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新闻频道-- >> 中国青年报新闻
APP下载

商春松:一个体操女孩扛起家的所有

发布时间:2016-08-16 05:30 来源:中青在线 作者: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特派记者 慈鑫

  当地时间8月14日,在里约奥运会体操高低杠比赛中,中国选手商春松表现不错,但并未得到裁判青睐,仅名列第五名。视觉中国供图

  离开家已经10年,那曾经是商春松很想离开的小山村,但后来,家乡的青山绿水却常常成为她梦里的回忆。“与家人团聚、回老家看看,”这是商春松对里约奥运会结束后的最大期待。

  因为商春松在体操方面的成绩,一家人得以告别山村的艰苦生活,他们走出了大山,在省会长沙安家落户,但在张家界永定山区和湘西永顺县的老家,永远都留存着这位中国女子体操队队长的童年记忆。

  她从大山走来

  当地时间8月14日下午,里约奥运会女子体操高低杠决赛,商春松发挥了自己的最佳水平,获得第五名,这是她在本届奥运会的最后一项比赛。此前,她作为中国女队的主力队员,与队友一起拿下了女团铜牌;此后,又在女子全能比赛中,面对裁判的苛刻评分,仅以0.114分之差屈居第四名;高低杠的比赛,商春松并没有竞争奖牌的优势,在完美表现自己之后,第五名的成绩已无遗憾。

  商春松的里约奥运会之行至此全部结束,后面几天,她除了继续为队友加油助威之外,终于可以好好享受一下假期的轻松,而心中被压抑多年的“回家”愿望,也终于可以去想,去实现了。

  远在地球另一端的中国湖南,商春松的两个家乡——张家界永定山村和湘西永顺县都在等待她的归来,作为一名奥运会铜牌得主,她是当地的骄傲。

  1个月前,在里约奥运会即将开始之际,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曾赴湖南采访了商春松的父母、启蒙教练、学校校长和当地的体育部门的负责人,这个穷山沟里走出的女孩,因为她的奋斗,彻底改变了一个家庭的命运,也极大改善了当地幼儿体操的发展条件。

商春松妈妈供图。

  体操改变命运

  7月酷暑难耐,作为中国四大“火炉”城市之一的长沙,名不虚传。

  晚上9点,在长沙城南的一处建筑工地,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见到了商春松的父母,为了避开白天的炎热,他们一般都是从傍晚开始做工,直到晚上。

  “我们不愿用松松的钱,我们能干活,也能挣钱,”商春松的母亲黄友莲说道。但另一方面,黄友莲又不想让女儿知道她和丈夫在外打工,商春松对父母非常牵挂,她希望父母用她的工资和奖金生活,不要那么劳累。“她所有的钱都在我这里,是我帮着保管,她一直让我们花。但作为父母,我们怎么可能在能够自食其力的情况下,还用孩子的钱呢?”黄友莲回忆起唯一一次动过商春松的积蓄,就是一家人在长沙买房时为了凑齐首付。

  大约在商春松6岁的时候,黄友莲的表姐和表姐夫看到她天天蹦蹦跳跳的样子,就向黄友莲建议,让商春松试试练习体操。“生活在城里的表姐和表姐夫认识体育局的人,他们也希望我们这一家人能有一条走出大山的出路。”黄友莲回忆。

  “那个时候,松松已经开始上小学,每个星期天的下午或周一的早上,她要与哥哥一起步行三四个小时到学校,周五再从学校走回家。我们也希望她有机会能离开大山,开始另一种生活。”黄友莲表示。

  可是,孩子练体育是要花钱的,当时估计一年怎么也要1万多元,这对于一个山村家庭来说,实在是一笔巨大的开销,“家里的亲戚可以支援一些,而我和商春松的爸爸肯定也要离开山村外出打工了。”

  商春松6岁那一年,随着黄友莲的表姐表姐夫在毗邻张家界的湘西永顺县联系好了体操训练中心,商春松一家迈出了走出大山的第一步。

商春松妈妈供图。

  再苦再难也要坚持

  “她刚来的时候,年龄已经有些偏大了。”商春松的启蒙教练、永顺县灵溪一小体育老师黄卫回忆说,“一般情况下,小孩从四五岁就开始进行体操启蒙训练了,而商春松来的时候已经六岁多了。”

  “但商春松的身体素质很好,而且,她很幸运,当时我们这的幼儿体操女队正好缺一名队员参加团体赛,我就把她留下了。如果不是因为正好缺人,我可能就直接跟她妈妈说,这个孩子已经晚了。”

  既然练得晚了,那么练的时候就得赶进度。

  小孩练体操的第一项工作就是拉韧带,“拉韧带确实是疼的,所以,刚开始练体操的孩子可能天天都在哭,商春松也不例外。”

  对于这一段经历,黄友莲记忆犹新,“那时候,松松在体操房里哭,我就躲到外面哭。心疼孩子,但没办法,为了让她能改变命运,只能狠狠心,走这条路。”

  “现在的孩子练体操,已经不可能那么痛苦了,现在提倡的是快乐体操,训练进度和要求都和过去不一样了。商春松接受体操启蒙教育那是在10多年前,那时候,对小孩子的训练要求很高,拉韧带、练体能、练力量,每一项都有硬性要求。可以说,商春松小时候练体操还是非常苦的一件事。”黄卫回忆,不过,尽管很苦,但商春松从未说过一次“不练了”。

  这个生于山村的孩子,早早就知道了什么是责任。

  黄友莲是很多年之后听商春松的姑姑说起一件往事,“那是松松3岁的时候,有一天,她跟姑姑说,两个表姐(姑姑的两个女儿)很幸运,因为她们长大了可以两个人一起照顾姑姑、姑父,而我,只能一个人照顾爸爸、妈妈和哥哥,因为哥哥的眼睛生了病。”

  商春松的哥哥眼睛已经失明,这是这个山村家庭的不幸,“他的眼睛原先是健康的,是他小时候生病,有一次打点滴时伤到了眼部神经,我们家里没钱,没有办法给他治,结果先是视力下降,后来就渐渐看不见东西,最后完全失明了。”

  商春松与哥哥的感情很好,为哥哥治好眼睛是她的心愿。黄友莲说,“松松在世界各地参加比赛,走到哪就问到哪,当地有没有治疗眼睛的特效药和办法。其实,他哥哥的眼睛早就没有办法治了。”

  商春松在永顺灵溪一小一边上学一边练体操,3年后,她入选了湖南省体操学校。那是2006年,她从此离开了张家界和湘西,到今年整整10年,再也没有回去过。

  进体操学校的第一年,学费和生活费已经涨到了两万多,这对于商春松的家庭来说,已经超出了极限。

  自从商春松练体操之后,商春松的爸爸就开始外出打工,妈妈一直跟着她,打一些零工的同时,也可以照顾商春松的生活。仍在张家界永定山村的哥哥,交由姑姑照看。

  不过,打工的收入毕竟有限,一年再额外拿出两万元,商春松的父母已经无能无力。这时候,湘西土家族自治州和永顺县有关部门为商春松承担了一部分训练和生活经费,解了商春松一家的燃眉之急。据黄友莲回忆,现在已经是永顺县教体局副局长的彭南海,当时是永顺县体育局副局长,他每次去长沙探望商春松,都会以各种名义给商春松补贴一些生活费和零花钱,这些钱其实基本上都是由彭南海自掏腰包的。

  对湘西和永顺来说,商春松已经是当地的骄傲。彭南海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像她这样家庭条件较为困难,但特别优秀的小运动员,当地已经形成了给予援助的传统,其中有一部分援助确实是当地的官员承担的。当然,并没有人要求这样,完全是因为这些官员被小运动员的成长经历感动,同时也不愿看到这些有成材希望的小运动员,因为家庭困难的原因中断成材之路。

  但在商春松进入湖南省体操学校的第一年,她还是险些离开体操。

  黄友莲回忆,一方面是商春松去了长沙之后,在省体操学校的训练和生活费用大幅度上升,虽然有关部门和领导给予了援助,但从家庭来说,负担还是更重了;另一方面,是因为商春松进入省体操学校不久,就有一名来自永顺的队员被退回永顺了,在省体操学校的竞争压力也很大,商春松的父母不得不考虑,付出巨大代价之后,商春松的成功机会到底有多大。

  让这个家庭最终打消疑虑,坚定地支持商春松走体操道路的原因,还是在于“改变孩子命运”的强烈愿望。商春松的爸爸商金军表示,“不管多苦多难,都要支持松松练下去。我们生在大山、长在大山,但我不希望她们还是那样。”

  商金军曾在长沙看过商春松的一次比赛,那是他唯一一次现场观看女儿比赛的经历。“当时她受伤了,倒在垫子上,半天都没有起来。我很紧张,好心痛。我第一次知道女儿练体操如此不易。但又没有别的办法,要改变命运,松松只有这条路可走。”

  励志的女孩

  山村长大的商春松,身体素质好、力量强,用黄卫的话说,就是天生练体操的料。同时,肩负着家庭责任,商春松又特别能吃苦。从接受体操启蒙教育的幼儿体校到湖南省体操学校、再到进入湖南省队和国家队,商春松总体上走得一帆风顺。

  2013年全运会,商春松获得了体操生涯的第一项重大赛事冠军,她在全运会上一人独得三项冠军——女团、自由体操和高低杠。

  也是在那届全运会上,商春松的励志故事传开了,在接受电视台采访时,商春松说了自己拿到3项冠军后的期待,“第一是想让父母过上好日子;第二是想治好哥哥的眼睛。”黄友莲看着电视就哭了。

  她猛然想起了在商春松小时候,有一次无意中看到了她的日记,日记上写着,“以后我长大了,要挣钱给哥哥治眼睛”。

  黄卫则想起了商春松第一次参加比赛获奖时,将奖牌分给队友的那一幕,“当时我们获得的是团体奖牌,因为奖牌数少于运动员数,有一个小队员很伤心,商春松就把自己的奖牌送给了那个小队员。”

  这次里约奥运会,获得了1枚奥运铜牌的商春松并不甘心,她还要继续参加比赛,因为她觉得自己的责任未尽,“父母为我练体操付出了那么多,回报家庭是我的责任。”

  本报里约热内卢8月14日电

【责任编辑:陈超国】
你可能还喜欢看
热点新闻更多>>
图片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