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频道 >锐评 >正文

就地过年:特殊的“团圆”与不变的温情

作者:王小京 来源:中国青年报客户端2021年02月18日
导读:不一样的春节


   一个人的春节到底是什么样的呢?我之前是从没想过的。我曾自豪于自己从高中就开始的“走南闯北”的求学经历,我向来不惧一个人。但真正等到了假期,还是不免感到孤独。我老家在遥远的新疆,由于疫情和距离的原因,今年我只能选择在北京过年,但想到学校里也有跟我一样回不了老家的同学,我也没必要太落寞。

   大年三十的下午,同学龙哥兴高采烈地叫我去家园食堂吃“年夜饭”。我们惊讶地发现,学校食堂热闹异常,再配上现场喜庆的音乐,我感觉这里真的就是一个特殊的“家园”了,在场的每个人都喜气洋洋。即使大家都不认识,但是我们每一个人都能从各自身上看到节日的美好,平时陌生的路人,此刻也变得亲切起来。

   既然是过年,又怎么能只吃一顿饭来“打发”呢?我跟龙哥便商量,大年初一要去看场电影。我们选择了IMAX VIP激光影厅的《哪吒重生》,但在戴上3D眼镜之后,却只有裸眼观看的模糊感。换了两次眼镜无果之后,我们最终只好找工作人员理论。龙哥显得有点焦躁,他说应该听他的,选择当天下午的普通场。不过影院最后声明片源放错了,我们最终获得了退款,以及第二天免费看电影的机会。我比较满意自己在“突发状况“中的冷静表现,我还安慰好友不必焦躁:生活里怎么会没有一点“小插曲呢”?

  我之前选择早晨去影院豪华场的原因是:早起心情好,单身一个人过年,就应该对自己好一点。从电影院出来,我又叫上另一个同学露露,想一起去吃烤鱼,打台球,唱KTV。我总觉得,只有尽量让生活丰富起来,就地过年的孤独感才不会那么强烈。

   不料,露露第二天还要继续做实验,便婉拒了我,她大年初二还如此坚守,实在不容易。我突然想到,自己帮老师给留校学生发福利时,大部分同学的春节确实是在实习或科研中度过,还有更多的人,春节假期还需要在他们的岗位上坚守。我突然明白,春节不回家,这件事从来不特别,只不过于我而言是第一次。想到那么多人都跟我一样,我内心的孤独感又少了一些。

  我留在学校过年,其实既是“坚守”,也是“探索”。我第一次体验到不一样的春节,而今年留校的人很多,我很有幸和他们一起。假期中,我和妈妈在电话里讲起这段“电影风波”,她十分感慨,在老家的电影院,因为服务意识不强,工作人员可能不会这么好说话。我想了想,便笑着回复:“在北京这边,人们的服务意识和权利意识,还是挺强的,这样的处理感觉才比较合理,我们并没有受委屈。”。那一瞬间,我突然感觉自己长大了,我不再像一个孩子,即便自己在远方遇到了一些生活里的小问题,也会想着自己解决,而不再只是依靠家长的帮助。

   说起来,我和妈妈经常就这样,在网上随意地聊很多话题,不知不觉间就能聊几个小时。所以,怎么能说只有我一个人来过年呢?紧接着,我便跟家人聊了起来。首先,我和爷爷奶奶通过网络视频“见面”,他们看到“宝贝孙子”时,比平时更开心。还有我的老弟,在视频前跟我谈着自己表白没成功的经历,还有考试挂科的烦恼,这种时候,我往往有一种”过来人“的成熟感。我的妹妹一边给我炫耀她“憨憨可爱”的男朋友,一遍劝我赶紧脱单,我则一直觉得她能找到更好的男朋友。说起来,我最遗憾的事情,是我还有两个弟弟,刚到记事的年纪,在视频那头,却都不认识我了。我心里想着,如果今年能回去“讨好”一下那两个小孩,他们以后应该也会很喜欢我吧。

   回顾自己之前并不漫长的人生经历,伴随求学生涯,我从小地方不断走向大城市,而我的春节回家的路其实越来越“漫长”,在家的时间也越来越短,但是,我和家人的联系依然紧密。尤其是在这个特殊的春节,我更加意识到家人的重要性:或许,从来没有一个人的春节,春节的意义不在于在哪过,几个人过,而在于春节时你挂念的那个人,也在这时候挂念你,这其实也是一种美妙的“团圆”。

【责任编辑:黄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