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微信矩阵
APP下载

中青报今天用大半个版来谈长征五号发射失利:以失败的名义!

发布时间:2017-07-10 12:51 来源:中青在线 作者:邱晨辉 堵力

  还记得一周前长征五号遥二火箭发射任务失利吗?今天中国青年报针对此次事件,刊发大半个版评述性文章(包括记者来信和评论)。

  作者堵力写道,在这个时刻,不相干的指责或者同情,都是干扰,都无助于帮他们把受伤后的烦躁、懊恼与愤怒抚平。一位航天的总师这样说,我们的媒体与公众也会在理性的分析与反思中走向成熟。是的,发射场不是名利场,更不是秀场。这里是战场。媒体人和观察者,更要多些冷静,少些狂热,让航天人在安静的反思中走出低谷吧。

  作者邱晨辉写道,和曾经的“航天大国”所处历史阶段不同,在迈向“强国时代”进程中,人们的口味、喜好、诉求,以及整个社会环境、舆论思潮都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相应地,航天人所要面对的,早已不仅是更大更重的火箭,以及更高更强的技术关卡,更有那些看不见的、却强度非常的舆论挑战和心理压力。

  记者来信

  迈向航天强国的火箭“心脏”有了,

  面对失败的“心脏”呢

  以失败的名义,和航天一起走向更强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邱晨辉

  没有人喜欢失败,但不可避免地,我们都会遭遇失败,或迟或早,或大或小。如果把人生当作一场长跑,越大的失败,似乎来的越早越好。对于中国航天人,这几天就遭遇了一场失败,而且来的不算晚。

  7月2日,中国最大运载火箭长征五号的第二次发射遭受失利。消息从文昌航天发射场指控大厅传出后,有的现场观众一脸愕然,毕竟几十分钟前还眼看火箭点火升空,眼看火箭消失在天际;有的参试人员瞬间落下了眼泪,十来年的心血在一夜之间以“失利”两字而暂时收场。

  这并非中国航天发射史上第一次失利,却很可能是近些年最受关注的一次失利。曾经长征系列火箭的发射失利——包括不久前长征三号乙火箭的失利,某种程度上都是“航天大国”时代的产物。而长征五号从一出生就瞄向更高更强,早在去年首飞之时,国家航天局前局长栾恩杰就提到,这枚火箭是中国人迈向“航天强国”的入场券。

  长期以来,谈及中国的某项技术或某个领域的发展,我们已经习惯用“大而不强”来形容。但航天正在将这种说法打破,而打破这种说法的第一拳就是长征五号。去年11月首飞成功后,同年12月国家航天局发布《2016年中国的航天》,其中就首次提出我国建设航天强国的发展愿景。

  如今,这个“走向更强”的愿景,遭遇了现实中的第一次沉重打击。和曾经的“航天大国”所处历史阶段不同,在迈向“强国时代”进程中,人们的口味、喜好、诉求,以及整个社会环境、舆论思潮都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相应地,航天人所要面对的,早已不仅是更大更重的火箭,以及更高更强的技术关卡,更有那些看不见的、却强度非常的舆论挑战和心理压力。

  该以什么心态来迎接高密度发射?

  失败,有时的确比成功更能引发人们的讨论。

  不管是去年9月,美国私营航天公司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X)“猎鹰9号”火箭,在佛罗里达州卡纳维拉尔角空军基地测试时发生爆炸,还是今年6月,长征三号乙遥二十八火箭发射中星9A卫星过程中运载火箭出现异常,未能将卫星送入预定轨道,都刮起了一股不小的舆论旋风。

  这一次也不例外。

  关注航天的人,像往常一样,用诸如“失败是成功之母”“一次失败是为了下一次更好的成功”甚至“对于中国航天,发射失败才是新闻”等话来安慰中国航天,为中国航天打气。

  也有不少人提出疑问:最近的航天发射是否太过于频繁,有赶工期、赶进度的嫌疑?持续关注航天的人都了解,这两年的航天频发并非“一时兴起”,而是有其规划。

  在去年年初,航天“十二五”收官之际,航天相关部门就对外公布,在十三五期间即未来的5年内,航天宇航发射任务将从“高强密度”迎来“高常密度”,年度发射预计为15到20次——这一个个看似冰冷的数字和高强度发射任务的背后,对应的却是我们中国人走向月球、走向火星,以及打造属于中国人空间站的宏伟梦想。

  当时,人们看到的还是“十二五”的数据:我国专门致力于火箭和卫星研制的中央企业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共成功发射了86箭138星,发射成功率达97.7%,创造了世界最高航天发射成功率。其中,2015年共发射19箭45星,全部成功。

  不少媒体同行都问了一个问题:随着发射次数增多,发射失利概率是否也会变大?

  很多航天人从主观上来说,并不愿回答这样的问题,但从美俄的历史来看,恐怕是这样。

  对比国内外航天发射时,除了要看成功率的高低,还要参考发射的次数——发射的总次数越多,其成功率低的可能性越大。公开资料显示, 美国和俄罗斯(苏联)进行的发射远远多于其他国家,都达到了千次以上,而中国的火箭发射仅有200多次。未来随着发射次数增多,失利的概率可想而知。

  是科学试验,就会有失败

  科学试验,就是科学试验,既有成功,又有失败。

  翻开世界航天史,一起起惨痛的事故让人揪心。

  1971年6月6日,前苏联联盟十一号飞船从拜科努尔发射场点火升空。返回舱返回时,存在质量问题的减压阀被震开,舱内急剧减压,3名航天员短时间内缺氧死亡!

  1986年1月28日,美国“挑战者”号航天飞机从肯尼迪航天中心出发,开始第10次太空之旅。飞行73秒钟后,飞机外挂燃料箱突然爆炸。此次事故,共造成7名航天员遇难!

  2003年2月1日,美国“哥伦比亚”号航天飞机按原计划返回肯尼迪航天中心。着陆前16分钟,航天飞机突然爆炸解体,7名航天员全部罹难!

  探索浩瀚天宇,是人类共同的梦想,梦想美好的背后,却是现实的残酷。也因此,我们要铭记每一次现实的残酷——失败,铭记是第一步,只有铭记,我们才会时刻提醒自己,拷问自己,让发生失败的可能性再少一点,让成功的几率再高一点。

  1996年,长征三号乙火箭首飞失败,星箭俱毁。时任火箭总设计师的龙乐豪一夜白发,3天后,他拿出了一个整改方案,通过了包括美国专家在内的多国专家评审。

  这一切的前提是,学会科学看待失败。

  在航天界,有一个经典的故事,即美国阿波罗13没有把人送上月球,3位宇航员在太空中经历了缺少电力、饮用水等问题,但仍然成功返回了地球,还被美国人称之为“辉煌的失败”。

  毕竟,这正是科学路上的必须积累的教训。遗憾的是,我们到目前为止似乎缺乏一种正视科学敢于失败的胸怀。百分之百的成功率是所有航天人和国人的追求,但却不现实,至少从科学上讲不通。

  科学看待失败并不意味着回避

  当然,科学看待失败,并不意味着回避失败。而是要直面失败,分析失败,记住失败,避免再次失败。

  这一次长征五号失利后,有的人在网上开起了炮,说中国航天有“急功近利”嫌疑,以至于酿成两年里连续几次的“失利”;也有的说航天系统存在诸多薪酬待遇、管理僵化以及体制机制等外界“看不见”的问题;也有的则将问题直指“浮躁”,认为航天人抛头露脸太多,应该静一静,甚至认为他们应该“淡出”舆论视线。

  对于这样的刺耳声音,航天人不妨当作一种“忠言逆耳”,有则改之,无则加勉。毕竟几十年来,一个大系统快速发展如此迅猛,取得的成绩震惊中外,难免会有一些“bug”埋藏其中。以这件事为契机,来一次大扫除和全面的质量检查,也是为接下来进入“航天强国”,做一次预先的体检。

  正如钱学森所说:“科学试验如果次次都能成功,那又何必试验呢?经过挫折和失败,会使我们变得更聪明。”

  这次事件之后,希望航天人不要淡出舆论视线,而应该更多的公开,就像美国航天局那样,不仅公开他们的成果,他们的成功,还要公开他们的失败。

  说到底,航天人是探索宇宙的人类代表,他们往前走一步,我们整个人类就往前走了一步;他们绊倒了,整个人类依然会和他们站在一起,并肩作战。

  作为媒体,作为普通民众,我们似乎也需要一个集体反思,面对这样的时刻,要不要急着贴标签、打棍子、扣帽子,还是先等问题原因查找出来之后,再做进一步的判断?记者一个深刻感受是,事件发生之后,航天圈里圈外的人变得很敏感,猜疑、谣言也是满天飞,我们在向航天部门要原因要答案的同时,可能也要反问自己——如今迈向航天强国的火箭“心脏”有了,但我们自己的国民,我们的航天人面对失败的“心脏”有了吗?

  (原载于中国青年报 2017年07月10日 12 版)

  7月2日19时23分,海南文昌。我国在中国文昌航天发射场组织实施长征五号遥二火箭飞行任务,火箭飞行出现异常,发射任务失利。视觉中国供图。

  深科·浅说

  我们就是要与失败对着干

  堵力

  “胖五”失败了。很多人伤心、难过,甚至愤怒。不过,只要弯下腰细细找问题,然后举一反三想对策,天塌不下来。

  这是多大意义上的坏事?

  按计划,今年11月嫦娥五号要登月,要把火箭问题留到那个时候吗?后续,2019年发射长征五号B火箭,那年年底用它将空间站的核心舱发射上去。紧接着还要发射神舟12号、神舟13号载人飞船。 如果把问题积累下来,威胁到航天员的生命,才是更大的损失,才会给中国的航天雄心真正地泼上冰水。

  长征五号去年首发成功了,今年第二次,失败。毕竟,成功不等于成熟,一次成功不等于次次成功,这是事物发展的必然规律,概莫能外。 不是中国航天被所有娃娃、所有老百姓所追逐、崇拜,就可以逃过失败的几率,我们不能保证每次都能“把失败留给下次”。

  也正是因为,航天是风险最大牺牲也最大的行业,我们才在内心深处生发出无限的崇敬与感佩。

  但中国航天确实太优秀了。航天人一直在与失败对着干——不怕失败,更在全身心地研究失败。因此,中国航天的成功率才将美俄等国家甩在后面。

  然而,一次次沐浴在巨大的成功与荣耀中,会不会遮蔽一些问题?会不会在一些细小环节上疏忽?会不会有人麻痹大意?每次看见航天员,看他们矫健地走过欢呼的人群,心里都默默地崇拜火箭、飞船的设计者制造者。十万支元器件,八大体系交织在一起,却没有出一点差错,这是一道多么高难度的试题。载人航天的万无一失建立在对抗风险率的基础上。在每一次成功之前,需要多少次小的失败、小的阵痛来填补?

  人类对太空的探索还只相当于襁褓里的婴儿。但成人都会出错,更何况小孩,会犯很多错误。

  从辩证法角度,失败、错误,是成功的沃土。但从现实看,发射失利是几亿几十亿的经济损失,多少人的工作归了零。一位航天人这次失利后对笔者说,高风险一直在那里,成熟远比成功难。急功近利、浮躁与自满是航天人的天敌。这一次自然不会放过深刻反思与追责,“任何管理上的疏漏与失职都是一种犯罪”。

  作为中国航天的观察者,我们希望他们狠狠追责,狠狠改正,然后找出举一反三的方法,避免类似的问题出现。我们不希望局外人无根据地声讨、猜测和抱怨。有些批评,说航天部门薪水低,赶不上房价涨,年轻人因此都离职了。这恐怕看低了航天领域的年轻人。当年两弹一星成功的时候,科学家们不都在戈壁里封闭试验,不都几年见不到妻儿吗?即便在今天,在航天部门,那些奋斗的年轻人仍然对现实生活的考虑,比其他同龄人其实要平淡得多。

  在这个时刻,不相干的指责或者同情,都是干扰,都无助于帮他们把受伤后的烦躁、懊恼与愤怒抚平。一位航天的总师这样说,我们的媒体与公众也会在理性的分析与反思中走向成熟。是的,发射场不是名利场,更不是秀场。这里是战场。媒体人和观察者,更要多些冷静,少些狂热,让航天人在安静的反思中走出低谷吧。

  (原载于中国青年报 2017年07月10日 12 版)

  微信编辑:邱晨辉。转载请联系后台授权。

 

【责任编辑:赵悦】
你可能还喜欢看
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热点新闻更多>>
图片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