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暖闻周刊 > 新闻频道

“盲警”潘勇和他妻子的故事:一辈子我都是你的眼

作者:
2016-08-09 14:43 来自 新华社 

  在贵州省六盘水市陡箐乡猴儿关大山上的茨冲车站,妻子陶红英为“盲警”丈夫潘勇擦拭脸和脖子(6月30日摄)。  潘勇是贵阳铁路公安处滥坝派出所茨冲站唯一的驻站民警,2002年,潘勇患上了严重的青光眼,手术治疗后又并发白内障,短短一年内,他的视力从1.0下降到只有光感。  在这之后,他的妻子陶红英——车站的一名保安,每天搀扶着潘勇负责小站旅客进站的安全检查,共同到铁路线上巡视查车,进村入户入校开展安全宣传,足迹遍布了辖区38公里线路、3个行政村、13个村民组的每个角落。路途中,陶红英把自己看到的说给丈夫听,潘勇总是用心琢磨动脑记,将辖区的一家一户、一草一木,都深深烙进自己的大脑里。茨冲站每日平均有120列火车经过,为帮助丈夫练听力,陶红英常常和潘勇相依站在铁路边,听火车经过的轰鸣声,用耳朵辨别各种火车的类型。  在陶红英的相伴下,潘勇创造了管辖线路十余年无刑事案件、无治安案件、无路伤事故的“三无”奇迹,打造了山区线路治安防控的典范。新华社记者王申摄

  在贵州省六盘水市陡箐乡猴儿关大山上的茨冲车站,陶红英和“盲警”丈夫潘勇在阻止擅自进入铁路防护网的人(6月30日摄)。  潘勇是贵阳铁路公安处滥坝派出所茨冲站唯一的驻站民警,2002年,潘勇患上了严重的青光眼,手术治疗后又并发白内障,短短一年内,他的视力从1.0下降到只有光感。  在这之后,他的妻子陶红英——车站的一名保安,每天搀扶着潘勇负责小站旅客进站的安全检查,共同到铁路线上巡视查车,进村入户入校开展安全宣传,足迹遍布了辖区38公里线路、3个行政村、13个村民组的每个角落。路途中,陶红英把自己看到的说给丈夫听,潘勇总是用心琢磨动脑记,将辖区的一家一户、一草一木,都深深烙进自己的大脑里。茨冲站每日平均有120列火车经过,为帮助丈夫练听力,陶红英常常和潘勇相依站在铁路边,听火车经过的轰鸣声,用耳朵辨别各种火车的类型。  在陶红英的相伴下,潘勇创造了管辖线路十余年无刑事案件、无治安案件、无路伤事故的“三无”奇迹,打造了山区线路治安防控的典范。新华社记者王申摄

  在贵州省六盘水市陡箐乡猴儿关大山上的茨冲小学,“盲警”潘勇在向小学生做铁路安全宣讲,46的妻子陶红英站在丈夫的身边(6月30日摄)。  潘勇是贵阳铁路公安处滥坝派出所茨冲站唯一的驻站民警,2002年,潘勇患上了严重的青光眼,手术治疗后又并发白内障,短短一年内,他的视力从1.0下降到只有光感。  在这之后,他的妻子陶红英——车站的一名保安,每天搀扶着潘勇负责小站旅客进站的安全检查,共同到铁路线上巡视查车,进村入户入校开展安全宣传,足迹遍布了辖区38公里线路、3个行政村、13个村民组的每个角落。路途中,陶红英把自己看到的说给丈夫听,潘勇总是用心琢磨动脑记,将辖区的一家一户、一草一木,都深深烙进自己的大脑里。茨冲站每日平均有120列火车经过,为帮助丈夫练听力,陶红英常常和潘勇相依站在铁路边,听火车经过的轰鸣声,用耳朵辨别各种火车的类型。  在陶红英的相伴下,潘勇创造了管辖线路十余年无刑事案件、无治安案件、无路伤事故的“三无”奇迹,打造了山区线路治安防控的典范。新华社记者王申摄

  在贵州省六盘水市陡箐乡猴儿关大山上的茨冲车站,妻子陶红英根据“盲警”丈夫的口述记录下站区和线路上发生的各种事件整理登记到台账上(6月30日摄)。  潘勇是贵阳铁路公安处滥坝派出所茨冲站唯一的驻站民警,2002年,潘勇患上了严重的青光眼,手术治疗后又并发白内障,短短一年内,他的视力从1.0下降到只有光感。  在这之后,他的妻子陶红英——车站的一名保安,每天搀扶着潘勇负责小站旅客进站的安全检查,共同到铁路线上巡视查车,进村入户入校开展安全宣传,足迹遍布了辖区38公里线路、3个行政村、13个村民组的每个角落。路途中,陶红英把自己看到的说给丈夫听,潘勇总是用心琢磨动脑记,将辖区的一家一户、一草一木,都深深烙进自己的大脑里。茨冲站每日平均有120列火车经过,为帮助丈夫练听力,陶红英常常和潘勇相依站在铁路边,听火车经过的轰鸣声,用耳朵辨别各种火车的类型。  在陶红英的相伴下,潘勇创造了管辖线路十余年无刑事案件、无治安案件、无路伤事故的“三无”奇迹,打造了山区线路治安防控的典范。新华社记者王申摄

  在贵州省六盘水市陡箐乡猴儿关大山上的茨冲车站,陶红英陪伴着“盲警”丈夫潘勇在向旅客做铁路乘车的安全宣传(6月30日摄)。  潘勇是贵阳铁路公安处滥坝派出所茨冲站唯一的驻站民警,2002年,潘勇患上了严重的青光眼,手术治疗后又并发白内障,短短一年内,他的视力从1.0下降到只有光感。  在这之后,他的妻子陶红英——车站的一名保安,每天搀扶着潘勇负责小站旅客进站的安全检查,共同到铁路线上巡视查车,进村入户入校开展安全宣传,足迹遍布了辖区38公里线路、3个行政村、13个村民组的每个角落。路途中,陶红英把自己看到的说给丈夫听,潘勇总是用心琢磨动脑记,将辖区的一家一户、一草一木,都深深烙进自己的大脑里。茨冲站每日平均有120列火车经过,为帮助丈夫练听力,陶红英常常和潘勇相依站在铁路边,听火车经过的轰鸣声,用耳朵辨别各种火车的类型。  在陶红英的相伴下,潘勇创造了管辖线路十余年无刑事案件、无治安案件、无路伤事故的“三无”奇迹,打造了山区线路治安防控的典范。新华社记者王申摄

  在贵州省六盘水市陡箐乡猴儿关大山上的茨冲村,陶红英引导着“盲警”丈夫潘勇走在入户开展安全宣传的山路上(6月30日摄)。  潘勇是贵阳铁路公安处滥坝派出所茨冲站唯一的驻站民警,2002年,潘勇患上了严重的青光眼,手术治疗后又并发白内障,短短一年内,他的视力从1.0下降到只有光感。  在这之后,他的妻子陶红英——车站的一名保安,每天搀扶着潘勇负责小站旅客进站的安全检查,共同到铁路线上巡视查车,进村入户入校开展安全宣传,足迹遍布了辖区38公里线路、3个行政村、13个村民组的每个角落。路途中,陶红英把自己看到的说给丈夫听,潘勇总是用心琢磨动脑记,将辖区的一家一户、一草一木,都深深烙进自己的大脑里。茨冲站每日平均有120列火车经过,为帮助丈夫练听力,陶红英常常和潘勇相依站在铁路边,听火车经过的轰鸣声,用耳朵辨别各种火车的类型。  在陶红英的相伴下,潘勇创造了管辖线路十余年无刑事案件、无治安案件、无路伤事故的“三无”奇迹,打造了山区线路治安防控的典范。新华社记者王申摄

  在贵州省六盘水市陡箐乡猴儿关大山上的茨冲车站,妻子陶红英为“盲警”丈夫潘勇擦拭脸和脖子(6月30日摄)。

  潘勇是贵阳铁路公安处滥坝派出所茨冲站唯一的驻站民警,2002年,潘勇患上了严重的青光眼,手术治疗后又并发白内障,短短一年内,他的视力从1.0下降到只有光感。

  在这之后,他的妻子陶红英——车站的一名保安,每天搀扶着潘勇负责小站旅客进站的安全检查,共同到铁路线上巡视查车,进村入户入校开展安全宣传,足迹遍布了辖区38公里线路、3个行政村、13个村民组的每个角落。路途中,陶红英把自己看到的说给丈夫听,潘勇总是用心琢磨动脑记,将辖区的一家一户、一草一木,都深深烙进自己的大脑里。茨冲站每日平均有120列火车经过,为帮助丈夫练听力,陶红英常常和潘勇相依站在铁路边,听火车经过的轰鸣声,用耳朵辨别各种火车的类型。

  在陶红英的相伴下,潘勇创造了管辖线路十余年无刑事案件、无治安案件、无路伤事故的“三无”奇迹,打造了山区线路治安防控的典范。新华社记者王申摄

【责任编辑:李想】
这有一封“暖男征集令”,请查收

如果你们学校、你的身边有“暖男”,请不要吝啬与我们分享这份温暖。如果你愿意,来报名参加暖男征集活动吧,让你心目中的“暖男”跃然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