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暖闻周刊 > 新闻频道

音乐点亮的生命之光能否照亮未来?

作者:
2017-01-06 10:20 来自 新华每日电讯 

  找到了路,可接下来能走多远?

  “家长也都付出很多。”李朝毅说,志愿者一教就是双份,孩子一份,家长一份。为啥?记住了动作,回家帮孩子练习。

  这也成了二胡班的一道风景:坐在前排的孩子练琴,后边家长记动作。“他们以前谁会二胡?现在都能看懂了。”

  在孟宪慧眼中,孙子海宁不光练琴努力,还懂得感恩。他写过一篇作文,说是长大了要好好孝敬老师和奶奶。为了这样疼人的孙子,她愿意付出所有。

  孟宪慧成了“全陪”,不仅是每天接送孩子的“校车”,还是孩子上课时的“眼睛”,回家后的“复读机”。

  “俺得学动作,回家好教他。”孟宪慧说,拉二胡可不容易,正常人还得下功夫,一个眼睛看不到的孩子能学到啥?可没想到,孩子进步惊人,“都跟音乐学院的学生同台比赛了,之前想都不敢想”。

  和孟宪慧一样的“全陪”家长不在少数。孙兰荣也是其中之一,她陪孙女李玉晗上学已经6年,“李老师搭时间搭钱地教孩子,咱家长还不得多下点劲儿嘛。”

  如果不是偶然走近这群学二胡的盲童,真没有想过这么一个特别的群体如何生长。每个不幸的家庭都有自己的不幸。“摊上这么个孩子,心里总像塞着一块砖,不好受啊。”说这话的玉晗奶奶已经63岁了。玉晗是一个早产儿,出生时只有2斤多重,靠针管滴液把她养活,到了五六个月才发现眼睛里没光。几番治疗无果,又怕老家人笑话,他们商量着把周口沈丘老家的房子给卖了,带着她就到了郑州,再不回老家了。玉晗的爷爷奶奶在盲聋哑学校附近租了房子,一边打工,一边把她养大供她上学。“学了知识,还学了一门二胡专业,如今总算是看到希望了。就想着让她能顾住自己。”

  海宁也是奶奶带大的。他是一出生就发现眼睛不行的,全家人不知往北京跑了多少趟。现在,爸妈在外地打工,他们也在学校附近租房。“这么多年了,他就离不了手,走哪儿都得拽着你的胳膊。”她一边捶打着自己的胳膊一边叹息着。

  “老大是个肌无力,本想着再要一个健康孩子能帮衬着,结果生下来却看不见。”宛桐妈妈今年47岁了,她很少跟别人说起自己的不幸,只是倔强地带着宛桐四处求学。不光二胡练得好,宛桐的古筝已经过了八级。她对宛桐的要求也最高,“只要不好好练,回家就修理她。因为妈不能跟你一辈子。遇到了这么个好老师,为啥不能好好学。”小宛桐总是穿得干干净净,两个小辫子又黑又亮。“本来就站不到人前头,还不得收拾得精精神神的?”

  海宁学二胡,奶奶孟宪慧起初并不看好,在她看来,拉二胡的都是街头要饭的。后来,海宁越拉越好,孟宪慧也渐渐明白,学音乐是在按摩之外盲人另一条有尊严的路,可这个梦想也成了孟宪慧的负担。“哪有钱再供他?再说哪个音乐学院会收他?”

  “遇到这样的孩子,就像站在岔路上,找不着可走的路。现在,李老师把路给我们指了,那就要让孩子们把路走得精彩,走得成功。”玉晗奶奶的这番话代表了众多盲童家长的心声。可这条路究竟该怎么走下去?学二胡除了给他们带来乐趣,还得让他们有出路啊!刚才还为孩子们精彩演奏欢欣的家长,一说起这个话题,立刻又愁上心头。未来在哪里?李朝毅也不清楚。

  正沉浸在二胡带来的欢乐里的孩子们,似乎并没太在意家长和老师们的这一番愁绪。只是,问起以后想干些啥?10岁的宛桐很干脆地回答:“我从来不想那么远的事儿。”“对,不想未来”,几个孩子都随声附和。

  “就凭这些孩子目前的演奏技巧和水平,如果是正常孩子,我敢说,参加艺考一定没问题!可是,他们咋办?”眼看着孩子的成绩越来越好,作为志愿者的李朝毅,也感到责任越来越重,怎么能让有音乐天赋的盲人自食其力?组织一个乐团?又有多少演出机会?光一年的运营就需要好几十万,谁来承担?

  一个值得期待的消息是,河南省残联已经关注到这些学二胡的盲童们,也正在考虑如何更有效地促进盲人教育和就业。(新华每日电讯记者刘雅鸣、史林静)

【责任编辑:李想】
这有一封“暖男征集令”,请查收

如果你们学校、你的身边有“暖男”,请不要吝啬与我们分享这份温暖。如果你愿意,来报名参加暖男征集活动吧,让你心目中的“暖男”跃然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