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微信矩阵
APP下载

作诗不如小学生?我们都向往一颗不朽的诗心

发布时间:2017-12-06 20:32 来源:中国高校传媒联盟 

  我们总说,

  生活不只是眼前的苟且,

  还有诗和远方。

  在孩子们的眼里,

  诗不在远方,

  就长在心上。

  或天马行空,

  或才华横溢

  不仅来源于广泛的阅读

  更得益于满满的童趣和纯真的思考!

  昨天

  几首出自孩子之手的诗红遍网络

  让人感叹

  诗中尽是纯真

  尽是想象

  尽是哲思

  《灯》姜二嫚

  灯把黑夜

  烫了一个洞

  《光》姜二嫚

  晚上

  我打着手电筒散步

  累了就拿它当拐杖

  我拄着一束光

  《回到地面》朵朵/五岁

  要是笑过了头

  你就会飞到天上去

  要想回到地面

  你必须做一件伤心事

  《我画的树太漂亮了》茗芝/八岁

  我画的树

  太漂亮了

  接下来画的鸟

  画的云

  画的池塘和花朵

  都配不上它

  《眼睛》陈科全/八岁

  我的眼睛很大很大

  装得下高山

  装得下大海

  装得下蓝天

  装得下整个世界

  我的眼睛很小很小

  有时遇到心事

  就连两行泪

  也装不下

  孩子的诗

  能击中大人内心最柔软的部位

  既是心灵的解药

  也是发人深省的钟鼓

  小槑再送几首孩子的诗给大家

  愿你读时觉得内心澄澈

  《原谅》铁头/八岁

  春天来了

  我去小溪边砸冰

  把春天砸得头破血流

  直淌眼泪

  到了花开的时候

  它就把那些事儿忘了

  真正原谅了我

  《秘密》万奕含/五年级

  妈妈说我捡来的

  我笑了笑

  我不想说出一个秘密

  ——怕妈妈伤心

  我知道

  爸爸姓万

  哥哥姓万

  我也姓万

  只有妈妈姓姜

  谁是捡来的

  不说你也明白

  嘘!我会把这个秘密永远藏在心中

  《探红楼》史家小学/ 张依然

  到今红楼沸沸扬,

  头绪纷繁万千象。

  来理学者像潮水,

  都无定论统大纲。

  是非唯有雪芹知,

  为何酣睡谁人想?

  他来你往皆日痴,

  人人偏执各一方。

  作家各拿金罗盘,

  嫁接发挥其想象。

  衣橱失物若有灵,

  裳裙冠履归曹郎。

  《猫》姚铭琦/十二岁

  所有的猫都当过人类

  敏感且自尊

  独立而庄重

  它们有很多时间专注发呆和观察世界

  还可以把身体绕成一圈

  用尾巴遮住眼睛

  不看这个人间

  孩子的童真打动了你吗

  你在感叹自己的诗还不如小学生吗

  回看童年的自己

  就真不可能写出这样的诗吗

  或许有更好的办法

  让孩子都保留一颗诗心

  下面

  分享篇文章给你

  “别在家长会上吓唬我爸!”

  让孩子保留一颗诗心

  在规范化教学的同时,依然应该给孩子提供一个自由生长的天空,不要过早地给他们套上枷锁,让他们能以“赤子之心”面对世界。

  “有本事冲我来,别在家长会上吓唬我爸!”这不是一名顽劣少年在说粗话,而是一句表达孩子真情实感的诗。这些天,网上流传一组富有童真、童趣的诗,很多人看完后感慨:我们的写作水平,可能连小学生都不如了!

  这组孩子的诗确实惊艳。比如一个7岁小朋友写的:“灯把黑夜/烫了一个洞”。这个“烫”字用得多好,不禁让人想到王安石写“春风又绿江南岸”时推敲“绿”字的故事。一个8岁的小朋友写道:“春天来了/我去小溪边砸冰/把春天砸得头破血流/直淌眼泪/到了花开的时候/它就把那些事儿忘了/真正原谅了我”。虽然还很稚嫩,但又多么富有哲理。

  记得一年中秋过后,我家刚上幼儿园的孩子看着天上的弯月说:中秋的时候,月饼吃多了,月亮长胖了;月饼吃多了,现在生病了,月亮变瘦了。看到“月有圆缺”,联想到健康生病,这种逻辑只有孩子能想到。

  这些孩子年纪尚小,大多刚上小学,有的还在上幼儿园,他们认识的字不多,没有基本的文化积淀,更不要说经过专门的诗歌训练。正因为如此,他们的诗有着一种简单、直接、动人的力量。其实,诗歌出现之始,就是对人们最直接观察与思考的记录。

  很难说这些孩子长大之后还有多少人保留写诗的习惯,更难说会有几个人成为诗人。芸芸众生,自是不可能人人都成为诗人,也没有必要人人都成为诗人。但是,不能成为诗人,却可以拥有诗一样的心灵。诗人荷尔德林有一句诗,“人,诗意的栖居在大地之上”,因为哲学家海德格尔的借用并赋予其哲学内涵而广为人知。能不能实现“诗意地栖居”,外部环境是重要的,更重要的还是在于能不能拥有一颗“诗心”。

  在每个人成长的路上,都曾经有过“诗心”,只是走着走着,后来走丢了。所以高晓松一句“生活不止眼前的苛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才会引起那么多的共鸣。这也正是我们想问的,现在这群引起惊艳的孩子,再过十年二十年后,还会有多少人保持“诗心”?如果他们兴趣来了再写一首诗,还会像现在这样有着触及人心的美吗?

  这里,不是向现代教育叫板。教育有其自身规律,经过这么多的探索,也形成了一些共识。包括现行的语文教育,依然有其存在的合理性与必要性。这里更多是在提醒,在规范化教学的同时,依然应该给孩子提供一个自由生长的天空,不要过早地给他们套上枷锁,让他们能以“赤子之心”面对世界。

  不奢望所有人都成为诗人,但所有人都应该留有一颗“诗心”。当然,能不能存有一颗“诗心”也有社会的问题,有时社会的坚硬与复杂让人们不再心灵柔软。不管如何,现代教育应该呵护孩子的“诗心”。

  作者:毛建国

  来源丨 中国青年报;新浪微博;北京史家小学及韶山华润学校学生作品

  编辑丨 毕若旭 吴琰

  图片丨 阿里·贾丁(Ali Jardine)、和讯网、每日邮报

【责任编辑:于璧嘉】
相关文章
你可能还喜欢看
热点新闻更多>>
图片阅读更多>>
热图
青秀H5
1/3
新闻排行榜
网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