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暖闻周刊 > 新闻频道

原本只想做6个月医疗志愿者的她 一上船就是30年

作者:
2016-11-29 13:41 来自 凤凰资讯 

  30年前,她上了一艘医疗救援船,打算做半年的志愿者;但没想到,这一做,就是30年。

  苏姗·帕克,美国华盛顿人,1987年她志愿参加世界上最大的民用流动医院组织——志愿医疗船(Mercy Ships),刚开始她的想法只是在6个月的时间里短期体验一下不同的生活。

  在船上当志愿者一定很有意思,她刚开始这么想,既能帮助有需求的人,也能体验不同的生活,还能在医疗船停靠的墨西哥港口Lazaro Cardenes游玩。 那时刚刚大学毕业的苏姗已经在洛杉矶有一份制衣厂的工作。“我刚开始想在船上顶多呆6个月。”她说。

  但苏姗低估了自己乐于奉献、助人为乐的热情。6个月的期限很快变成了1年,随后1年也变成了5年。后来她在船上结识了一位颌面外科医师盖瑞·帕克,两人坠入爱河后,在船上小小的船舱里安了小家。那时,苏姗还是觉得总有一天他们会离开医疗船,回到自己国家。她说:“我们当然不会永远呆在船上,我们每次都说再干一年,然后就一直这么干下来了。”

  苏姗的第一份在医疗船的工作是一名助手,每天工作12小时后晚上才能回到狭小的船舱休息,居住条件很不乐观。“住在船上感觉就像跟上大学住宿舍一样,闷热、紧张、烦躁,经常给人一种被困在铁罐头的感觉。”

  但跟那些排队来医疗船寻求医疗救助的人相比,苏姗一下子觉得自己那点苦头算不上什么了。这些人由于贫困长期得不到正规治疗,比如一些小的牙病就能发展成巨大的面部肿瘤,难产导致妇科瘘管病。在志愿医疗船的生活中,平淡中有悲痛,悲伤中有希望,从某种角度上讲这种生活还挺吸引人的,苏姗说。

  由于第一份工作给了她许多不同岗位的工作经验,从医院管理到培训指导,苏姗说现在很难确切地说她现在的日常工作都有什么,有时是跟着医疗团队工作,有时维护“非洲救援医疗船”的运转。

  苏姗每次去她丈夫的颌面部病房都会重拾工作的动力,“看着病房里那些痛苦的人们,我就想‘嗯,我再坚持一天’”

  30年过去了,他们夫妻也有了2个孩子。帕克一家还是继续工作、生活一艘目前停靠在贝宁湾的“非洲救援医疗船”上。这2个孩子也在船上吃住上学,虽然船上也能提供从幼儿园到12年级的教学,但他们就没法享受那么丰富的课外活动了。毕竟船上只有50个学生,去年只有3个毕业生。

  女儿嘉莉丝和儿子韦斯利现在都下船去上大学了。苏姗说由于在医疗船上的长大经历,他们的孩子也都充满同情心和怜悯心。

  不过随着几年变成了几十年,苏姗也有一些沮丧和犹豫。“救助永远没有止境…”她在博客上写道:“就算我们付出再多,也只是杯水车薪,有时我只想转过身去装作看不见。”

  但是她并没有转身。

  玛莎,利比里亚的一位母亲,她的女儿在“非洲救援医疗船”上接受了手术治疗。她说:“苏姗是打心眼里的乐于助人,她总是否定自己,但她的牺牲让我重拾对家庭和生命的希望。”

【责任编辑:李想】
这有一封“暖男征集令”,请查收

如果你们学校、你的身边有“暖男”,请不要吝啬与我们分享这份温暖。如果你愿意,来报名参加暖男征集活动吧,让你心目中的“暖男”跃然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