出“网运分离”的改革方案。是指成立国家铁路路网公司和数家客运、货运经营公司,将国家铁路路网基础设施与铁路客货运输运营分离开来,以市场化手段打破铁道部“政企不分”的格局。“网运分离”并非铁道部的首创,欧美国家在铁路管理和经营上大都采用此方式。

2000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正式向铁道部与国务院提交了《铁路体制改革方案》,提出“即将政府功能和企业管理分离,同时将政府职能与国有资产管理职能相分离”的目标。但随后在地方试点时,因铁路系统内部机构冗杂、各部门利益纠缠不清,加剧了各地方路局内部矛盾,仅郑州铁路局一年亏损就达7000余万。最终被国务院否定。随着傅志寰离任,铁路第二次改革就此停滞。

2002

  2004年1月,国务院常务会议讨论通过了《中长期铁路网规划》,这是国务院批准的第一个行业规划,也是截至2020年我国铁路建设的蓝图。同年,铁道部首次拿出了高速铁路项目订单——200列时速200公里动车组,高铁项目启动。截止2012年底,全国铁路营业里程达到9.8万公里,居世界第二位;高铁运营里程达9356公里,居世界第一位。铁道部总资产43044亿元,总负债为26607亿元,资产负债率为61.81%。

2004

  基于我国政府部门设置较多,削弱了政府的决策职能,不利于集中统一管理等原因,国务院决心开展大部制改革。一度有消息称,交通部、民用航空局、邮政局和铁道部将合并成立大交通部。然而在随后的《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草案)》却没有铁道部的身影。后有某省部级领导评论称:“铁道部没办法放权,绝对需要全国统一。”

2008
时光机

  7月17日,国家公务员局、铁道部在京联合召开“铁路公安民警向公务员过渡工作会议”,对铁路公安民警过渡为公务员的工作进行了全面部署。这意味着,“年年说,年年不见动静”的铁路公安转制工作,终于有了现实的进展。据悉,这次改革不仅涉及铁路公安,铁路法院和铁路检察院也将推进转制。

2009

  对于京沪高铁上市的传闻,时任铁道部部长的刘志军表示,没有听说上市一事,京沪高铁要上市必须具备一定条件,根据国家有关规定,京沪高铁尚未建设起来,不具备上市条件。

2010

  据中组部有关负责同志证实,铁道部部长、党组书记刘志军涉嫌严重违纪,中央已决定免去其党组书记职务。同时,中央已任命盛光祖同志为铁道部党组书记。

2011

  根据3月10日披露的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方案,我国将实行铁路政企分开,国务院将组建国家铁路局和中国铁路总公司。

  让我们在铁道部门前最后的合照里,诉说我们对于中国铁路人的赞美。让喝彩化作离别的箫声,挥一挥手,不带走铁路情。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