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频道 >  军营人物

空降兵某旅“模范空降兵连”指导员余海龙:
用“最温柔的方式”叩开战士心扉

蒋龙 王涛涛 刘锦洋 2017-08-31 09:59 来源:中国青年报

8月27日余海龙(前排中间)与“黄继光连”官兵在鄂北某靶场圆满完成打靶训练任务后,与官兵分享心得体会。万全/摄

  8月28日清早,六连营房门口一阵喧闹,5000响的鞭炮爆得正欢。黄继光生前所在的空降兵某旅六连自发列队,欢送“黄继光班”班长李鹏超入学。第37任政治指导员余海龙跟在送行的队伍中,望着李鹏超远去的背影,目光既不舍又充满期许。

  这个曾让余海龙最头疼、后来让他最欣慰的兵,余海龙对其倾注了太多心血。余海龙领着他一路从“刺儿头兵”成长为副班长,再指导他当上“黄继光班”班长,而今又成为一名准干部。

  “出去好好表现,别给我们英雄连队丢人,不然回来我饶不了你!”临行前,余海龙还不忘给李鹏超提个醒。“放心,指导员,等着我给你拿个优秀学员回来!”李鹏超朝着余海龙吐了吐舌头,旋即登上大巴。

  3年来,作为“模范空降兵连”指导员,余海龙用“爱”把自己的兵一个个送向更广阔的舞台。

用最温柔的方式做“最难的事”

  “世界上最难的两件事,一个是把别人的钱装进自己口袋,一个是把自己的思想装进别人脑子。不巧,我的工作占了其中的一件。”余海龙笑着说,“这么难的工作,不找个诗意点的方式来做,那肯定是既折磨别人,又折磨自己。”

  余海龙今天这份驾轻就熟的轻松,却经历过一段不轻松的故事。

  “指导员的第一身份是党代表,第一责任是传播党的声音。”这是余海龙上任伊始就明白的道理。因此,他一开始就把自己的身份摆得很正,组织工作讲原则、按程序,政治教育摆事实、讲道理,日常管理求标准、抓细节。

  然而,就在他信心满满,觉得“头三把火”烧得正旺时,一次和战士的谈心把他浇了个“透心凉”。

  “指导员,您工作是很严格正规,也有很多可圈可点的地方,但是您没发现大家的反应很平淡吗?您作为空军基层代表参加了古田全军政工会,习主席讲要着力增强思想政治教育的时代性和感召力,您不觉得这是我们现在最缺的吗?”余海龙死拉硬拽缠着连队资格最老的班长何小斌,想了解自己工作的效果,结果听到这样的回答,脸一下红到脖子。

  战士的批评让余海龙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他开始认真地反思。正是这次反思让余海龙认识自己从事的事业——政治工作是做人的工作,不是做标准、做流程,一环不落不是成绩,一人不漏才是要求。

  余海龙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像“谈恋爱”一样走进每名官兵的内心。他的首任“对象”,是和自己同住一个屋檐下的连长刘堃。

  余海龙和刘堃差不多同时到六连任职。一次,上级检查六连战备工作,因对英雄连队的特殊要求还不甚了解,刘堃成了全连唯一一个战备物资携带不齐全的人——水壶只装了半壶,营教导员钟林当着全连官兵的面批评了刘堃。

  那天中午,刘堃按照连队的传统,在别人休息时自己去荣誉室黄继光铜像前反思。没想到,余海龙却早早地在荣誉室等着他。“你是连长,出了这样的问题是我没提醒到位,我们一起反思。”就这样,两人坐在黄继光铜像下,从连队的传统聊到未来的发展,也奠定了深厚的友谊。2015年,两人一起被空军评为“一对好主官”。

  “用心才能拉近人心与心的距离,消灭了这个距离,才能真的走进官兵心里去播种信仰。”有了第一次成功的经验,余海龙更添信心,他要用“最温柔的方式”,去叩开每名官兵的心门。

因为倾心所以归心

  “当初追我老婆时,也没花过这么多心思,这3年带兵的经历,我能写一部宝典出来。”余海龙常妙语连珠,然而作为一名85后,他眼角深深的皱纹却显示出,他背后付出的努力远不是看上去那么轻松。

  从每名新兵、每个新干部来到连队那一刻起,余海龙的“温柔攻势”就拉开序幕:组织参观连队荣誉室、与黄继光铜像合影……每个细节,余海龙都让每名官兵从一开始就感受到“政治工作的温度”。

  床头的“知兵卡片”、桌上厚厚的“谈心记录”、家长微信群里翻不到头的聊天记录……这些都是余海龙通过各种渠道搜集来的第一手“情报”。在他的温柔攻势下,很多官兵来到六连后都快速适应了连队的节奏。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快速适应连队的节奏,“地震男孩”程强就是其中一个。

  来自四川什邡的程强,12岁那年经历了汶川大地震。打着黄继光英雄旗帜救灾的空降兵深深感动了他,部队回撤时他举着“长大我要当空降兵”的横幅送行。后来,他如愿成为一名空降兵,并被分配到黄继光连。

  但初到六连的程强总是患得患失,莫名的胆怯。眼看这个基础不错的新同志因解不开心结而备受煎熬,余海龙几次三番找上他,让他担任荣誉室解说员,给他创造在部队面前展示自己的机会。

  奈何程强心里的那扇门是如此的牢固,每次余海龙做足工作让他走上台时,他都讲不了几句,夹杂着浓重四川口音的普通话也极难辨识,余海龙急得直搓手。

  程强说:“指导员就一招,我不擅长什么、不愿意做什么,他就偏偏让我做,一开始是带着我做,后面慢慢我就会了。”

讲感情更讲原则

  “指导员严肃起来也是很吓人的。”中士刘昌坤说,他自己就体会过“指导员的严肃”。

  今年年初,刘昌坤休假回家。他跟家人讲了和连队干部相处的趣事,想让家人知道他在部队过得挺好。结果,归队前夜,刘昌坤的母亲拉住他,死活要他给连队干部带些家乡特产:“家里自己种、自己摘的东西,值不了几个钱,人家干部对你那么好,别不懂事!”

  归队那晚,正好连长指导员开会不在,刘昌坤就把家乡产的茶叶放到了连长指导员的房间。

  没想到,余海龙很快找到刘昌坤,不但当面指出他的错误,还提醒他“微腐败”也可能成为“大祸害”。在做通本人工作后,连队最终还专门就此事召开了军人大会。说到这里,刘昌坤的脸红了。

  余海龙的“黑脸”还不止如此。

  一个人犯错,不讲情面;集体走偏,余海龙也不吃“法不责众”那一套。

  一次,连队参加上级组织的营战术演练,为了取得好成绩,有的骨干利用设靶的便利提前勘察地形,并对打击目标做了标记,结果自然“皆大欢喜”。余海龙得知真相后,当即与连长商议决定不摆庆功宴、先开检讨会,支委成员和班长骨干带头反思检讨,复盘查找了打仗思想、训练作风、胜战本领等12个方面问题。

他的爱感染了许多人

  余海龙爱官兵。他的爱感染了许多人,也成就许多人。六连的官兵也爱指导员,他们把爱写在行动里,用自己的行动为连队不断续写辉煌。

  六连的兵都很有特色,他们朴实、勤奋、斗志昂扬却又默默无闻,而闪亮在他们身上最夺目的光环就是——黄继光舍身堵枪眼的忠诚血性。

  在六连,下士张豪是个传奇人物。他身患强直性脊柱炎,却依然在上级组织的比武中创造133个单杠卷身上的记录。

  虽然这个病对运动有些影响,但张豪说:“我记得指导员给我们讲过,习主席说现在青春是用来奋斗的,将来青春是用来回忆的。我不想让自己的青春只剩下病床上的回忆。”

  还在住院时不能跑,张豪就加强上肢力量训练。一次余海龙去医院探望病号,推开门看到张豪正在和病友比俯卧撑。“那一刻张豪的努力真的感动了我,我们的战士就是这么可爱。”余海龙讲到这件事时,一抹晶莹的亮色在他的眼眶里闪烁,“六连的英雄基因,不是自带属性遗传的,而是一茬茬六连人拼搏奋斗赢得的,身在六连,我很自豪!”

  原五班班长刘毅,在2014年7月军组织的群众性比武中隐瞒受伤继续参赛。武装五公里越野课目,向来稳操胜券的他在临近终点200米的位置因伤势发作而重重跌倒,最后的200米他拒绝退赛、拒绝搀扶,用跑、走、爬等常人难以想象的方式抵达终点。赛后军党委为他特设“战斗精神奖”。

  在这种氛围的熏陶下,3年多来,六连有3人荣立二等功,10人荣立三等功,1人获全军优秀士官人才二等奖,27人被师(旅)以上评为训练标兵,9名战士考学和提干,成为远近闻名的“英才基地”。

 

【责任编辑:军事发布】
更多>> 军事H5
80年前的那场胜利,激励着驻守在平型关的官兵。这支钢铁劲旅,正在强军路上阔步前行……
中国人民解放军已进驻香港20周年。20年过去了,这支“威武文明之师”现在怎么样了?
更多>> 军事视频

中国陆军承办“国际军事比赛-2017”第六日:七国防空精英再战“晴空

120秒速看中国陆军承办“国际军事比赛—2017”

更多>> 军事历史
1962年11月,西藏地方边防部队遵照中央指示,把自卫反击战中缴获的大批印军武器擦拭一新,准备交还印方。
更多>> 军事专题

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

同心共筑强军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