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暖闻周刊 > 新闻频道

拉钩梦想:镜头中的留守儿童

作者:
2016-07-14 09:31 来自 中青在线 

    东兰县是广西壮族自治区河池市的国家级贫困县。

    7月8日,来自全国各地的10名大学生记者走进东兰县山区深处的坡峨小学,和留守儿童们进行了一次“亲密接触”。

    9岁的谭清海和暨南大学研一的王雅铄为梦想拉钩。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赵青 摄

    坡峨小学三年级的谭清海瘦瘦小小,一双大眼睛炯炯有神,不知道爸爸妈妈在广东做什么,不知道多久才能见到他们,想他们却不知道该跟他们说些什么,唯独问他长大想做什么,他想都没想就响亮说出了“飞行员”。“因为在天空中飞很酷!”我给他点了个赞,说“以后当了飞行员一定要来接我哦!”他伸出小手,说:“好呀,姐姐我们拉钩!”

    他喜欢看格林童话,可是没有这本书,要向别人借。他说最喜欢黄色,然后是蓝色,“黄色像太阳很温暖,蓝色是天空的颜色。” ——暨南大学王雅铄

    谭春燕和大学生记者对望。 山东大学 魏廷义 摄

    五(2)班谭春燕同学是个小美女,梦想是做一名歌手,她喜欢看电视节目“我是歌手”,喜欢黄之列把手比作心的手势。她的父母在广东打工,爷爷奶奶照顾她。活动完的第二天,她就要一个人坐火车去广东和爸爸妈妈过这个暑假。她觉得她很对不起父母,因为她学习成绩不是特别突出,希望自己学习成绩可以更好。

    ——上海交通大学 杜孟珂

    当大学生把新书包给谭春燕背上时,她哭了。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赵青 摄

    谭玲玲和大学生合影。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赵青 摄

    “我叫谭玲玲,一年级二班。”她只有7岁,端端正正地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她说爸爸妈妈在广东打工,平常和姐姐一起由外婆照顾。她说暑假要把学校里的衣服和被子收回家,洗完才可以看电视,还要和姐姐一起到田里收谷子,她说最喜欢看的是动画片《小熊优恩》。她说爸爸妈妈去年回来看过她们一次。她说:“我考试考60分也可以,考90分也可以,妈妈说都会接我们过去。”

    聊天过程中我有几次站起身,她也紧张地站起来问我:“你要走了吗?”在做游戏的时候,她一边蹦蹦跳跳一边时不时转过身看看我,仿佛这个时候我在你身边,就能够让她心安。我意识到离别对于这群留守儿童来说,可能更加的感伤和沉重,心里有不忍也有无奈。

    ——广东工业大学 曾梓琦

    “是你们能让我开心一会” ,谭锦鸿在笔记本上写下这样的话。

    从东兰县出发前往坡峨小学,要坐2个多小时的车。路上碰见了两次山体滑坡的“遗迹”,车一直在颠。

    和我在一起的女生叫谭锦鸿。她说,她一年只能见到爸爸妈妈一次,家里只有哥哥和奶奶。她说,她一年最多也只能回家两次,这么远的山路每次都要一个人走来。

    她说,她很羡慕假期里能和爸爸妈妈在一起的孩子。她很开心我们能来,是真的开心。她在笔记本上写下“是你们让我开心一会”。

    ——北京师范大学 王婧怡

    大学生记者和孩子们一起看视频。山东大学 魏廷义 摄

    10岁的谭友明两个小胳膊细的让人害怕!

    谭友明读三年级,学习成绩是年级组的第一名,按照坡峨小学校长的说法:“这娃很能学。”

    他的笑容很纯真,那种笑不参杂一丝别的感情,就是那种很单纯的笑容。

    小友明喜欢读书,问他喜欢读什么书,他说:“只要有书读就行。”

    “那你平常都读些什么书?”

    “就是我和姐姐的语文课本。”

    ——西安外事学院 周志男

    谭柳思

    四年级1班谭柳思,在我的文字里,我给这个女生起个化名叫呆萌。

    呆萌的故乡叫花香乡,一个充满春天气息的名字,让我想起了麦兜的春天花花幼稚园。

    单纯乐观,资质平平,却有很多梦想……呆萌和麦兜一样,经历着无数失望,却又时刻充满希望。

    呆萌说,我的梦想是成为一个明星,可是我唱歌不好。

    呆萌说,我不知道我能不能继续上学,我怕考不上高中。

    呆萌说,爸爸妈妈在广东,我一年只能见到他们一次。

    呆萌说,去年也有一个大学生哥哥,来到村里支教,他给我们讲了很多好玩的故事。

    呆萌说,我的眼睛有点近视了,可是我不想和姑丈说,说了他也不会信。

    呆萌说,告诉你一个小秘密,我在偷偷宿舍养了一条小鱼,它是我的宠物。

    呆萌说,老师问什么总是喜欢突击考试呢?考得东西都是平时上课没讲过的。

    呆萌说,平时我姐姐会教我跳舞,我也想成为一名舞蹈家。

    呆萌说,你们是大学生么?感觉你们都好像明星啊。

    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更多的是呆萌在自言自语,她在主动和我分享着她的故事、她的生活。当时的我却有一点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如何诉说。

    ——中山大学 张夺

    正在和远方工作的妈妈进行视频的女生吸引了大家的关注。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赵青 摄

    与韦雅岚的相遇是一个意外。

    韦雅岚正在上学前班,下半年才正式上小学,当天,她原本是来找两位上小学的表姐玩,却意外地走进了教室,来到我旁边。

    活动中,韦雅岚的两个表姐通过校长的手机与在远方工作的妈妈进行了视频通话,现场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在两个小女孩身上。韦雅岚一直看着两个表姐,羡慕的眼神,

    因为年纪小,很多问题她都回答不上来,只能腼腆地对着我笑,然后低下头摆弄自己的手指。只有当镜头扫到她时,她会立刻摆出剪刀手,甜甜地笑。到最后,我选择不再问她问题。我握着她的小手,默默地陪伴着她。

    ——江西财经大学 蔡淑敏

    和奥运冠军合影

    覃东相话不多,经常低着头默默地看自己的红领巾,在聊天的时候常常要思考几秒钟才回答。但讲到他热爱的篮球的时候,他昂着头很骄傲地说,我是队长呢!他看着篮球架说,希望有一天能够像姚明、易建联一样厉害。

    当知道坐在我们前面的姐姐是奥运冠军劳丽诗的时候,他悄悄问我:“奥运冠军是不是体育特别好?”和劳丽诗合影的时候,这个小小的篮球队长是既紧张又激动。

    我们到坡峨小学的那天,正是覃东相要和姐姐去广州找爸爸妈妈的日子。他说坐车要坐很久,还会吐。即使不舒服,也无法阻止姐弟俩急切的心,因为路的那头是接近半年没见面的父母。

     ——华北电力大学 罗智凌

    大学生记者走了,学生们挥手道别

    一张纸,裁成正方形,对折对折对折,打开,转90度再对折三次。中国人民大学的缪昕折了一朵玫瑰花,送给12岁的谭耐新,完成了两人的第一次交流。父亲去世、家庭困难的谭耐新则折出一个心形回送谬昕。

    相聚之后的分手总有些许伤感,孩子们或泪眼婆娑或含笑挥手,大学生记者缪昕说:“整个活动的时间,只够我用来认真地破冰。”

    离别并不意味着帮助的结束。参加活动的微博大V“孤烟暮蝉”在微博上发起倡议:“学校缺个阅览室,大家一起想办法吧!”立即得到了网上各界的热烈响应。

    在返程的列车上,暨南大学王雅铄突然收到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短息。“在不?”“王雅铄姐姐我是小海洋”“我好想你”“回去广东好长的路赶紧吃饭”“晚上别看电视太久了”……面对来自一个9岁小孩的关心,看着好久不用的短信界面里一条条回复,王雅铄说,她内心是别样的感动和温暖。

    (编辑 郑燕峰)

视频:拉钩梦想

    

【责任编辑:李想】
这有一封“暖男征集令”,请查收

如果你们学校、你的身边有“暖男”,请不要吝啬与我们分享这份温暖。如果你愿意,来报名参加暖男征集活动吧,让你心目中的“暖男”跃然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