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频道 >教育 >正文

宁夏固原:中学师生连续26年徒步百里祭英烈 “这是人生中最有意义的一堂课”

作者: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王豪 来源:中国青年报客户端2021年04月07日

“凌晨6时出发,雨雪湿透了衣服,鞋和裤腿沾满了泥浆,还滑倒了几次,但我觉得值。这是我徒步走得最远的路,是我人生中最有意义的一堂课。”4月2日22时,结束了往返长达108里山路的徒步祭英烈活动后,固原二中高一学生张扬阳说出自己的切身体会。

当天,她和同校的784名高一学生以及固原市弘文中学的1400多名七、八年级学生一起前往彭阳县任山河烈士陵园,缅怀革命先烈。

据悉,这项活动由原固原二中校长韩宏在1995年发起,至今,已坚持26年。活动旨在锤炼学生的意志,起初由弘文中学(记者注:弘文中学曾为固原二中初中部)在每年清明节前后组织初一学生开展,如今,参与学生范围扩大到了高一、初二等年级。

55岁的勉有录老师从1996年开始先后6次带领学生徒步百里为烈士扫墓。他认为,学校连续26年组织该活动,体现了对学生品德、人格的教育注重,淡化了“唯分数论”的观念,也有助于讲好固原红色故事,让红色成为立德树人的底色。

清明时节雨纷纷,在今年的祭奠活动中,同学们遭遇雨夹雪的恶劣天气。他们戴上帽子、披上雨衣,同时,高举着旗帜。

出发前,弘文中学副校长闵祥给孩子们打气:“如果我们想一想红军两万五千里长征,爬雪山、过草地,这108里对我们来说也不算什么。”

随行教师也向同学们讲述着此行的意义。“在目的地任山河烈士陵园,长眠着391位为共和国的诞生和强大献出生命的英雄,他们当中不少人牺牲时也只是十几岁的孩子。”勉有录说。

陵园内,391块烈士纪念碑昭示着沉甸甸的历史。1949年7月3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第19兵团64军在曾思玉军长的率领下,直插彭阳任山河地区,与盘踞在黄峁山一带的马鸿逵部第十一军遭遇,打响了解放宁夏第一仗。经过全军将士浴血奋战,守敌被全部击溃,解放军夺取了任山河战役的胜利,打开了解放宁夏的南大门。战斗中有364名解放军指战员光荣牺牲,其中,有100多名烈士连名字都没有留下。

除了他们,长眠任山河的还有红一方面军长征途经彭阳牺牲的4名战士和解放后牺牲的20多位解放军战士等。

这些壮举在后来者心中树起丰碑,成为激励同学们前行的动力。冒着雨雪,他们爬坡过坎,有同学的脚陷进了泥里,周围的人就扶上一把。有同学滑倒了满身都是泥,却仍然拒绝了去车上休息的提议。

高一二班班主任张红梅记得几个特别感人的瞬间:班里的体育委员李一凡右膝盖受了伤,绑着绷带,不仅坚持走完了全程,还一手挥舞着自己的围巾,一手挥着拳头,给走不动的女同学加油鼓劲;返程时,班长姜天智则在肩上背着4个书包,拽着3名同学一起前进;还有一位女同学的妈妈提前告诉张红梅,孩子一累着就会起过敏性紫癜。当天张红梅反复叮嘱这名女孩可以随时停止,但她还是坚持着走完了全程。

为了保障孩子们的安全,让活动有序地进行,两所学校提前安排体育老师指导同学们进行体能训练,并召开主题班会做好部署工作等。徒步当天,学校还准备了负责运送伤病学生的大巴车,组建了由蓝天救援队成员等构成的安全员队伍。

蜿蜒的山路上,留下同学们的一串串脚印。张红梅的思绪也被拉回了1996年,当时,作为一名中学生的她同样走完了这108里的山路。

“那是记忆中最远最辛苦的道路,是对我意志力的考验,也是困境中指引我前行的动力源泉。”张红梅说。高三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刚参加工作摸不着头脑的时候,她都会用这一次经历劝慰自己。

毕业于弘文中学的90后女孩李佩珊同样认为,这一经历会让自己受益终生。2007年,作为初一新生的她,在这条革命烈士和学长学姐走过的路上,接受了别样的党史教育。她坦言,和平年代,类似的课堂无比珍贵。唯有亲身经历,才能意识到幸福生活需要加倍珍惜。

此外,在108里山路的考验中,李佩珊还感受到了“相互搀扶、相互打气、没有人落队、没有人言弃”的团队精神。“让同学之间的情谊变得无比坚固,现在,大家都是彼此支撑的朋友。这也是一种学校的精神,无论在哪儿,我都为自己是弘文人而感到自豪。”李佩珊说。

26年下来,家长们也对学校组织的社会实践活动越来越支持。今年,在张红梅的班上就有4位家长陪孩子走完全程,他们在微信群里一路播报孩子们的进程,也和子女一起体会着“历经风雨,方知艰辛”的心理转变。此外,还在家委会的有序组织下,准备了2辆应急车辆,为身体不适的孩子提供帮助。

4月2日上午11时30分左右,师生们到达烈士陵园,他们通过奏唱国歌、敬献花圈、擦拭墓碑等行动,表达了对革命先烈的敬意。感受到中华民族曾经经历过的苦难与荆棘,铭记住那些为国家富强、民族振兴、人民幸福而奉献的人。

度之往事,验之来事,参之平素,可则决之。这样的特殊课堂也成为孩子们践行责任担当的“起点”。

返程路上,固原二中的马松岳走在了高中生队伍的最前列,她拿着一个大大的垃圾袋,将前方初中生们不小心落在地上的垃圾一一捡起。

张红梅的儿子方昱皓在弘文中学八年级三班就读,他也参加了这次活动。他比自己的妈妈早一些到家。虽然没有迎接他“凯旋归来”的父母——他的爸爸还在外地工作,但方昱皓还是烧好了热水,独自做饭、洗澡。

在张红梅回家后,这个14岁的小男子汉告诉自己的母亲,“我的腿不疼、腰不疼,就是肩膀有点疼,因为我帮同学背包了。”

那一刹那,张红梅对儿子的愧疚烟消云散。她觉得,这一趟走下来,儿子、班上的学生全都像当年的自己一样找到了心中的“道”。

(文中图片由勉有录老师和张红梅老师提供)

【责任编辑:原春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