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微信矩阵-- >> KAB创业俱乐部
APP下载

他刚刚29岁,却一不小心折腾出120亿的大生意,这位清华才子不得了!

发布时间:2017-09-12 17:36 来源:KAB创业俱乐部 

  他在福布斯“30岁以下青年领袖榜单”中,排在科技企业家榜中的首位。23岁创办公司,6年估值超过20亿美元,成为人脸识别领域的佼佼者,他就是印奇,face++创始人兼CEO。

  本文获授权转自硕士博士圈(微信ID:phdmaster)

  1988年,印奇出生于安徽芜湖。“云开看树色,江静听潮声,”在美丽的芜湖,印奇度过了愉快的少年时光。他3岁学习书法,4岁学乒乓球,6岁开始踢足球。8岁那年,印奇看到一本报告文学《哥德巴赫猜想》,从此,无可救药地迷上了数学。

  2000 年,印奇拿着一叠稿纸找到数学老师,“任一大于2的偶数可以写成两个质数之和,这是论证过程。”数学老师大吃一惊,要知道,当时印奇只有12岁,刚刚上小学六年级。

  数学好,物理就好。初中,印奇已经开始自学高中物理,并对光电效应方程、狭义相对论有了浓厚的兴趣。3年后,他以状元的身份,考入芜湖一中理科实验班。与他一起上学的,还有100多名芜湖地区的理科尖子。

  在芜湖一中,印奇少年时代学的那些特长派上了用场,他是班上篮球队队长、校辩论赛的主力队员。入校后仅一个月,数学、物理成绩拔尖的印奇就从同学中脱颖而出,成功入选全国首届百名“航空少年”,当时,安徽省仅有两个名额。

  2003年12月14日,在北京航空百年系列庆祝活动,印奇亲手从航天英雄杨利伟手上接过“航空少年”的证书。

  从此,印奇对科学实践活动兴趣大增,先后获得芜湖市航天模型大赛的一等奖、芜湖市科技活动一等奖、全省青少年科技创新比赛三等奖,并于高二时参加全国物理竞赛,获得二等奖。

  2006年,印奇以680多分的高分顺利进入清华自动化专业学习,并入选该校计算机科学实验班。该实验班是由美国图灵奖得主,享誉世界的姚期智院士于2005 年创办,致力于培养具有国际竞争力的计算机人才,“25门专业核心课程全部采用英文授课。”

  正是在“姚班”,印奇遇到了唐文斌和杨沐。

  与印奇一样,唐文斌与杨沐都是疯狂的计算机极客,“可以不吃饭,不睡觉,但是一天不编程就难受。”两人也是信息学的霸主,从初中到高中,一路获得无数的编程比赛一等奖,更是斩获过国际信息编程奥林匹克竞赛的金牌。而且,唐文斌一入清华,就成为清华信息学奥林匹克的总教练,一担任就是7年。

  年龄相仿,性格相投,三人很快就为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这个时候,印奇在艾海舟教授的支持下,得到了一个去微软亚洲研究院实习的机会。一个实习机会?是的,不过,此实习机会非彼实习机会。

  要知道,微软亚洲研究院在第一任院长李开复博士的带领下,5年就成长为世界上最权威的计算机研究机构,“仅仅2004年前10个月,就在国际顶级刊物《计算机联合杂志》、《世界科学》等发表论文28篇,提出了49项专利申请。”

  所以,一听说是微软亚洲研究院的实习机会,印奇立马屁颠屁颠就去了中关村丹棱街5号。

  想想看,把亚洲1000多位最有潜力的计算机天才召集在一起,天天琢磨多媒体、用户界面、信息处理技术的最新趋势,那会产生什么能量?所以,印奇很快就喜欢上了那里的开放、创新、交融的企业文化,他前前后后在微软亚洲研究院待了4年多,深度参与到微软的人脸识别项目中。

  2010年下半年,研究院的人脸识别引擎项目成功问世,据说盖茨对那个项目评价非常高,随后就部署到X-box和Bing等12款微软产品中。

  正是在微软亚洲研究院的4年,印奇逐步认识到,一旦人脸识别的图像搜索技术有了关键的突破,消费级机器人、无人驾驶汽车及智能家居等将马上成为现实,“那将是一个万亿级的市场。”所以,印奇决定创业。

  人脸识别方向?唐文斌与杨沐一听激动不已!要知道,当时的人脸识别可是最前沿的研究领域,具有极高的门槛,除了微软、谷歌,Facebook等大公司外,没有几个公司敢进入。这就样,2011年10月,三人成立了旷视科技。

  要说清华计算机系就是牛,听说3个师兄要创业,结果一下子冲来15个师弟, 光获得国际奥林匹克竞赛金牌的就有7 个,另外8个也都是拿过世界编程比赛奖牌的大仙 。往届的师兄如搜狗的王小川,麦麦的林凡也是不遗余力,“有钱的出钱,没钱的出力。”

  什么来钱快?当然是游戏,“那就先解决吃饭问题,”大伙最终达成一致意见。很快,第一款游戏《乌鸦来了》问世,“玩家通过摇晃头部,控制游戏里的稻草人,拦截过来偷食的乌鸦,”背后的技术正是人脸识别和人脸追踪。

  游戏还能这么玩?结果一天就有10万多的下载量,当月就冲到了苹果游戏排行榜的前五。

  不过,游戏江湖的水是很深的。想当年,史大仙为了搞出《征途》,黑白颠倒玩游戏,凌晨一点多还给客服打电话,愣是花了一万块买了一套顶级装备。

  印奇他们三个都是学霸,骨子里对游戏就没有兴趣,所以,打死也不可能想到通过小白带动人气,靠卖装备给富人实现盈利的套路,更不会刻意在游戏中制造荣耀、目标、互动和惊喜等让玩家上瘾。

  事实上,如果网络游戏不能爽到让玩家乐不思蜀,爽到甘心掏钱,哪里能赚到钱?所以,最后尽管《乌鸦来了》下载量达到了百万的级别,但是全部收入却仅有可怜的3000多元。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残酷。

  就在此时,一个爆炸性消息传来,Facebook以高达1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以色列一家成立不满一年的人脸识别公司。印奇惊呆了,“人脸识别竟然这么值钱,我们不是捧着金饭碗要饭吗?”他迅速冲回办公室,大声呐喊,“马上停止游戏开发,杀回老本行,把人脸识别技术搞上去!”

  不过,人脸识别包括软件、硬件两部分。虽然团队的核心算法堪称天下一绝,不过,对于硬件技术,没有几个人明白,而不能处理好前端的图像采集,即使核心算法再好,最终的效果也要大打折扣。于是,一年后的2011年,印奇选择了赴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攻读博士,方向是3D相机的研究。

  那段时间,他一个人在曼哈顿连轴转。白天上课,晚上与唐文斌、杨沐召开电话会议,“研发重点、人才招聘、策划方案。”由于与国内存在时间差,经常一搞就到凌晨两三点,第二天还得精神抖擞去上课。

  在IT圈内,苹果走的是封闭生态,“所有的APP,都在苹果商店的生态圈子存活。”而谷歌走的是开放生态,“通过开源技术吸引更多的加盟者。”印奇选择了第二种,“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为此,他搭建了一个“技术—产品—数据”的生态循环链,即通过搭建Face++云平台,展示公司的技术和品牌,同时,借助于平台上用户的人脸数据,,进一步提升识别技术。

  最难的是搭建云平台,因为都是前沿的东西,能够借鉴的案例不多,只能边做边看。好在三人之前积累了一套完整的算法以及七、八项专利,剩下的就是各司其职,“印奇主攻视觉识别,唐文斌搞定图像搜索,而杨沐则负责系统架构与数据挖掘。”

  5个月后的2012年8月,Face++云平台终于搞定。在当年11月26日创业黑马大赛中,旷视科技大放异彩,一路过五关斩六将,折服了北极光的邓峰,汉能投资的陈宏,并打动了好斗的红衣教主周鸿祎,最终获得年度总冠军。

  “乖乖,刚刚5个月,识别率就达到90%多,”联想创投的贺志强一看,第二天就去了科学院南路,“这几百万先拿着,不够尽管说话”。刚出门,扭头就看到创新工场的李开复博士已经等候多时,手握一张大额支票。

  不过,吃人嘴软,拿钱手短。玩一玩可以,一旦变成了事业就不能再三心二意了!此时,日后计算机视觉界赫赫有名的“一桶筐汤”(依图、格灵深瞳、旷视、商汤)中的另外三家,依图、格灵深瞳、商汤已经开始起步,并在巨额资本的追逐下,发展势头非常猛。

  依图科技的朱珑、格灵深瞳的赵勇都在美国名校获得博士学位,师从的博导也都是大腕级人物。商汤就跟别提了,不仅深谙普通百姓的兴趣点,在人脸识别的关键点检测及跟踪技术上更是首屈一指,背后的大佬汤晓鸥教授也是华人视觉领域的代表性人物。

  “走过,路过,不能错过!”2013年春天,印奇心一横,果断回国,“一心一意创业。”

  不过,人脸识别看似一瞬间,背后的3个核心技术却一个不能少。首先是人脸检测,找到人脸在哪里;其次是关键点检测,找准眉眼、耳鼻等脸部轮廓的关键点;最后才是基于大数据的人脸识别,弄清“这是谁”。

  常规的套路至少需要花5年时间,才能让云平台达到商业应用的阶段, “从易往难,首先学习识别年轻人的脸,之后是老人;最后才是小孩。”不过,那不是印奇想要的,“互联网世界很残酷,只有第一才有价值。”而当时,排名第一的Facebook已经研究了4年。

  如何后来居上?关键时候,印奇想到了一着高招“类神经元深度学习算法。”看起来很深奥,说白了,就是题海战术,让云平台每天进行10亿级别的算法训练,加速平台的自我修复,“分析的数据越多,计算、识别结果就会越精确。”

  遗憾的是,三个人足足调试了6个月,才让云平台识别出第一组的10张脸。“中国人能行吗?”,“靠几个80后的年轻人就想做到第一,那是痴人说梦,”外界的质疑声不绝于耳。

  不过,印奇没有灰心。为测试3D假体面具、播放人脸视频等冒充手段能否骗过人脸识别系统,印奇决定拿黑色产业练手。他打入黑色产业内部的群里,好几次花了1000甚至2000块钱,就为买一个人脸识别破译版,“看看黑色产业到底用了什么办法去破解,以便针对性地补上漏洞。”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在反复的测试、较量中,Face++识别功力大涨。刚开始,团队使用的是五点识别,“用两个瞳孔、鼻尖、两个嘴角来确认身份,”但是一旦换发型、戴眼镜就不太容易辨认,所以最后,印奇决定改成用户面部83个特征点进行身份识别,“即便整容、瘦脸,系统也可以轻松识别。”

  一改不要紧,4个月以后,情况大大超出了预期,“平台学习速度疯狂加速!”仅仅1年后,Face++的误识率已降低到了万分之一,“相当于3年时间就长成了一个18岁成年人的大脑。”

  到了2014年下半年,Face++的识别率已经达到97.27%,连续收获FDDB、300-W、LFW三项国际评测的冠军,愣是超过了Facebook的97.25%。可别小看那万分之二的差距,高手之间的角逐往往就那一刹那间。

  这时,旷视科技已成为国内人脸和图像识别技术水平最高的公司,各种荣誉纷至沓来。在福布斯“30岁以下青年领袖榜单”中,印奇被排在了科技企业家榜中的首位,并入围第九届“中国青年创业奖”。在“中国50位商业先锋”榜单,印奇也是唯一的85后代表。其核心技术系统Brain++,甚至引起了总理的密切关注。

  但是,荣誉当不了饭吃,做企业最重要的还是客户规模,是盈利。不过,商业化路径到底怎么走?是朝大众用户发力还是往企业客户使劲,唐文斌、杨沐心里没底,印奇也没有底。

  犹豫之时,美图秀秀找上门来,“我们这边2亿多女性对美颜存在刚性需求。”好啊,如此庞大的客户正好可以提高公司的曝光率,于是,双方一拍结合。很快,淘宝、360、联想等30多个企业鱼贯而入。那一段时间,只要是产品涉及手机相册或者拍照功能时,首先想到的就是Face++。

  很快,Face++云平台的数据量起来了,每天使用的图片超过了百万级别,人脸识别率也提高到了99%。但是,公司到手的真金白银并不多,2014年仅有区区的200多万,而公司一年的开支就上千万。你想啊,美图秀秀自己一年都亏损几十亿,怎么可能掏大把的银子在人脸识别上呢?

  必须让人脸识别技术赚钱,而不是赔本赚吆喝了!

  方向在哪里呢?印奇带领团队开始了艰苦的探索。既然个人客户找不到感觉,那么行业客户呢?印奇当时隐约预感到自己无意中撞到了一个巨大的金矿,链条上的任何一环都将是千亿级市场,甚至是万亿美元级的市场。但是,如何跨越呢?

  就在印奇苦苦寻求突围的时候,外面的世界已经悄无声息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最大的变化就是移动互联网对传统银行的冲击,例如天弘基金紧靠余额宝一款产品,规模就相当于一个中等规模的银行,再如微信红包,一个春节就让上千万客户完成了捆绑账户的工作,“7天完成了银行十几年的工作。”

  “在营销环节已经吃了一次亏,绝对不能在支付技术上再落后。”高手就是高手,马云第一个看到了人脸识别的巨大商业价值,他果断选择了旷视作为自己的战略合作伙伴,“就从为支付宝开发人脸识别模块开始”。

  你知道的,在2016年3月16日的德国汉诺威IT博览会上,马云亲自秀了一把“刷脸”支付,当场刷自己的脸给嘉宾买礼物!而这套由“刷脸”系统正是蚂蚁金服与旷视科技合作的成果。

  事情就这么奇妙,马云一出现,公安部、菜鸟网络、小米金融、Uber、中信银行、招商银行、万科,东软集团等生意接踵而来!公司很快在安防、智能楼宇、智能零售、金融等领域开花,形成了Face++安防,Face++零售、Face++金融……

  安防行业好理解,抓逃犯、破案件,人脸识别可以大显神通。2015年,Face++就曾成功帮助警察,在两分钟内将一位逃了7、8年,已经漂白了原有身份的罪犯准确定位。旷视的“天眼”系统更是让 “三逃”人员无处遁形,“依靠在公共场所的监控摄像头,进行实时比对。”一旦系统识别到摄像头中的人脸与数据库相匹配,会瞬间报警提示。

  但是,金融行业与人脸识别有什么关系呢?看官有所不知,未来银行的竞争绝对不是网点之间的竞争,因为越来越多的人不愿意去网点排队。而一旦监管政策放开,远程开户就将扑面而来,“通过手机摄像头扫描人脸,3分钟就搞定了开户。”

  在过去,股份制银行、民营银行不可能在网点布局方面打败四大国有银行,而在今后的直销银行、智能银行时代,反超机会就来了。所以,中信银行、招商银行等股份制银行已经提前动手,加大和Face++的合作,准备在未来决战巅峰。

  今年6月27日,《MIT科技评论》评选全球最聪明50家公司”的榜单在北京全球首发,有9家来自中国,年轻的旷视科技异军突起,并排名第11,仅次于科大讯飞、腾讯。

  印奇一成功,他在微软实习时的导师,前微软亚洲研究院首席研究员孙剑坐不住了,也选择了加盟旷视。要知道,孙剑可是深度学习的领军人物,当年,年仅33岁就获得了麻省理工颁发的“全球35岁以下杰出青年创新者”奖。

  如今,Face++平台涉及了 1 亿人的刷脸,图库数量超越10亿张,总调用量超过60亿次,合作的APP有1.5万,活跃的开发者超过2.4万人。2016年11月,富士康、建银国际参与了1亿美元的C轮融资,旷视科技的估值已经达到了惊人的20亿美元。

  仅用6年时间,印奇就跻身于我国人工智能领域的“独角兽”公司。

  根据规划,旷视科技未来的发展策略是“三步走”,第一步是搭建Face++的人脸识别云服务平台,目标是识人;第二步是Image++,识别万物;最后则是实现“所见即所得”的机器之眼,终极目标就是实现机器与人的交流,“上述每一阶段用时均为五年。”

  而第一步的目标仅用3年就完成了,现在团队在继续完善Face++的同时,已开始了Image++的研发,“在深度学习、机器视觉领域进行更深入的研发,保持泛金融、泛安防两个领域产品持续领先地位。”

  不过,一位大佬说过,“世界上所有千亿美元级的公司,必须在商业模式、数据模式上形成网络协同效应,这家公司才有可能形成行业壁垒。”

  诚然,先胖不算胖,在人工智能商业化方面,印奇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依图、格灵深瞳、商汤等竞争对手都在摩拳擦掌。就在旷视科技获得1亿美元融资之后的一周,商汤科技就完成了1.2亿美元的融资。

【责任编辑:于璧嘉】
你可能还喜欢看
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热点新闻更多>>
图片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