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暖闻周刊 > 新闻频道

为嫌疑人重病宝宝发起募捐 铁面民警变身温情“奶爸”

作者:杜玉全
2016-08-30 09:04 来自 成都商报 作者:杜玉全

  郭锐:“我们会把他当成自己的另一个娃娃一样对待”

  面对犯罪嫌疑人刚出生20多天的宝宝,民警郭锐不仅先刷了五千元的医疗费,而且仅凭一己之力为孩子筹款5万余元。

  这是他的肺腑之言:

  “我也是当爸爸的,遇到了,就想帮助他。”

  “这也是一种父爱的表达吧。”

  “我们会把他当成自己的另一个娃娃一样对待。”

  作为警察,他的形象是严肃的:从警近10年,郭锐如今已是派出所的刑事副所长。每天面对嫌疑人,不是抓捕就是讯问。

  作为6岁孩子的父亲,他的形象是温情的:看到他(小志)就觉得很乖,就想到自己的娃娃了,很不愿意让娃娃遭罪

  28日,都江堰市医疗中心新生儿科监护室的保温箱内,刚刚满月的小志(化名)蹬了蹬腿,小手紧握,一双大眼睛好奇地望了望四周。然而,看似一切正常的他却仍未脱离生命危险。三天前,刚刚送到医院时,严重的病情让医生都捏了一把汗,“再晚点,这娃娃怕是保不住了。”

  8月26日,都江堰蒲阳派出所民警郭锐在对盗窃犯罪嫌疑人但国宾(化名)进行监视居住时,发现嫌疑人家中刚出生20多天的孩子存在异常。郭锐立即将婴儿送到当地医院,自己先刷了2000元交入院费,后来又补了3000元治疗费。

  经检查,这名20多天的婴儿存在败血症、脑膜炎、贫血、颅内出血等症状,目前已被送入重症监护室。仅凭一人之力救助困难,郭锐将这一情况发到朋友圈里,为孩子筹款,目前已筹得资金5万余元。

  “我也是当爸爸的。”郭锐说。

  民警办案

  发现病重宝宝

  2015年6月,但国宾因涉嫌盗窃摩托车被都江堰市龙池派出所抓获。后由于身患严重疾病,不适宜羁押,被警方依法监视居住。因其居住地位于蒲阳路派出所辖区,派出所民警便开始定期或不定期地上门了解他的情况。

  26日上午11点,民警郭锐和李德友敲开了但国宾家的房门。开门的正是但国宾,怀里抱着未满月的小志。“见到我们他就开始抹眼泪,情绪也很沮丧。”郭锐说,这与前几日见到的但国宾反差很大,“还没有见到过他这样子哭过。”

  “娃娃已经两天两夜不吃不喝了,这可能是他最后的两天了。”但国宾抹着眼泪说。由于家里经济条件实在不佳,但国宾并没有及时送小孩去医院,延误了孩子的治疗。

  “娃娃情况确实很不好,反应迟缓,也很沉默,眼睛睁大得有些不正常。”见状,郭锐和李德友合计,必须立马送孩子去医院才行。随即,郭锐开着警车往医院赶,李德友则去找社区和但国宾的家属,为他寻求帮助。

  办理入院

  当天刷卡5000元

  “我去停车,你先去给娃娃挂号,要搞快。”郭锐将孩子送到了都江堰市妇幼保健院,并将身上的400元现金全部交给了但国宾。“不过,那边医生一看,就说小孩的病情太严重了,要转院。”赶忙,郭锐又开着车到了都江堰市医疗中心。

  “当时医生就建议需要马上住院才行。”郭锐介绍,因为身上没有现金,他先从自己的银行卡上刷了2000元为小孩办理入院。一切办理妥当,已经下午2点。之后,他才返回派出所处理手上的其他案子。

  因放心不下小孩,下午4点,郭锐又来到了医院查看情况,“当时2000元很快就没有了,就又刷了3000元。”

  经过医院诊断,小志已经出现贫血和败血症,以及化脓性脑膜炎,颅内也有出血迹象。昨日下午,据医生介绍,小孩当时的情况已经非常危急,尽管经过治疗,情况有所好转,但还是没有脱离生命危险。

  筹集款项

  已获5万余元治疗费

  当天,郭锐把小志的情况发到了自己的朋友圈和初中同学群里,很快,就有不少的好友提出要帮助小志进行治疗。当晚开始,就有人以微信红包或转账的方式为郭锐发来善款。“少的一两百,多的上千,最多的有2000的,大家都是当爸妈的人,很想帮小志治疗,希望他能好转。”郭锐说。

  郭锐介绍,期间有不少其他的好心人愿意出钱帮助小志治疗,“但是,我们不是好友关系,随便收钱也不好,就拒绝了,现在的钱都是我们自己圈子里的好友和同事。”对于收到的每一笔钱,郭锐都记在了一个小笔记本上,“名字、金额都有,账目必须要细致,每一笔怎么花的也要记在其中。”

  郭锐介绍,到目前为止,已经共计筹到了5万多元的治疗费。

  温情流露:

  “我也是当爸爸的”

  28日下午,郭锐再次来到了医院,不过由于小志还在危险期,他无法进入到监护室,在询问了病情后,又再次缴纳了5000元的治疗费。“希望他能够尽快地脱离危险,快快好起来。”

  “我也是当爸爸的,遇到了,就想帮助他。”郭锐说,自己现在已是一个6岁孩子的父亲,因为工作,平日里与儿子待在一起的时间很少,总是心有愧疚,“看到他(小志)就觉得很乖,就想到自己的娃娃了,很不愿意让娃娃遭罪,可能这也是一种父爱的表达吧。”

  对于小志,郭锐说,自己还会持续地去关注,“正好我身边的很多朋友也都在说,小志的爸妈条件困难,如果这次娃娃治好了也算是大家的功劳,我们会把他当成自己的另一个娃娃一样对待。”

  从警近10年,郭锐一直干着刑警工作,如今已是派出所的刑事副所长。“蒲阳派出所是城区派出所,需要办理的案件也相对较多,他的工作就是每天面对嫌疑人,不是抓捕就是讯问,所以一贯的就是很严肃的形象,但这次却又很温情。”同事小余说。

  (成都商报记者 杜玉全 摄影记者 刘海韵)

【责任编辑:李想】
这有一封“暖男征集令”,请查收

如果你们学校、你的身边有“暖男”,请不要吝啬与我们分享这份温暖。如果你愿意,来报名参加暖男征集活动吧,让你心目中的“暖男”跃然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