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新闻频道-- >> 中国青年报新闻
APP下载

这三万元彩礼通向我的人生新阶段

发布时间:2016-05-20 06:34 来源:中青在线 作者:王双苟

  餐桌上红纱布包里裹着一叠儿钱,厚度2.8厘米。这3万元通向我的人生新阶段。

  “不算什么,就是我们家的一点儿心意。”我未来的婆婆言笑晏晏。

  我们都刻意回避了“彩礼”这一称呼。那更像是刀耕火种时代的一种尴尬习俗。太阳落山,姑娘被架上另一个家庭的队伍。马蹄声哒哒远去,洗手羹汤的媳妇身份开启。一盆泼出去的水。

  “又不是卖女儿!”说起网站弹窗的天价彩礼新闻,我妈翻个白眼,“嘭”地把一盆红烧肉摆上桌。已经上了6个菜,她还在厨房忙活。

  对于我父母来说,一旦抱着卖女儿的心思,多少彩礼都是尴尬的。一个读到硕士的知识女青年,出得厅堂叫得外卖,3万元是贱卖,30万元就不是贱卖吗?

  在我心中,父母是《倚天屠龙记》里的汝阳王。千金和一个穷小子跑了,再相见,第一句话仍是:“敏敏,住不住得惯?身上可带有钱银?”

  我无法跳出小康家庭的生活圈,去对他人的生活指指点点。一个女孩身上挂着全家的面子和全村的嘴。但作为新时代的青年,长久以来,我们觉得:男生必须要为婚姻大出血,和女生必须要牺牲事业顾家一样,都是性别歧视。

  “我不就是出不起那钱么。我爱她啊。”在我闺蜜的婚礼上,一个男同学触景生情。

  这从来就不只“我爱你”就行的事儿。家庭,是经济社会的组合单元,谈婚论嫁,怎么能不谈钱呢?

  为什么我们越来越不提嫁妆,而彩礼则风潮不断?

  我的男同学不是婚礼上唯一忧伤的男人。在气球和花朵间,闺蜜父亲似乎一直不高兴。直到席散酒冷,一个人坐定,背影沉默成一座山。

  订婚饭吃到终局,我那汝阳王一样高大发光的父亲喃喃说:“我怕你过得不好。”

  父亲们知道:女儿走入婚姻从来就有隐含代价的。在月嫂走俏的年代,家庭主妇的付出并不受待见。怀孕与育儿则是女性在职业市场上的坎儿。离婚在社会评价上对女性造成的伤害远高于男性。

  对于女生家庭来说,婚姻可能是一场对赌。女方与女方家庭的社会资源越丰厚,越输得起。

  总要求一点儿保障,面子上的也好,心理安慰也好。

  “你爱我吗?有多爱?”恋爱中的人老爱问。答案是什么并不重要,发问本身就是一种要求。

  “你的家庭会爱我们的女儿吗?有多爱?”这是我父母心里的问题。

  最后那3万元被我和他带到了北京,毫无仪式感地花在了吃吃喝喝和看电影上。父母们均表示满意。

【责任编辑:罗征】
热点新闻更多>>
图片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