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网评
APP下载

【专家谈】基础设施互联互通:G20构建包容性全球经济治理的关键

发布时间:2016-08-17 11:01 来源:中青在线 作者:沈铭辉

 作者:沈铭辉 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副研究员

 2016年以来,全球经济持续低迷且分化加剧,在此背景下,二十国集团(G20)峰会即将在中国杭州召开,此次峰会可谓任重道远。一方面,世界经济亟需找到经济增长新亮点,以此带动世界经济实现新一轮的可持续发展;另一方面,全球经济治理需要共同推动,在更具包容性的议题倡议上找到共识。从这个角度,全球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将成为G20平台上构建包容性全球经济治理的关键。

自从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各国均面临着严峻的经济发展环境,各国急于发展国际贸易以推动经济复苏,不少国家试图通过签署自由贸易协定的方式来进一步促进贸易的发展。但事实上,国际贸易不仅受到关税、非关税壁垒甚至“边界内”措施等政策法规成本的影响,它还受到运输时间、运费等运输成本,信息沟通成本,合同履行成本,汇率成本以及当地批发零售等一系列广义贸易成本的影响。从这个角度,众多自由贸易协定仅仅解决了关税、非关税壁垒等影响国际贸易的部分贸易障碍,而对其他广义贸易成本涉及很少或基本未触及。相关研究表明,基础设施建设通过影响广义贸易成本,进而影响商品价格,最终能够影响商品需求和国际贸易水平。例如,通讯、运费、保险费以及物流服务等直接货币成本受基础设施质量和相关服务的影响;运输时间受到地理因素和基础设施条件的影响;基础设施条件越差,货物受损的风险及其由此产生的保险成本越高;缺乏交通运输和通讯服务将导致较高的机会成本,从而限制市场准入和贸易机会。

目前,全球不少国家或地区的基础设施发展落后,例如亚欧大陆上的阿富汗、吉尔吉斯斯坦、不丹、土库曼斯坦、蒙古、老挝、乌兹别克斯坦、亚美尼亚、阿塞拜疆、塔吉克斯坦、尼泊尔以及哈萨克斯坦等12个内陆国家的地理位置非常不利。大部分内陆国家距离最近的港口有700~1000公里,其中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哈萨克斯坦甚至距离海洋3000多公里。一般而言,相同距离下,陆运的运输成本是海运的7倍,正是由于地理条件和基础设施发展的局限,大部分亚洲内陆国家的商品运输成本高昂,使得这些商品丧失了国际竞争力,难以进入国际市场。由此来看,影响一国国际贸易能力的主要制约因素,已经不再是关税或非关税壁垒,交通运输基础设施成为制约市场准入的关键。

以G20为例,经合组织(OECD)对G20国家铁路基础设施投资需求进行估算的结果表明,2009-2030年间G20国家的铁路基础设施投资需求高达4.8万亿美元,这不仅表明了发达国家和新兴经济体对高速铁路的旺盛需求,而且也显示了全球对现有铁路交通网的拓展和维护的巨大需求。事实上,包括公路、铁路以及内河航运在内的内陆交通基础设施仅仅是全部基础设施的一个领域,其他重要基础设施投资领域还包括通信、机场、港口、电力、石油和天然气(运输与供应)以及水处理部门等基础设施。根据OECD的数据,以通信、电力、公路和铁路运输以及水处理部门投入计算的全球基础设施投资需求在2005-2030年间将达到53万亿美元,年均投资需求达到2万亿美元,这一数字相当于全球GDP水平的2.5%;如果把能源生产和相关基础设施也纳入计算,全球基础设施总投资需求将高达71万亿美元,相当于全球GDP的3%。麦肯锡的报告则认为,2013年至2030年间需要62万亿美元的资金投入在公路、铁路、港口、机场、电力、水利和通讯等基础设施部门,年均投资需求将达到3.4万亿美元。

然而与全球基础设施投资领域的巨大需求相比,实际基础设施投资额却显得非常有限,基础设施投资的供需之间存在较大缺口。包括世界银行在内的多家国际多边发展机构估计,发展中国家年均基础设施投资需求达到了1~1.5万亿美元,但是实际基础设施投资却仅达到50%的水平,基础设施供需缺口巨大。以G20成员国印度尼西亚为例,根据高盛估计,2013-2020年该国基础设施投资中政府资金所占比例约为50%。而中亚地区的基础设施投资供需缺口更为明显,根据欧洲投资银行研究,大中亚地区基础设施融资来源中,政府资金支持仅占5%。除此之外,根据非洲进出口银行的数据,目前在非洲电力供应和交通设施情况非常严峻,只有5%的农业用地得到了灌溉,非洲每年的基础设施需求缺口将达到1000亿美元。即使考虑到世界银行每年约100亿美元的基础设施贷款,亚洲开发银行每年约64亿美元的基础设施贷款等,全球范围多边开发机构能够提供的基础设施融资仍十分有限,完全不能弥补全球基础设施供需缺口。

正因为如此,全球层面上,G20成立了为期4年的全球基础设施中心,首次将基础设施投资提高到全球治理的高度;与此同时,世界银行也成立了全球基础设施基金,以推动全球基础设施建设。然而在区域合作层面上,包括TPP在内的自由贸易协定对解决基础设施建设鞭长莫及,但是中国通过提出以基础设施互联互通为核心的“一带一路”倡议,积极参与全球范围内的基础设施建设,为亚洲甚至全球提供了极为重要的公共产品。例如,2008年1月首次运行的北京——汉堡集装箱快速铁路,仅用15天就完成了1万多公里的行程,而如果使用海运,则需要约30天。作为“一带一路”重要组成部分的亚欧铁路和中泰、中老铁路为代表的泛亚铁路网,将极大地缩短亚洲内陆国家的货运路程,降低了贸易成本。研究表明,包括哈萨克斯坦、蒙古、吉尔吉斯斯坦、老挝等内陆国家将极大地受益于基础设施改善,这些国家贸易成本每降低10%,其出口将增加20%。“一带一路”将极大地解放沿线落后国家,特别是内陆国家的贸易参与能力,通过降低贸易成本,将帮助落后国家大幅提高参与全球化的能力和水平,带动这些国家进一步参与区域经济一体化并带动经济发展。

具体而言,中国一方面出资400亿美元成立丝路基金为“一带一路”倡议提供基础设施建设资金,另一方面积极倡议发起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作为一种创新的多边投融资平台,可以促进本地区充裕的储蓄资金直接注入亚洲内部基础设施投资,不仅可以为亚洲经济社会发展提供高效而可靠的中长期金融支持,有利于夯实基础设施建设,还将提高亚洲资本的利用效率,促进区域内互联互通建设。从发展基础设施降低贸易成本这一根本目标上来看,“一带一路”倡议与G20全球基础设施合作有着极大程度的共通性。通过“一带一路”倡议,中国为区域基础设施合作提供了良好的资金保障,同时也为G20甚至全球基础设施合作做出了自己的贡献。

【责任编辑:王俊秀】
你可能还喜欢看
热点新闻更多>>
图片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