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青团中央主管 中国青年报社主办
人物
2020
11/17
10:00

青年人充满活力,像春水一样丰富 | 悦读有YOUNG

来源:中国青年报客户端

    一出门,便望见月下的平桥内泊着一只白篷的航船。

    于是架起两支橹,一支两人,一里一换,有说笑的,有嚷的,夹着潺潺的船头激水的声音,在左右都是碧绿的豆麦田地的河流中,飞一般径向赵庄前进了。

    这般兴高采烈划船出游的,不是别人,正是我们熟知的鲁迅。少年时代的他和农家的小伙伴们一起看了场社戏,吃了一捧豆,结下了深厚而纯真的友谊。多年以后,鲁迅用浓重真挚的笔墨在《社戏》一文中写出了这番情景,怀念儿时的朋友们,也怀念那些活力、朝气的岁月。

    但“活力”不是孩童的专属,一个心中有热爱、有追求的人,也常常是活力四射的。譬如《流风》中描写到:

    刘天华顺手放在面前茶几上,飞快地在纸上写下刚才拉奏的旋律,接着边拉边奏边记,边记边拉边改。

    被后人称为“中国近代民族音乐一代宗师”的刘天华,在除夕之夜有感而发,即兴创作了一首二胡独奏曲。这里面,洋溢着满满的活力和他对国乐深切的热爱。

    同样是辞旧迎新,丰子恺在《新年怀旧》中描述的则是另一番颇有活力的情景:

    或者高高地放几十个流星到天空中,更引起远处的响应;或者放无数雪炮,隔河作战。闪光满目,欢呼之声盈耳,火药的香气弥漫在夜天的空气中。

    或许你已经猜到了,这是在“放花炮”,只有过年的时候才可以大饱眼福。烟花总是能带来节日的氛围,增添几分热闹和活力,也昭示着对新一年的希冀。

    没想到,“活力”竟然这样无处不在,又引人注目。

    今天,在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联合酷我音乐共同打造的《悦读有YOUNG》节目中,就由主持人张涛和青年歌手孔雪儿共同为大家分享鲁迅的《社戏》、胡美凤的《流风》和丰子恺的《新年怀旧》三部著作,以及那些有关“活力”故事。

    什么是“活力”?

    张涛觉得,活力是一种力量,时刻充满着激情;孔雪儿觉得,活力就是年轻、富有生命力,就是青春、朝气蓬勃的样子。达尔文曾说过:“能够存活下来的物种并非是最强大的,也并非是生存环境最优越的,而是最具活力的。”

    活力有很多种解读,张涛和孔雪儿分享给大家的三部著作中,就描绘出了各种各样的“活力”。

    在绍兴水乡,那些富有活力的少年们,自告奋勇划船去看社戏,鲁迅自信地写道:“这十多个少年,委实没有一个不会凫水的,而且两三个还是弄潮的好手。”少年们不仅有矫健灵活的身体,更有乐于探索一切的新鲜感,这就是属于少年的活力。

    在民族音乐的拓荒之路上,刘天华把热爱转变成活力,激发出了取之不竭的灵感源泉。他一生致力于民族器乐的创作、教学、学术研究,孜孜以求。正如那首二胡独奏曲的旋律一样,优美、柔和,洒脱轻盈,这是音乐的魅力,也是刘天华对国乐始终保有的活力。

    在生活中,作为一年中最重要的时刻,新年有着特别的意义,所以丰子恺在《新年怀旧》中说:“大人们一到新年,似乎袋里有的都是闲钱。逸兴到时,斥两百文购大万花筒三个,摆在河岸一齐放将起来。”不仅仅是贪玩的孩子们,大人们更会用各种仪式来迎接新年,这就是人们在节日里别样的活力。

    无论是鲁迅笔下纯真的友谊,还是刘天华对于国乐的畅想和热爱,亦或是丰子恺描述的欢快的新年景象,它们的共通之处,就是都有着旺盛的生命力、丰沛的活力。

    在平常的生活里,“有活力”是一种昂扬向上的状态,人们都希望自己能活力满满。但就像孔雪儿说的,我们偶尔也会有失去活力和动力的时候。张涛也很认同地说,自己也有找不到方向,提不起精神的时候。

    “我觉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方法,希望大家都找到适合自己的,那就是最好的。”孔雪儿说道。这种时候,我们应该去睡个好觉、吃顿美食,或者运动、散心,也可以出去旅行,放空自己。安徒生就曾说过:“旅行对我来说,是恢复青春活力的源泉。”

    活力满满,是一种对待人生的态度,是一种向阳而生的选择。在平淡的日子里,保持对世界的好奇;在灰暗的日子里,别丢了对明天的希望;在自己钟爱的领域里,继续热爱和探索......这些都是属于你自己的活力,也会让你的生活散发出更灿烂的光亮。

    出品人:张 坤 史力学

    总监制:董 时 赵 倩

    总制片:闵 捷 付豪杰

    监 制:王俊秀

    策划人:丁汪敏 郭俊堃

    执行制片:卢婧 黄子甄

    编 导:张浩祯 席 奇 卢 婧

    统 筹:范冬宁 蔡家奇

    文 案:王凤栖

    宣 发:范冬宁 卢 婧

    嘉 宾:张 涛 孔雪儿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出品

【责任编辑:王俊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