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新闻频道-- >> 中国青年报新闻
APP下载

大学生求职花销日渐加大

从租房、交通到个人包装,各种支出都在涨

发布时间:2016-06-14 06:17 来源:中青在线 作者:白皓 冷桂玉

  公交车8元、午餐5元、扫帚15元、晚餐5元、充话费50元……即将大专毕业的肖爽记下了一天的花销。从去年年底开始在贵州贵阳市东奔西走找工作到现在,她养成了每天记账的习惯,也学会了计算和比较各种成本。

  肖爽相信自己总有一天能找到合适的工作,但日渐增加的找工作成本,让她感觉“压力山大”。

  租房、交通、装扮等硬性花费较大

  “借钱是我这段时间做得最多的事情。”肖爽说,这是她目前最大的苦恼。

  因为家里的经济状况不好,肖爽不愿意向家里伸手,但为找工作增加的硬成本是逃不掉的,尤其每月500元的房租成了她要面对的“头号支出”。

  她所租住的地方,是一个即将拆迁的“城中村”里的单间,环境嘈杂,洗澡、上厕所都不方便,但这已是肖爽能找到的性价比最高的房子了。她为这每月500元房租纠结了很长时间,但看着同学们纷纷为了增加找工作的机会搬出宿舍在市区租房,她最终决定咬牙负担。

  有了暂时稳定的“小窝”,肖爽开始不断地投简历。人才市场招聘会、报纸招聘信息、街头的公司广告都是她获得招聘信息的渠道。有人提醒她简历做得不够好,她上网花了几十元,请别人帮忙做了份新的简历,这笔开支相当于她好几天的饭钱。

  每天出门投简历、面试,即使都坐公交车,每月的交通成本也需要上百元。眼看着生活日渐拮据,肖爽开始晚上在闹市街头摆地摊,“维持生活”。

  为了面试时看上去更精神、职业,在学校素颜了3年的肖爽开始学着化妆。她在网上淘了一套“能将就用”的化妆品,又花几百元给自己购置了一身正装。

  肖爽发现,租房、交通、装扮等花费也是身边同学在求职中主要的“硬花费”,有的同学靠干临时工、兼职或者摆地摊贴补一些,绝大多数同学还要靠父母支持。

  肖爽心里清楚,假如再找不到工作,靠摆地摊赚的钱肯定不够养活自己,“实在撑不住只能跟家里开口了”。

  一次“公考”花掉一个多月生活费

  罗远银出生在贵州遵义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高中毕业后考上深圳大学,被父母和乡亲视为村里的骄傲。如今,看着家乡火热的发展速度,她准备回到贵州参加公务员考试,找一份体制内的工作。

  贵阳和深圳两地的距离1206公里,4月15日,罗远银捏着一张342元的火车票,从深圳返回贵阳“赶考”。对在大学期间经常靠兼职来补贴生活的罗远银来说,买火车票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罗远银算了一笔账:贵阳、深圳两地往返的火车票价格是684元,考试的资料费239元,考试费100元,加上在贵阳考试期间的食宿费和交通费,自己一次考试就花掉了约1300元。

  此前,罗远银参加过一次“公考”,但考试结果并不尽如人意,她以一分之差和面试机会失之交臂。4月的这次考试机会,她觉得自己“志在必得”,但她心里清楚,两次考试会花掉两个多月的生活费,这样高成本的“赶考”,很难再持续下去。

  正在上“公考”培训班的贵州民族大学会计学专业学生冯守雯感慨,家人给她报的这个班培训费竟然要5000元,这几乎是她过去一年的大学学费。

  罗远银的一个同学已经考上了公务员,备考时在培训班花了3万多元。她打趣道:“现在找工作不仅拼能力,还得拼家里的实力啊!”

  罗远银计划,如果这次考试的笔试通过,自己也要报一个面试培训班,许多同学告诉她,培训之后就是比没有培训过的有优势。

  个人包装消费增加

  大学毕业生杨海在面试前一天租了一套不错的正装,两天租金约100元。他感觉,如今的招聘中,第一印象越来越重要,外表形象如何,有时候会决定自己能否获得那个岗位。

  在即将大学毕业的冉婧看来,在拼脸的时代,颜值是张门票。

  迈进职场前夕,妈妈带着冉婧走进了贵阳市一家整容医院,从小到大,冉婧一直认为自己的鼻子不够挺拔,这一次,妈妈决定支持小冉隆鼻,让冉婧未来的竞争中能多一分自信。

  整容医院的导医介绍说,在这个毕业季,学生进行微整容的需求特别火爆,像小冉这样选择“动五官”的大三大四学生,占医院客源的一半以上。

  和医生一番沟通后,母女俩决定尽快进行一项名为“国产膨体”的隆鼻手术,在宣传单上,这项手术的标价为6800元。

  趁着母亲去洗手间的功夫,冉婧偷偷和医生商量再加一个“鼻小柱延长”项目,做这个项目需要额外付费,宣传材料上的标价为2000元。冉婧告诉医生,自己可以承担增加的费用,“只要看着效果好就行”。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肖爽、杨海、冉婧为化名)

  本报贵阳6月13日电

【责任编辑:陈超国】
你可能还喜欢看
热点新闻更多>>
图片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