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暖闻周刊 > 新闻频道

烟台患癌女护士急求救命药 朋友圈接力上演跨国生死速递

作者:李大鹏
2016-11-21 10:55 来自 大河网 作者:李大鹏

  11月16日晚,路绍燕在微信中向郝增宝求助,帮其急购一种抗癌药。

  郝增宝将求助信息转发到了朋友圈。

  招远当地企业玲珑集团党委书记、玲珑轮胎董事长王锋第一时间回复了郝增宝的求助消息。

  这盒救命药大约明晚前后被运抵青岛流亭机场。

  路绍燕的母亲正在照顾生病的女儿。

  大众网济南11月19日讯近日,烟台招远当地人的朋友圈,一夜间被一盒救命药的求助信息刷屏。求助者路绍燕是招远市人民医院的一位普通护士,因病情危急,求购一盒孟加拉国生产的抗癌药。11月16日晚,此事经招远市旅游局局长郝增宝转发朋友圈后,众多与路绍燕素昧平生的爱心人士连夜发起了一场爱心接力。在当地企业家玲珑轮胎董事长王锋等人的帮助下,在短短十几小时内便在国外的制药厂买到了这盒救命药,上演了一场跨国生死速递。今晚,大众网记者刚刚得到最新消息,这盒救命药最快将于明晚运抵青岛,然后将立即被送往患者所在的医院。

  急购救命药!朋友圈上演爱心“微接力”

  “我的朋友,需要孟加拉国的朋友!需要AZD9291孟加拉国药!救命!十万火急!!”11月16日晚,一条跨国购药的求助信息被招远市民在朋友圈里大量转发。发这条信息的人叫郝增宝,他是招远市旅游局的局长。

  当晚18时41分许,正在外面吃饭的郝增宝突然收到了微信好友路绍燕的消息。路绍燕在微信里说,“想买孟加拉国的一份治疗肺癌的靶向药。你微信圈朋友多,这个药国内买不到了。我想多留在这个世上几天!哥哥,帮我!”

  当了解到这盒救命药可能是朋友生命中最后一根稻草时,郝增宝立即在朋友圈里发出了文章开头的那条求消息。不到10分钟,郝增宝就收到了十几位朋友的电话反馈和满屏的微信留言,让他没想到的是,这条微信在随后引发了一场跨国爱心接力。

  今天下午,在电话那头,郝增宝依然在关注着这盒救命药的快递进展情况。郝增宝说,路绍燕是招远市人民医院的一名护士,之前他住院时因其护理细心周到,两人成了朋友。虽互加了微信,却此前并没有什么联系。不幸的是,今年年初路绍燕被查出肺癌晚期。几天前,她刚转院到济南接受治疗。11月16日当天,路绍燕被医生告知现在吃的一款靶向药已耐药了,但国内没有替换药,需从孟加拉国买。

  企业老总第一时间伸援手,连夜托人跨国购药

  在那条求助微信发出后的10分钟内,招远当地企业玲珑集团党委书记、玲珑轮胎董事长王锋第一个伸出了援手。当晚,在从微信上看到郝增宝的求助后,恰巧该集团在孟加拉国有业务,王锋当即留言愿意帮忙。在简单确认药品信息后,王锋连夜安排该公司相关负责人立即联系孟加拉国和印度的客户帮忙买药。

  “我们一直保持着联系,一个上市公司的董事长,却因一件与业务无关的事而忙碌。”郝增宝介绍说,当晚他跟王锋十几次电话、微信沟通。这时,还有不少朋友在朋友圈留言,看看能不能帮忙买到。大家为了一个素昧平生的女子,开启了抢时间购买救命药的空中通道。

  今天上午,玲珑轮胎副总裁孙松涛告诉大众网记者,该公司联系孟加拉国的经销商后,经销商的工作人员当晚就去了当地的医院、药店,不过由于这款救命药在孟加拉国也很抢手,当晚他们把开门的医院和药店都找遍了,也没有买到。第二天早上六点,经销商又去其它医院和药店咨询,终于打听到了该药的生产厂家,开车赶到药厂买到了药,并通过航空加急件寄回国内。

  “又是一个没想到!”郝增宝说,从对方经销商答应帮忙到买到药,仅仅12个小时。

  救命药最快明晚运抵青岛,好心人至今一分钱都没要

  今晚,大众网记者从玲珑集团了解到,这盒救命药大约明晚前后被运抵青岛流亭机场。由于这种药品特殊,通关较繁琐,该公司通过向青岛海关申请,明天将会走一个特殊通道。药品在通关之后,该公司将派专人专车直接送到路绍燕手中。据孙松涛介绍,最近几天该公司董事长王锋一直在关注事情进展,多次嘱咐他们药到后以最快速度送到济南。

  今天下午,在山东省肿瘤医院放二科安静的病房里,当路绍燕得知为这一盒药,有这么多陌生人出手相助时,她眼里泛着泪花,不停地说着“谢谢这些好心人!”

  记者看到,躺在病床上的路绍燕脸色苍白,由于病情加重,这位年仅37岁的白衣天使已无法下床,连坐起来都需亲属搀扶。因为肺癌,路绍燕说话一直声音很小,每说一句话嗓子里都会发出难受的声音。

  路绍燕的丈夫张秀辉说,虽然现在药已在路上了,但他们夫妻俩到现在还不知道这药多少钱一盒,此前他们曾提出银行转账付药钱,但玲珑集团的好心人们到现在一分钱都没要。张秀辉说,新药一盒能吃一个月,虽然并不肯定这个药能起到多大疗效,但是只要有希望就要试一下。

  说到治病的费用,张秀辉无奈地说,“刚刚护士让我去交了昨天的费用,一天就花了一万二,光化疗一次就要3500元。”话刚说完,路绍燕的妈妈趴在病床上哭着说“这可怎么办啊?”。记者了解到,路绍燕生病后办了病休,现在每月只有一千元的收入。丈夫张秀辉很想照顾妻子,但他不敢辞职,“我要是辞职了就一分钱没有了。”过几天事假到期后,他下周还要赶回老家工作,只能留丈母娘一人在医院陪护。

  这盒经历了众人爱心接力的救命药,将在何时抵达济南?白衣天使路绍燕在用药后,其病情能否迅速好转?大众网记者将继续追踪报道。(大众网-山东24小时客户端记者 李大鹏 见习记者 冯媛媛)

【责任编辑:李想】
这有一封“暖男征集令”,请查收

如果你们学校、你的身边有“暖男”,请不要吝啬与我们分享这份温暖。如果你愿意,来报名参加暖男征集活动吧,让你心目中的“暖男”跃然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