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商银行与大股东博弈胜出 否决中静系终止发行优先股议案

2016-06-21 09:43证券日报

因与大股东就是否发行优先股分别提出了两个内容截然相反的议案,徽商银行与中静系双方最终在股东大会上就相悖的两个议案进行博弈。

昨日晚间,这一PK有了最终结果,在徽商银行昨日召开的股东大会上,备受各方关注的由该行大股东中静系方面临时提交的终止境外非公开发行优先股议案最终未获通过。昨日,《证券日报》曾致电中静系方面试图了解对方对于股东大会表决结果的看法,但一直未获回应。

而对于公众持股比例触及红线的另一难题,记者从徽商银行方面了解,未来该行将会争取尽快解决公众持股量不足这一问题。

中静系提交议案被否

终止发行优先股未获通过

昨日晚间十点,徽商银行终于在港交所及该行官网上同时挂出了股东大会投票结果公告。公告显示,由该行大股东中静系方面提出的终止该行境外非公开发行优先股方案,最终未获通过,而其它19项议案则一致获得通过。至此,通过“股东合理斟酌投票”,这场徽商银行与大股东之间的PK,最终以前者获胜告终。资料显示,此前徽商银行拟在境外非公开发行总规模不超过6000万股,募集资金不超过60亿元人民币的优先股,用于补充该行其他一级资本。

由于中静系方面增加了终止发行优先股这一临时提案,因此徽商银行股东大会也由原定的5月27日延期至昨日召开。根据徽商银行披露的投票结果,此次出席股东大会的股东或委托代表合计持有83.58亿股投票权股份,占该行已发行股份总数的75.64%。而在股东大会上这项唯一被否决的议案,最终否决票数比例达到77.75%,赞成票比例为22.20%,因未获得三分之二以上赞成票数,这项终止该行发行优先股议案最终未获通过。与此同时,徽商银行此前提交的发行优先股议案则获得了84.25%的赞成票,否决票比例为15.75%。

此前,徽商银行大股东——以上海宋庆龄基金会为代表的“中静系”曾向徽商银行直言,要求该行放弃预定的优先股发行计划,并就此向股东大会提交了新增议案。面对股东的紧逼,徽商银行也作出了针锋相对的选择,并未将发行优先股议案撤回。这也使得在该行召开的股东大会上,出现了发行优先股与终止发行优先股两个截然相反的议案同时提交股东表决的状况。

如今,随着终止发行优先股方案被否,徽商银行在这场与大股东的博弈中也得以笑到最后。昨日,《证券日报》曾致电中静系方面试图了解对方对于股东大会结果的看法,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应。

徽商银行方面表示,由于股东大会已通过该行境外非公开发行优先股议案,该行将继续推进发行优先股计划的开展。

公众持股比例触线难题

未来将争取尽快解决

随着股东大会决议结果的出炉,徽商银行与中静系在围绕是否发行优先股上的较量已告一段落。但由于中静系此前曾持续增持该行股份,已导致徽商银行目前公众持股比例触及25%港交所设定的红线,这一问题如何解决或将成为双方又一次较量的战场。

5月11日,徽商银行首次发布公告提示,该行公众持股比例低于香港联交所规定的25%红线。在随后的5月19日,该行再次披露,其公众持股比例已由上次公告时的24.12%进一步降至20.5%。对于出现公众持股量触碰红线的原因,徽商银行表示,这主要是由于该行股东上海宋庆龄基金会通过其中静系的控股公司持续进行H股增持所致。

据《证券日报》记者了解,上海宋庆龄基金会间接控制中静新华资管、中静实业、Wealth Honest和中静新华资管(香港),这4家公司目前分别持有徽商银行2.04亿股内资股、4.45亿股内资股、8.69亿股H股和0.28亿股H股,合计持股数量占该行总股本的13.99%,为该行第一大股东。但上海宋庆龄基金会对如徽商银行股权投资的事情是不直接参与的,这一系列增持行动的推手是中静系。而其对于徽商银行最近一笔的增持行动则是在5月12日,通过Wealth Honest以场外收购方式购入徽商银行4亿股H股。

徽商银行曾声称,将采取包括“建议主要股东减持其所持的股份及/或配售新股份等”措施,确保股权结构达标。但中静系方面似乎并不愿减持而只接受配售股份这一方案。中静系曾向徽商银行董事会抛出了建议非公开发行H股的方案。业内人士表示,中静系此举是力图在不减持所拥有徽商银行股份的情况下,促使该行公众持股比例回升的又一举措。

对于公众持股比例触及红线的这一难题,据记者从徽商银行方面了解到,未来该行将会争取尽快解决公众持股量不足的处境。

自5月中旬徽商银行披露公众持股量不足以及与大股东中静系矛盾公开化后,该行股价大多数时间处于下跌态势。然而就在上周五及本周一两个交易日,徽商银行股价则走出放量上攻态势,连拉两根阳线,两个交易日的涨幅分别为1.99%和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