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暖闻周刊 > 新闻频道

受冻北极,暴晒非洲,这北京大妞为了美豁出去了

作者:时长4'04''
2016-07-26 16:35 来自 更北京 作者:时长4'04''

    苦闷、烦躁、疲惫就好像现代都市人耳边的主旋律,挥之不去。这样的你有多久没有仰望天空了?

  水蓝的天,松软的云,涓涓溪流,满目苍绿,浩渺宇宙,璀璨星河,你会发现大自然才是最好的造物者。

  而在我们生活的城市,就有这样一个人,西到非洲,南抵澳大利亚,北至北极,满世界追逐着太阳与星空,只为定格它们最美的瞬间。

  她是广告人,是天文爱好者,是猫奴,但她最愿意被人知道的称谓是星空摄影师。她叫叶梓颐,一个90后的北京大妞。

  叶梓颐从小就对星空和宇宙有着浓厚的兴趣,高中时的她,在地理老师的引导下,开始爱上天文。

  2009年,当她在上海看到日食时,就被这种特殊的天象深深吸引,后来当她拥有了第一台单反相机之后,便开始拍摄星空题材的图片。

  2012年8月,大学毕业的叶梓颐独自踏上毕业旅行,前往澳大利亚进行追星之旅。

  2013年11月,叶梓颐远赴肯尼亚追日。

  2015年3月,她跨越大半个地球,走过四万里路到达北极追日。

  走过大半个地球,拍摄过无数美轮美奂的照片,然而你不会知道,这背后是无数次失望与受伤。

  2009年她兴致勃勃地去上海观看500年一遇的日全食,就在距离全食阶段还有几分钟的时候,忽然暴雨如注,拍摄的梦想成了泡影。

  2013年为了本世纪最长的“日环食”,她不远万里辗转前往肯尼亚,在太阳底下暴晒了6个多小时,但就在食甚开始之后,天空中飘来了大朵的乌云,伴随着天空变暗而来的还有沙尘暴,一切努力都白费了。

  两次的日食都近在咫尺,却又无奈地擦身而过。

  为了拍摄,体重不到50公斤的她,经常需要独自扛着和自己体重相当的行李和器材,辗转多次,爬山登顶,只为了等待那最美的一刻。

  夏天野外的拍摄,蚊虫叮咬、毒花毒草,都只是小case。曾经有一次她为了拍摄双子座流星雨,在12月的北京郊外,气温已经降到零下十几摄氏度,她摘下手套拧了三脚架15分钟,手被严重冻伤。

  但叶梓颐说:“我认为仰望星空是我寻求内心回归的一种方式。每次当我站在星空下的时候,都会觉得被一种巨大的宁静和安全感包裹,浮躁和焦虑在那一瞬间都被洗涤干净了。我想把这种感动与大家分享,让更多的人了解到在这个物欲横流的年代,还有这么一片温柔美丽的世界。”

  我们来到这世上,不只是为了庸庸碌碌的匆忙,在日常的苟且之外,还应该要有诗和远方。或许我们并没有这么多精力和时间,但是我们一样可以有生活的情趣。

  不囿于疲惫,不困于烦恼,找一件生活里的小确幸来寄托你的快乐吧。

  (部分图片由嘉宾提供)

【责任编辑:李想】
这有一封“暖男征集令”,请查收

如果你们学校、你的身边有“暖男”,请不要吝啬与我们分享这份温暖。如果你愿意,来报名参加暖男征集活动吧,让你心目中的“暖男”跃然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