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微信矩阵-- >> 海运仓内参
APP下载

快评:时任书记县长被撤!辽宁岫岩洪灾瞒报事件,迟到5年的追责终于到来

发布时间:2017-08-17 12:59 来源:中青在线 作者:海运仓内参 黄帅

    在真相大白之后,追责也如期而至。在悲剧发生5年后,辽宁鞍山市政府官网近日公布了鞍山岫岩县瞒报2012年“8·4”洪灾死亡失踪人数事件的调查结果。

    当地政府曾称洪灾导致岫岩5人死亡、3人失踪。但经过后来调查发现,经查,真实的数字是死亡失踪36人,瞒报28人。瞒报事件共涉及鞍山市、岫岩县两级相关责任人15人。其中,时任鞍山市副市长秦国夫、岫岩县县委书记杨君、岫岩县县长邓延发被给予撤销党内职务、行政撤职处分。其余12人中,对10人分别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党内警告、行政记大过、行政记过处分,对2人诫勉谈话。

    追责惩处是“迟到的正义”,但总比真相一直被掩埋要好。调查结果和处罚通报,在告慰亡者和安抚生者的同时,更是对党纪国法的彰显。2007年实行的《突发事件应对法》中规定,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应当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向上级人民政府报送突发事件信息。其中第三十九条特别提到:有关单位和人员报送、报告突发事件信息,应当做到及时、客观、真实,不得迟报、谎报、瞒报、漏报。

    根据规定,迟报、谎报、瞒报、漏报有关突发事件的信息,或者通报、报送、公布虚假信息,造成后果的,根据情节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处分。出现灾难性事件对涉事官员追责,也早有相关规定,《关于实行党政领导干部问责的暂行规定》里,还特别点明,对弄虚作假、隐瞒事实真相的官员,要加重问责。

    既然有法规和先例在前,为什么还有官员会瞒报灾情呢?无疑,当时政府负责任并非对受灾真实情况不知情,所谓“瞒报”,便是知法犯法。官员当年言之凿凿的“真实数字”,不顾真实情况,是为了保住头顶的乌纱帽,妄图钻规定的“空子”,好让自己的政绩不受影响。如果从私利考虑,这般“动机”也可以理解,但问题的关键在于,当时从基层“捂盖子”到上级机构的漠视,根本还在于一些官员对“不会被发现”的投机心理。

    但凡是被追责、被处理的瞒报事件,一方面是因为在当地酿成了重大灾情,人间悲剧难以掩盖,另一方面也在于,有媒体曝光、督察组介入,才使真相浮出水面。然而,被曝光的瞒报事件只是一小部分,外界对许多类似的灾难事件的真相并不了解,甚至在一些官员的“妙手”之下,这些悲剧被轻描淡写,就像从未发生过一样。

    正是因为这种罔顾真相的风气在官场弥散,一些基层官员要么出自私心,要么迫于官场“压力”,只好隐瞒不报,而更高级别的官员,对基层发生的灾情的了解,大多来自督查和基层直接责任人的报告,在灾情可能危及自己官位的时候,有些官员就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事件也就被压下来了。

    岫岩洪灾事件不是瞒报案件中的首例,要想让它成为最后一例,仅仅从单个事件中处分责任人是不够的,由此反思瞒报背后的官场风气和制度漏洞,更是舆论更关切、也有必要聚焦的问题。让追责制度贯彻到基层政治生态中,才让更多人免于因真相隐瞒带来的困厄。

    撰文/ 黄 帅

    此前,《中国青年报》曾追踪报道过岫岩洪灾瞒报事件,附文如下:

    《辽宁岫岩:政府会议纪要为无证矿开绿灯》

    本报记者王晨 《 中国青年报 》( 2011年06月10日 07 版)

    近日,有村民向中国青年报记者反映,在辽宁省鞍山市岫岩满族自治县,有一座无证矿,在县政府和相关部门的默许下,两年来一直边“等办手续”边违法开采。

    该矿没有办理采矿许可证、安全生产许可证、国有土地使用证、环境评价许可证、矿长安全生产资格证、爆破物品使用许可证等几证,如今,6座矿山采矿面积超过1000亩,破坏了山体和植被,污染了河流,更给矿山周围的村民带来了安全隐患。

    真实情况怎样?6月8日,记者来到岫岩县进行调查。

    没有采矿证却持续开采

    在岫岩县大房身镇太阳村高家堡子,沿着崎岖的路上行数百米,记者看到了村后山头上的几个露天大矿坑,深达数十米,整个山体满目疮痍。

    尽管下着雨,矿坑附近挖掘机刚刚驶过的车轮印记也清晰可见,大货车将挖出的矿石运往不远处的破碎厂。

    有村民告诉记者,就在记者上山前,还有机器正在进行开采,得知有人开车上来了,他们才停工。

    知情人透露,岫岩县瑞凯矿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瑞凯矿业”),位于大房身镇,拥有6座正在开采的矿山,记者所见的只是其中一座。其他几座矿山位于大甸子村小杂沟组、太阳村高家堡子、龙门村、大阳沟,规模不等。

    公开报道显示,瑞凯矿业项目由江苏省某投资商建设,投资总额3600万元,占地面积5万平方米,建筑面积2000平方米,建设铁精粉生产线两条,年可生产铁精粉20万吨。该企业于2009年5月下旬投入运营,年可实现产值1亿元、利润900万元、税金1000万元,可安排职工50人。

    记者了解到,虽然拥有这么多矿山,年采矿石量约60万吨,但瑞凯矿业却缺少正规的采矿手续。

    该公司只有一般企业必须具备的工商执照和税务登记。而开采铁矿需要的采矿许可证、安全生产许可证、国有土地使用证、林木采伐许可证等证件该公司却没有,购买炸药必须的爆破许可证、爆破人员的“爆破物品使用许可证”也没有。

    根据《矿产资源法》等法律规定,开采铁矿、煤矿等矿山资源,需要进行前期勘探,在获得勘探许可证,探明资源储量和矿产分布范围后,拿出地质灾害评估报告,然后到国土资源部门申请采矿许可证,之后再办理相关证件。开采企业要依法获得采矿许可、安全生产许可等相关证件,方可以生产。瑞凯矿业在2009年2月即开始生产,既缺乏相关证件手续,也没有明确的开采范围。村民还质疑,该企业并未作出占用资源储量报告、开发利用方案、地质灾害危险性评估报告等。

    在高家堡子,记者看到,瑞凯矿业的矿坑离村民居住点仅有数百米远,而高差达100多米。采矿生产出来的废弃石头堆在一起,由于开采前砍伐了植被,在开采面附近,大面山体已是光秃秃的。

    知情人透露,瑞凯矿业的其他几个矿山,情况也大抵如此。

    “矿山就在我们头顶上,山上树也砍了,山体都露着,还堆积了这么多大大小小的石头、泥土。我们整天提心吊胆。不知道什么时候下大雨,发大水,引发山体滑坡和泥石流。”一位村民说。

    安全的隐患不只存在于村民头顶的矿山。

    瑞凯矿业的尾矿库建在古洞河套边(当地的主要河流——哨子河的支流);破碎厂则建在太阳河河床上,影响泄洪。由于瑞凯矿业缺乏相关采矿手续,尾矿库的安全许可和环境影响评价手续,也都被质疑没有履行。而瑞凯矿业超标排污的行为,也对河流生态造成影响。

    “就目前来看,瑞凯矿业生产两年造成生态环境的破坏,用30年的时间也恢复不过来。”当地环保局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说,他曾数次对瑞凯矿业的排放进行检测,结果每次都超标。

    公开资料显示,2010年5月,岫岩县环保局还对瑞凯矿业等5家违法超标排污企业进行了处罚,责令限期治理。

    一名律师认为,矿产资源是国有资产,必须取得国家合法的手续和证件,否则属于非法开采,是盗窃国有资产。

    政府会议纪要允许企业边采矿边办证

    记者随后来到瑞凯矿业。公司负责人张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凯瑞矿业2008年由县里招商引资过来,之后一直在采矿。由于企业没有采矿许可证,只有工商执照、地税国税证,所以最近该矿停止开采,正在办理采矿手续。”

    “我们过来之后,县政府给我们下了文件,现在我手里也有,允许我们边采矿边办证。县里说今年应该能办下来,国土资源局说帮我们协调办。”张涛说。

    记者了解到,张涛所说支持他“边采矿边办证”的政府文件是一份政府的会议纪要。在这份2008年11月11日下发的《关于江苏新长江集团在岫岩投资建设铁精粉项目的会议纪要》(以下简称《会议纪要》)上,记者看到,岫岩县当天召开了由县长、副县长、公安局长、铁路办、公交体改办、县武装部、督查考评办、发改局、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国资局、国土资源局、国税局、地税局、城建局、经贸局负责人共同参加的对招商引资、新长江投资铁精粉项目研究会议。

    会议形成如下意见:

    1.“同意江苏新长江集团在岫岩投资建成铁精粉项目,但是项目投资不能少于2000万元、要求在2009年上半年投产,正式生产后年产铁精粉不低于15万吨,税收不少于500万元。”

    2.“县里对大房身乡(现为大房身镇——记者注)铁矿资源进行规划整合,采用经济、法律、行政等手段把该乡小铁矿资源整合给该企业,保证企业生产需要。

    3.“项目实施要履行完善各种手续,但是为保证项目早日建成、早日投产、早日见效,该项目所需各种手续由大房身乡协助办理,可以‘边生产边办理,同时进行’。”

    那么《会议纪要》中提到的江苏新长江集团和凯瑞矿业是什么关系?

    张涛回答说:“新长江集团是我们的总公司,瑞凯矿业就是新长江集团在岫岩县注册的公司。”

    6月9日,瑞凯矿业总经理张国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去年9月我们就被叫停了,当初政府招商引资我们过来,曾经承诺帮助我们办理采矿相关手续,直到现在也没办下来。当初县政府同意我们可以边开采边办证的,现在又让停,我投资了数千万元,只开采了一座矿山,现在连成本都收不回来,我觉得很委屈。”

    “政府就是为了招商,可能过程中对国家政策有些违背”

    记者随后来到岫岩县国土资源局,该局局长王恩学说要得到县委宣传部的同意才能接受采访。记者又来到岫岩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徐贵权称,王恩学正在开会,该局副局长张群正在外地,现在不能接受采访。徐贵权告诉了记者张群的座机和手机号码,并让记者留下了一份采访提纲。

    截至记者发稿时,岫岩县国土资源局没有对采访提纲进行回复,记者多次致电张群副局长,也均无人接听。

    岫岩县国土资源局一名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瑞凯矿业开采的矿山有多少储量,现在实际开采面积有多大,作为监管部门,国土资源局的确不知道。”

    “现在我们正在抓紧进行地质勘探。”这名工作人员说,“来的时候政府承诺了,企业可以边干边办手续,今年国土资源局才对其开采范围进行确定,采矿证确实没办下来,采矿许可是安全生产的前置,那安全生产许可证可能也没办下来。手续确实不齐全。政府就是为了招商发展岫岩经济,可能过程中对国家政策有些违背。”

    6月9日,岫岩县国土资源管理局工会主席施立民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对于村民反映的该矿目前仍在开采的情况,施立民说他不太清楚,甚至对于瑞凯矿业铁矿、尾矿库和破碎厂的位置他也不掌握。

    企业的违法采矿行为,造成的环境污染,以及汛期将至的安全隐患,国土资源局又是否有相应的处理措施?施立民说,他是去年9月来到该局的,之前怎么处理的他不清楚,可能对该企业罚了10万元。

    “要说安全隐患,肯定多多少少有一些,就怕万一,因为没有做安全生产的评价和评估。”县国土资源局工作人员说。

    贫困县的发展困局

    一个月前,一则公开报道显示,岫岩县政府为招商引资,在未履行环评审批手续的情况下扶持冶金厂项目上马。企业违规生产10个月,因严重损害环境引发群众上访。县环保局曾下达处罚书,但企业一直顶着“重点项目”的光环生产至今,更获得了政府追加批地200亩用于建设。今年,县政府又将鼓励该企业提高产能写进工作报告。

    在凯瑞矿业经理办公室,一则公司运营理念十分抢眼:“敢想、敢做、敢为、坚持。”

    这或许亦是曾经的辽宁省贫困县——岫岩县的政府部门对于改变当地经济现状努力的写照。

    在辽宁一个由政府部门主办的新闻网站上,该县发展模式被描述为创造了贫困落后县区跨越式发展的奇迹。报道称:“一度是国家级贫困县,曾在全省8个少数民族自治县中经济排名倒数第一的岫岩,短短几年时间,大力发展特色经济,不仅摘掉了国家级贫困县的帽子,还成为全省少数民族自治县的排头兵。把一个‘不沿边、不靠海’的山区贫困县,带入了全省先进县行列,创造了贫困落后县区跨越式发展的奇迹——‘岫岩发展模式’。”

    辽宁另外一家省级媒体的报道则将该县领导谋求发展心态概括为一种“不急不行”的“精神风貌”:“为了实现大发展、快发展,岫岩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常把一句‘不急不行’挂在嘴边,用以自策自勉。”

    上述国土资源局工作人员说:“作为欠发达地区,发展经济、招商引资非常困难。我们现在可以说是全民招商。人家高科技企业不可能来,也就是卖点资源。现有的菱镁、玉石矿资源丰富,但是都有人开采,就是一些铁矿还没开采。正常没有这些手续是不能生产的,但开采铁矿手续全部办齐,从采矿报告到生产至少得3年。开发商来投资就是为了赚钱,谁等得起啊?只好先才生产,后补办手续了。”

    但在采访中,多位村民的想法和政府是不一样的:像这样的无证矿,每年给县里交几百万元的税收,却卷走数千万的利润,给当地生态造成严重破坏,给老百姓带来安全隐患。这样的企业,不该急功近利引进,更不应该“保护”。

【责任编辑:杨海琴】
你可能还喜欢看
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热点新闻更多>>
图片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