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滚动报道-- >> 热点
APP下载

假药瓶、假说明、假防伪标签 苏州警方破获特大假减肥药案 涉案金额达千万计

农村黑作坊里产出的“德国造”

发布时间:2017-07-17 19:38 来源:中青在线 作者:蒋欣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蒋欣

    每天将一盆盆被国家明令禁止添加的药物粉末倒进布满灰尘的灌装机,看着五颜六色的胶囊一粒粒从胶囊机里跳出来,47岁的钱小林一度以为,自己如这些胶囊外壳一般色彩缤纷的好日子,就快来了。

    这样的感觉是从去年4月认识女朋友的儿子刘明开始。两人相识2个月后,钱小林便同意跟着26岁的刘明打工,在江苏徐州的农村帮他售卖、加工、制造宣称德国进口的减肥药“SULILIGHT”(“舒立轻”——记者注,下文称中文)、台湾进口的减肥药“JANSDA”(“健之达”——记者注,下文称中文)。半年时间,钱小林赚取纯利润7万余元。

    钱小林并未想到,他和刘明等人会成为公安部督办“‘11·02’制售假减肥药案”中的重点追查对象。一年后,他坐在拘留所的审讯室里带着手铐掩面擦泪悔过,即将面临刑事起诉。

    7月17日上午,苏州市公安局召开“像抓酒驾一样打假——苏州市公安局破获公安部督办‘11·02’制售假减肥药案”新闻发布会,通报已侦破此案。警方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此案涉及全国20余省,摧毁制售假全链条,抓获10余名犯罪嫌疑人,涉案金额以千万元计,且已查明,德国并无“舒立轻”这款减肥药。

    生产:农村黑作坊造“德国进口”假减肥药

     在7月17日“11·02”制售假减肥药案新闻发布会现场,警方展示了部分此次查获的假减肥药样品。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蒋欣/摄

    “这行来钱快。”和钱小林一样,刘明对造假事实供认不讳。

    刘明说,大学毕业4年至今,生产、售卖减肥药,是他干过最挣钱的活儿。此前,他曾在别的单位待过,后辞职创业卖起成人用品。“我不想过平平淡淡的日子。”

    去年年初,刘明在微信朋友圈看到众多朋友在卖减肥药,便寻思开始做转手生意,与钱小林结识后,刘明买来成箱的“健之达”的成品胶囊、外包装、说明书,让其按一盒三板进行包装,并负责转卖快递。

    刘明称,一箱“健之达”成品胶囊有1400板,每箱有30-300板不等的破损,他们会将包装破损的胶囊一粒粒扣出,制成瓶装的减肥药“百秀纤”。为了“踏实”,刘明特意找了个匿名手机号和一张谭姓男子的身份证,以供钱小林使用,他自己则在幕后进行远程操控。

    这样的关系维持一段时间后,两人不甘只做假减肥药的“二道手”。为获取更高利润,去年9月,刘明考虑开一家正规药厂,但迫于资金压力,只花了5万余元购置了胶囊机、混合机、抛光机、粉碎机等生产假药胶囊的器械,寄至钱小林在农村的家里开起了黑作坊,并辗转从经验人士处得知制药配比方案,准备自开炉灶进行生产。

    村子里的黑作坊院墙高达3米,院门紧锁,院内堆满杂物,斑斑的泥垢和脱皮的白墙冲击着每一位来者的视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在刘明的笔录中得知,他仅去过那里一次,并且清楚卫生消毒条件肯定不达标。但在“舒立轻”的包装盒上,生产地一处用英文写着:“395 Foncha Street , Bielefeld Germany”(德国比勒菲尔德市丰沙大街395号——记者注),“健之达”包装上的地址则是“台湾新北市三重区车路头街26号。”

    与此同时,刘明还前后多次在网上寻找、购买对减肥起关键作用、国家明令禁止非法添加物西布曲明,后找到一名为“以信为本”的网友,一次性购买了一桶超过10公斤的西布曲明粉末。他还通过网络渠道买来辅料、空胶囊壳,并分别找人制作假药的包装盒、说明书和防伪标识,自行印刷的防伪码录入网站。刘明称,这样客户扫码就能“信息吻合、验明为真药”。

    试药:非法添加西布曲明 “担心吃死人,以身试药”

    制假现场,生产设备和原材料拥挤在布满霉斑、墙皮脱落的农舍内。 警方供图

    非法使用添加国家明令禁止物西布曲明,手工装假药瓶,塞假说明书,贴假防伪标签……起初,钱小林也知道,自己在从事非法生产,但他一直以为生产的是保健品,刘明也仅是把藤黄果、医用辅料、西布曲明说成是 “灰粉”“白粉辅料”“白粉主料”。

    “不加西布曲明减肥药没药效,配比是卖西布曲明的告诉我的。”刘明说,“舒立轻”这款减肥药的配比会根据效果反馈不断调整。

    钱小林称,客户反映我们生产出来的减肥药没有效果时,刘明就会让其进行退货,一般一个生产批次的货退得差不多了,就会按新的比例重做,调整比例主要就是增加西布曲明等主料,减少辅料。具体而言,买家退回来的“舒立轻”,钱小林会把胶囊都放在粉碎机里粉碎,并把胶囊壳筛出来,充当辅料,退回来的“健之达”会在粉碎后作为主料,重新做成“舒立轻”胶囊。

    刘明向警方供述,西布曲明的剂量,从最初的25毫克到40毫克、50毫克在不断增加。而2010年国家明令禁止添加之前,西布曲明最高剂量为10毫克。

    苏州市食药监部门事后大批量抽检发现,涉案样品中含有国家违禁添加物西布曲明和酚酞,系2010年国家食药监管理局已明令禁止生产、销售和使用的制剂和原料药。西布曲明是中枢神经食欲抑制剂,可引发高血压、心率加快、厌食、肝功能异常等严重副作用,长期食用可损害肠神经系统且不可逆。

    “他也怕吃死人,所以每次生产完都会要求我亲自试药。表现为口干、肚胀就通过,如果出现呕吐等严重症状就不行。”钱小林不敢多吃,每生产完一个批次的药后,他会试吃一粒。一次试吃后,钱小林一晚没睡着,次日早晨不仅无食欲,还瘦了2斤。“我把情况反馈给刘总后,他说试药符合预期,立马拍板发货。”

    此外,刘明的女朋友也在食用“舒立轻”。刘明告诉警方:“知道对身体有害,但为了瘦,有些人也愿意吃。”

    钱小林称,不管什么牌子的假减肥药,只是起关键作用的西布曲明剂量不同,其他的辅料、胶囊壳、包装、说明书、防伪标签都是“一条龙”造假出来的。“刘明和我说这三种减肥药都是他自己创造出来的名称,说明书、防伪标记等都是他弄出来的,他就说查到罚点款,他会挡下来,我就想着赚钱,没有多想其他后果,跟着他干了。”

    销售:假减肥药利润最高逾400%

    为迷惑消费者,钱某购买了大量假“防伪”标签,贴在假减肥药上。警方供图

    按照钱小林和刘明的供述,刘明给钱小林的劳务费是,舒立轻一瓶1元,健之达一盒5毛钱,百秀纤一瓶3毛钱。钱小林算了一笔账,机器和原料都是刘明出钱,半年间,刘明付给他的劳务费共8万余元,除去雇佣工人五六千元的工资,钱小林还净挣7万余元。他已记不清自己到底生产了多少假减肥药,若以1元一件的工钱计算,半年间他共生产8万瓶/盒,若以5毛一件来算,则是16万瓶/盒。

    而刘明卖给下游经销商的价格分别是,舒立轻一瓶25元,健之达一盒35元,百秀纤一瓶52元。

    苏州警方指出,整个假减肥药生产销售链条庞杂,上下游之间相互串线,刘某只是其中一环。警方在刘某其中一名“下线”、32岁女子王丽位于苏州的家中,查获了1万余份已交易的快递单——由于大量聊天交易记录被删除,王某不到1年的时间内,被初步锁定的假减肥药交易额超过300万元。

    “实在是不敢相信,减肥假药的利润竟然这么高。”苏州市公安局环食药支队办案民警称,以舒立轻为例,王丽的对外销售价格高达130元/瓶,利润超过400%。

    看着来钱快,王丽让家中的弟弟、弟媳、姐姐、姐夫一起从事销售工作。王丽统一进货,按进货价给亲戚,亲戚自己定价,王某只负责收钱。

    王丽向警方供述,销售假减肥药主要是通过微商,少部分通过淘宝,“淘宝管控得严格,如果没有相关的许可证是不让卖减肥药的,我们也卖过,但是被淘宝网封了我们的店铺。”

    其实,在去年年中,王丽的弟媳就得知减肥药中含有西布曲明,怕卖出去吃出问题,有了退意。“我姐说你看着办,但我们找不到事做,就还在一直卖。”

    王丽的一名客户学医,她明确告诉王丽:“这药里有西布曲明,我是学医的,所以说这个危害我是知道的……姐,你也别嫌我多管闲事,真心的是好心。如果是别人查出来实质器官损害,即使药不是你做的,但他们会第一时间找你麻烦,所以说,保护好自己。”

    王丽则回应称,绝大多数普通消费者不会察觉,即便察觉也不会花钱自己做检测,“检测要三四千元呢。”

    王某还发现,2016年下半年起,药效好的减肥药不好进货,成品胶囊成本从上半年的0.5-0.6元/粒涨到下半年1元/粒。“一些货源好药效好的上家,都中断联系了,听说有的厂家都被查封了,我也一直在微信上找卖减肥药效果好的上家。”

    打击:“像抓酒驾一样打假”

    2017年1月11日,警方查处了钱某在江苏徐州的制售假减肥药窝点。图为该制假窝点外景,号称德国进口“舒立轻”就生产在一处杂乱的农舍中。

    假减肥药生产销售网络,是一个靠高利润维系的江湖,互不见面,却互相抱团。

    “像我们销售这些减肥药的微商,平时也都有交流的。”王丽并不知道上家是否是直接生产厂家,互相不过问资质问题,是这行不成文的规矩。

    王丽的一名下家曾微信她称,“最近卖减肥药的被抓得多,说有个叫‘闪电瘦’的产品,有顾客吃出神经病了。”

    她的上家也提醒她:“北京那边现在好多做减肥胶囊的出事的,你卖这个也得注意一点了。”

    还有人提出:“你得解绑一下银行卡,原来的交易信息就都删掉了,这些记录很危险。”

    王丽随即仓惶通知自家亲戚进行扫尾工作,但为时已晚。彼时,苏州警方在阿里巴巴打假大数据支持下,已锁定王丽及幕后团伙刘明、钱小林等人。警方掌握王丽上家下家有数十人。

就在徐州农舍的木桌上,假减肥药胶囊、瓶子和包装盒被组装成假减肥药“舒立轻”。 警方供图

    去年10月,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在日常主动风控中,通过大数据模型监测到“舒立轻”产品,通过抽样送检,确认其含有西布曲明,阿里随将该线索转交公安部,公安部将案件交办至苏州市公安局,由苏州市公安局环食药支队和苏州市公安局相城分局联合侦办。江苏省食药环总队全程指导协调案件办理。

    今年1月11日,苏州警方进门抓捕时,钱某和王某分别都正在生产、包装假减肥药。警方现场查扣“舒立轻”“健之达”“PRIMIUM美国燃脂素”等假减肥药30000余盒,半成品原料1.5吨。

    在王丽家中,警方找到了1万余份已交易的快递单和其存放在车库的10万粒胶囊。经过调查取证,警方初步认定,王丽及家人不到一年交易额超过300万元。

    “大量微信、QQ沟通交易记录被删除,且未留下账本,6位民警耗时一个多月,才核查出部分交易金额。”办案警方、苏州市公安局相城分局太平派出所所长李华章称,犯罪嫌疑人实际销售额远高于目前所掌握的数据,且王某只是刘某的其中一名下线,整个案件涉案金额以千万元计。

    “但这也只是整个案件的冰山一角。”侦办警方称,打击假减肥药形势严峻。

    据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提供的数据显示,近半年多来,阿里巴巴集团已向执法部门推送近200条有害减肥产品案件线索,协助执法部门查处近50余个销售、生产、贮藏窝点,抓捕犯罪嫌疑人近百名,总涉案金额超10亿元。

    苏州警方称,涉案上下线链路错综复杂,销售范围涉及全国20多个省份。嫌疑人多使用匿名、假名,躲避了传统的监管渠道,要查清全部销售网络和额度难度极大。

    “当前一些社交媒体,既有聊天功能,又有支付功能,极易被不法分子利用。”苏州市公安局环食药支队办案民警认为,要做好这方面的监管,既要互联网企业担负起社会责任,也需要政府加快构建网上数据防控体系。

    苏州警方认为,由于涉案人员作案手段隐蔽,反侦查能力极强,从生产到包装到销售整个犯罪链条复杂,侦办和线下打击难度大,需要社会各界联合打假,对制假售假应该加大打击力度,全社会要像抓酒驾一样打假。

    (文中刘明、钱小林、王丽均为化名)

    中青在线北京7月17日电

【责任编辑:董志成】
相关文章
你可能还喜欢看
热点新闻更多>>
图片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