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微信矩阵
APP下载

保护中医还需依靠国家的力量

发布时间:2017-02-07 11:24 来源:中青在线 作者:夏瑾

    中医在英国的发展现状,引起了大家的反思(详见本报1月19日4版《英国中医发展现状调查》)。令英国大多数优秀中医师觉得委屈的是,虽然很多英国人都在看中医、学中医,但中医却仍然得不到英国乃至西方主流医学界的承认。

    “我们中国是承认西医、尊重西医的,但在英国,中医生却不被认为是‘医生’,没有医生资格,不能开处方药,医生学历也不被承认。”汤淑兰先后毕业于南京中医药大学和北京中医药大学,是正统科班出身的中医师,现任世界中医药联合会妇科专家委员会副主席,在英国20多年间,用中医治好了无数英国病人,但是她的学历在英国却是一张废纸,她的病人也称呼她为“淑兰”而不是“汤医生”。

    英国许多民间中医机构,例如ATCM(英国中医药学会)、FTCMP(英国中医师学会)、CMC(英国中医管理委员会)、ACMP(中医执业医师学会)等都一直在呼吁和推动英国政府进行中医资格立法,以保护中医师的“医生”资格,给予中医师使用中成药和与西医一样自行开药(包括禁用中药)的资格。

    曾经身为英国卫生部中医立法工作小组成员的梅栋理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英国药品和健康产品管理局在推行草药立法,限制中成药进口后,由于没有一种中成药在英国注册,英国政府受到了来自病人和诊所的双重压力。“因为大家都担心再买不到中药了,不知道该怎么办,就连政府内部也有人在担心,因为他们也是中医诊所的病人。于是英国卫生部决定,进行中医资格立法。如果中医诊所的医生能够得到行医资格,那么他们就有权为病人开中药,即使这些中药没有注册。”

    为此,英国卫生部成立了中医资格立法工作小组,共20人左右,梅栋理是其中之一。在第一次工作会议上,英国药品和健康产品管理局认为,中医资格立法,实际上是否认了他们之前设计的草药立法,“使他们的孩子胎死腹中”,所以,药品和健康产品管理局的律师当场指出,即使中医资格立法得到通过,欧盟也不会同意中医师的开药权。

    英国保守党执政后,在中医资格立法方面与工党积极态度有所不同,他们的态度明确,那就是,不给任何中医师医生资格,除非能够证明中医对公共健康构成真正的危险。

    “现在为了立法,需要证明中医和中药很危险,而这并非实情。如果编造故事和案例,用证明中医和中药危险来换取立法通过,这只能取得反面效果。”梅栋理对记者说。

    身为英国中医药协会学术会长的汤淑兰,对立法背后牵扯到的种种利害关系心知肚明。她指出,中医资格立法主要是受到西药公司的抵抗。由于存在利害关系,怕被中医抢了生意,西药公司的老板对英国议会和政府进行游说,阻止中医通过立法获得“医生”身份。她认为,“只有中国生产中药的药厂与英国西药药厂合作,生产中西结合的中成药,才能从根本上解决这个矛盾。”

    除了利益冲突外,海外中医师的权利无法得到保护的原因,从根本上来说,其实还是因为中医没有在西方世界得到承认,没有像西医一样成为世界性的主流医学。以英国为例,如何更好地在海外推广中医,让中医获得全世界的承认和尊重呢?

    汤淑兰认为可以从四个方面进行努力:

    一是在英国开展中医科研。

    汤淑兰认为,目前中医科研在国外几乎是空白的,这其实不利于中医的发展。西方世界虽然认为中医能治病,但却不承认中医的科学性,而中国也没有在这方面提供证据。让西方承认中医,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与外国科研机构合作,在国外开展大型科研项目,通过展示中医的科学性和有效性,将中医更好地推广到全世界。

    “就像屠呦呦研发青蒿素,获得诺贝尔奖这件事,其实中医中对青蒿素可以治疗疟疾早有记载,屠呦呦把古典记载与现代医学结合起来,加上团队中有日本人有爱尔兰人,将这个成果推向了世界,所以获得了诺贝尔奖。其实像青蒿素能治疗疟疾这样的中医理论实在太多了,例如板蓝根能抗病毒,可以治疗病毒性感冒。西医没有抗病毒药,只有抗菌素,所以只能治疗细菌感染,对病毒性感染却治不好,他们对病毒感染引起的发烧也用抗菌素进行治疗,以至于几个月都治不好,还造成了病毒后综合征、慢性疲劳等新的疾病。同样的,还有促排卵的方法,提高精子、卵子质量的方法等等,都是西医束手无策而中医却可以解决的问题。通过科研,通过实验,让西方认识到中医的伟大,承认中医的科学性,让中医打开他们的眼界,才能让中医在海外得以推广。”

    二是在海外开办综合性大型中医院。

    “英国现在有许多资质非常好的中医师,把这些好中医资源整合起来,集中在综合性大型中医医院,分科室诊室看病,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一个个分散的小诊所,这样可以在世界范围内吸引各国有影响力的患者。据我所知,许多世界级的明星都有不孕症,也知道中医可以治疗,但是很难到中国去治。”

(北京同仁堂在伦敦)

    三是成立规模大质量高的规范性中医学校。

    汤淑兰开办的“英国淑兰中医学院”现被南京中医药大学指定为“中国-英国中医中心”,该学院的招生只面向外国学生,毕业后可以获得中国教育部颁发的本科、硕士和博士学位。汤淑兰表示,“中国-英国中医中心”不仅可以承担中医教学的任务,还可以作为科研基地,在此基础上继续努力,未来不仅是中医在英国的中心。

(汤淑兰在为学生上课)

    四是搭建桥梁,创建中西医交流的集散地。

    “例如在治疗中风方面,西医完全是束手无策的,而中医的效果却很显著,在精神抑郁问题方面,中医同样表现出了领先性和优越性。未来通过‘中国-英国中医中心’,将英国中风患者、精神抑郁患者送到中国环境优美的地方进行疗养和诊治,可以让英国患者充分体验到中医乃至中国医疗的优越性。”

    在梅栋理看来,中医不是与西医完全独立的另一种解决方案,应该是融合贯通的。所以,他们在英国医疗系统有很多合作,西医医院会把病人推荐到他们这里,他们也会把病人送去西医医院。

    梅栋理认为,发展中医的关键就是搭建桥梁,加强沟通,更好地“融入”。他说,“当有足够多的西医站出来发出声音,支持中医的价值和重要性时,那么英国政府将不得不再次考虑中医资格立法。中医不应该孤立自己,也不应该把自己视为西医的替代品,而应该促进双方的交流合作。”梅栋理的诊所已经为300多名西医提供了中医培训,这些西医也给他们推荐病人,双方形成了互补的良性循环。

(梅栋理介绍梅氏中医馆的“桥梁作用)

    梅栋理说:“英国医疗系统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困难,对于中国政府来说,这是一个好时机,应该加强合作。英国卫生系统为治疗痴呆、不育症、心脏病等各种疾病,每年花费数十亿英镑,却收效甚微,而中医治疗这些疾病有很好的疗效。这些西方医疗的劣势,如果能用中医帮助他们,那么,中医就能深得人心。英国政府就会重视中医,就会为中医立法建立坚实基础。”

    汤淑兰对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说:“习主席新年贺词和多次讲座中都提到支持中医在海外的发展,这让我们很有信心。与20年前相比,中国经济实力增强了,国力也大大增强了,有祖国做强大的后盾,海外中医一定可以开始一个新的航程,开辟新的天地。”

《中国青年报》2017年01月26日05版

摄影:夏  瑾

编辑:杨青青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出品

【责任编辑:健康中国周刊】
你可能还喜欢看
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热点新闻更多>>
图片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