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青·学习 >正文

青春之花在脱贫攻坚中绽放

——共青团系统全国脱贫攻坚先进个人、先进集体获得者群像

作者: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杜沂蒙 王海涵 来源:中国青年报客户端2021年03月01日

    现行标准下9899万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832个贫困县全部摘帽,12.8万个贫困村全部出列……全国脱贫攻坚总结表彰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向全国人民宣布脱贫攻坚取得全面胜利这一好消息。

    这,是千千万万个奋战在脱贫攻坚岗位的集体和个人,勠力同心、夜以继日奋斗的结果。在创造这一彪炳史册的人间奇迹过程中,各级共青团组织、全国各地团干,积极响应党的号召,贡献青春力量。他们中的佼佼者,也在此次表彰之列。

    年仅29岁的团干,为扶贫事业献出宝贵生命

    只要在会议、谈话、新闻中出现“脱贫”“扶贫”等字眼,安徽省宿州市埇桥区支河乡路湖村扶贫工作队队长、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党委书记王秉璞都会忍不住想起他曾经的战友、比他小25岁的曾翙翔。2月25日上午,在观看全国脱贫攻坚总结表彰大会直播时,这种想念的情绪达到顶峰。

    曾翙翔生前是宿州市埇桥区支河乡路湖村扶贫专干、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团委副书记。2018年8月18日,他在村里排查雨水灾情、转移群众途中不幸触电牺牲,年仅29岁。曾翙翔是家中独子,也是党员,父母均患有慢性疾病,牺牲时,妻子已有3个多月身孕。

    他被党中央、国务院追授“全国脱贫攻坚先进个人”称号。

    王秉璞感慨,看到“小孩儿”(他平时对曾翙翔的昵称)的名字出现在表彰名单里,他忍不住流下眼泪。“我们都替他自豪,他的努力和牺牲没有白费。只有在扶贫战场战斗过的人才清楚这份荣誉的分量!”

    “为人热情正直”“工作积极性高”“热爱生活”是路湖村干部群众对曾翙翔的一致评价。入户走访时,他总是用“咱家”“俺叔”这样的亲切话语,很快融入老百姓中。

    王秉璞回忆,完成常规工作的同时,曾翙翔还帮残障贫困户的孩子上户口,跑前跑后,说服相关工作人员上门服务,尽量不让乡亲们多跑腿。平时,他总是主动买菜,给扶贫队的战友烧上大锅饭菜。

    他对待工作的认真体现在很多细微之处。团宿州市委一位工作人员回忆,经曾翙翔报送的工作材料中,每一份表格都会详细分类、标注。在开展卫生志愿服务活动时,他总是提前组织好人员,第一时间备好资料、桌子、仪器、红马甲以及团徽、团旗。

    “参与扶贫的岁月,是一辈子难忘的记忆。小孩儿对扶贫事业倾注的大爱也永远留在我们心中。”在王秉璞看来,医院年轻同事和扶贫工作队也会继承曾翙翔的遗志,拔除穷根,为乡村振兴贡献力量。

    截至去年年底,1800余人牺牲在脱贫攻坚一线,他们将生命定格在了扶贫的战场。

    从0到1,他们让不可能成为可能

    2016年10月,在团广西壮族自治区全州县委的推荐下,90后团干蒋雅婧被抽调到县扶贫开发领导小组综合协调专责小组,成为当时全州县唯一的县级扶贫信息员。

    从此,她迈上了“5+2”“白加黑”不待扬鞭自奋蹄的征程。

    2018年8月,中国社会扶贫网在广西全面启动,全州县设立了中国社会扶贫网全州县管理中心。蒋雅婧与5名年轻人入驻管理中心。

    “当时根本不知道怎么建、怎么推广。”即便这样,蒋雅婧和同事仅用8个月,就实现了全县贫困户注册达3.41万人,爱心人士注册达10.41万人,注册人数居广西第一。

    2019年6月,全州县遭遇“6·9”特大洪灾,蒋雅婧和团队利用社会扶贫网对贫困户需求进行分析,与爱心人士和爱心企业进行对接,举办爱心捐助主题活动,第一时间将社会各界捐赠的600万元爱心物资送到最需要的地方。

    脱贫攻坚过程中,团云南元阳县委副书记王然玄担任新街镇党委副书记(挂职)。

    元阳县新街镇爱春村委会阿者科村,是世界文化遗产红河哈尼梯田遗产区5个申遗重点村落之一,也是第三批国家级传统村落。尽管资源丰富,但村民参与遗产区旅游发展观念陈旧。

    王然玄打定主意,要实现“绿水青山”变“金山银山”,带领村民脱贫致富。

    2018年,元阳县与中山大学旅游学院保继刚教授团队合作,共同编制实施了“阿者科计划”。阿者科全村村民成立阿者科乡村旅游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公司股份归全村村民所有,公司法人由村民推选出来的代表担任。2019年2月至2020年1月,全村实现收入71万元,至今已举行了3次旅游分红大会,扣除成本后户均分红达5440元。

    “阿者科计划”实施两年以来,先后入选教育部直属高校精准扶贫十大典型项目、中国农业农村部“2019年中国美丽休闲乡村”、中国少数民族特色村寨等殊荣。

    村民朵生长前些年想致富,苦于手里没资金,是呼晓齐协调镇农村信用社工作人员逐户宣讲“530”小额扶贫贷款相关政策,让他申请到小额资金发展起了产业。

    呼晓齐是团青海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委的年轻干部,2018年4月,他主动请缨,到乌兰县柯柯镇东沙沟村任驻村工作队队员。

    得知脱贫户赵生甫做了心血管搭桥手术,无法从事重体力劳动,呼晓齐第一时间协调村企业对其进行资金帮扶,并帮助其申请农村最低生活保障,安排村疫情防控公益性岗位,保障赵生甫在康复期间收入稳定。

    村史馆、文化长廊……驻村两年多来,呼晓齐发现村容村貌不断发生改变,村民的生活越来越好,一个驶入乡村振兴快车道的村庄,正在朝着“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目标迈进。

    从湖南怀化到北京参加全国脱贫攻坚表彰大会,团湖南怀化市委青年发展部部长潘文钊心情无比亢奋。

    4年间,潘文钊先后在湖南省怀化市芷江县茶坪村、田坪村和鹤城区大坪村担任驻村工作队队员、队长和第一书记。

    2014年3月,潘文钊第一次踏上驻村帮扶之路,来到芷江侗族自治县茶坪村。

    当年4月7日,潘文钊正和老支书一起核算贫困户家庭情况,家里来电话告诉他妻子临产住院。忙完手头工作赶到医院时,儿子已经出生,因中度脑缺氧直接从产房住进了新生儿重症监护室。即便如此,第三天他便回到村里继续工作。

    “4年扶贫,辗转两地三村,在父母妻儿需要的时候走在田间地头,但家国情怀中的1800多条生命告诉我什么才是无私和奉献。”潘文钊说,新时期、新使命,他将在脱贫攻坚迈向乡村振兴的新征程中继续付诸实际行动。

    展现共青团担当,不达脱贫目标不罢休

    石楼县属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和山西省确定的10个深度贫困县之一,泊河村是全县贫困率最高的贫困村之一。2018年7月起,团中央宣传部新闻处处长连李生被派驻山西省吕梁市石楼县泊河村党支部任第一书记。

    连李生带去的,不光是一名团干部的工作热情和助力脱贫攻坚的决心,还有团中央书记处的重视关心和团中央机关各部门和单位的支持。

    两年多来,泊河村贫困户人均收入增长超过400%,村集体收入从2017年的3.5万元跃升至2020年的103万元,并形成稳定的增收项目和渠道。山西省委脱贫攻坚督导组评价说:“泊河村各项工作扎实,是全省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的一面旗帜,探索实践出了一条黄土高原深度贫困乡村转型发展之路。”

    团重庆市江津区西湖镇委书记孟玲,是两个孩子的母亲。2018年,她服从组织安排,勇挑西湖镇扶贫开发中心工作重担。每次入户,对群众反映的问题,孟玲都细心地记上小本,回来和大家共商办法。

    作为一名团干部,孟玲还把共青团工作同脱贫攻坚工作结合起来,协助贫困村利用新媒体开展直播带货,助推贫困村特色农产品销售。她组织青年志愿者开展脱贫攻坚志愿服务、宣讲脱贫攻坚政策、为贫困群众推荐就业岗位、开展农村实用技术培训和精气神培训。孟玲还依托“青少年之家”,常态化开展志愿服务、“四点半课堂”等活动,充分发挥“青少年之家”线上线下引领凝聚青年、组织动员青年、联系服务青年的作用。

    除了共青团工作方法、提供的平台,人才也是一个重要的方面。和蒋雅婧一起奋战在脱贫攻坚岗位的有不少都是90后团干,一些乡镇扶贫站工作人员也都由团干兼任。她最大的感受就是共青团在脱贫攻坚事业中所贡献的人才力量。年轻血液输入进来,很多工作也能够迎刃而解。

    2010年,28岁的贵州省六盘水市钟山区民族宗教事务局科员杨波主动报名,到“贵州最高村”——六盘水市钟山区大湾镇海嘎村驻村。在这个1998年才通路通电,村民住茅草屋、喝望天水、吃土豆饭的彝族小山村,他连续5次主动申请驻村,一待就是11年。

    为了解决村民用水问题,杨波跑到六盘水市钟山区民宗局,争取项目资金5万元补助村民修了30余口水窖,在水利部门的帮助下,从海拔1700米的大湾水厂提水上山至海拔2500米的海嘎,项目共投资820万元。

    杨波认定了要带领村民脱贫致富,还是要走基础设施建设和产业发展的路子。各种项目的落地实施,海嘎村逐步建成了“人人有股份、户户有产业”的扶贫格局。

    杨波的另一个身份是团贵州省委兼职副书记。2018年,在团贵州省委的支持下,他组织村里15名小学生到贵阳参加暑期夏令营,“让孩子从小见识到大山外面的世界。”杨波发现,村里生活好了,孩子也在悄悄发生着变化,见到外面来的陌生人,不再转头就跑。

    驻村11年,杨波见证了海嘎村的巨大变化。2019年,海嘎村人均收入达到9320元,最后一批建档立卡贫困户16户35人全部脱贫,彻底摘掉了“穷帽子”。现在的海嘎村,早已旧貌换新颜,家家户户住上了宽敞明亮的二层小楼,门口的面包车、小汽车越来越多。

    西藏自治区日喀则市上海实验学校教师(挂职)、东华大学附属实验学校团委书记王德伟,是“全国脱贫攻坚先进个人”中的一员。第一年去西藏时,王德伟只有25岁,由于高原反应,援藏3个月他瘦了20多斤。

    学生一句“老师你可以不走吗”让王德伟下定决心:再留一留。援藏1年变成了3年,他说,把这一届学生送出高原,“应该是一件蛮幸福的事情”。

    在共青团组织内,除了诸多团干,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以下简称“中国青基会”)也作为“全国脱贫攻坚先进集体”之一获得表彰。

    2013年以来,中国青基会广泛动员团员青年,大力实施“希望工程助力脱贫攻坚行动”,累计筹款39.11亿元,资助贫困家庭学生37万余名,在脱贫攻坚的主战场谱写了一曲壮丽的青春之歌。

    聚焦“三区三州”等深度贫困地区,中国青基会援建871所希望小学,成为贫困山区最美的风景线;集中打造“10万+建档立卡贫困家庭学生资助项目”,帮助他们在脱贫攻坚关键阶段顺利完成学业。团中央将此项资助项目专门写入团十八大报告中,向全社会昭示希望工程助力脱贫攻坚的决心。2018年以来,希望工程筹资4.65亿元,资助“建档立卡”家庭学生19.44万名。

    中国青基会坚持扶贫扶智、扶贫扶志相结合,帮助贫困大学生圆梦大学。其中,2012年以来,联合茅台集团每年捐资1亿元,累计帮助18.28万名贫困学子圆梦大学;2018年以来,联合农业银行连续3年全覆盖资助118个深度贫困县的建档立卡贫困家庭大学新生,帮助1万余名寒门学子获取更高层次教育机会。

    贫困地区青少年成长过程中方方面面的需求,一直是中国青基会的关注点。在为贫困青少年提供实实在在帮助的同时,还将思想引领、本领练就、创新创造、品格锤炼等融入育人全过程,实现他们从“有学上”到“上好学”的新期待。

    在团中央书记处统一领导下,围绕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大局,中国青基会策划实施“同舟共济,青春偕进”公益行动,发起“抗击疫情,希望同行——希望工程特别行动”,面向社会筹集资金5.81亿元、物资282万余件,及时支援了湖北等疫情严重地区。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杜沂蒙 王海涵 来源:中国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