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暖闻周刊 > 新闻频道

八旬婆婆照顾瘫痪儿媳24年 摔伤后三兄弟接力照顾

作者:石代强
2016-05-18 09:53 来自 华西都市报 作者:石代强

  朱鸣鸑老人在照顾媳妇休息。

  朱鸣鸑老人搀着媳妇做训练。

  5 月 17 日一大早,家住内江市中区大自然小区的朱鸣鸑(yuè)老人在二儿子朱友平的搀扶下,离开家前往医院看病。今年86岁高龄的她平时身子骨硬朗,不过因为前段时间摔倒后受了凉,左臂关节有点痛风,左手也肿了起来,干不了活。无奈之下,她才决定去医院看病,将照顾大儿媳郑明素的工作交给了刚请来不久的保姆阿姨。洗衣、买菜、做饭、给儿媳穿衣服裤子,这些活朱鸣鸑干了24年,如今突然清闲了下来,朱鸣鸑显得有点手足无措。

  1992 年,郑明素因车祸导致尾椎骨受伤,后因延误了治疗导致瘫痪。而后,随着大儿子的去世,朱鸣鸑就担任了郑明素“保姆”的角色,这一当,就是24年。其间,三个儿子曾多次劝说老人与他们住在一起,但考虑到大儿媳妇的情况,再加上孙女尚小,朱鸣鸑没有答应。

  A

  长媳遇车祸 延误治疗瘫痪

  17日下午,当记者来到位于大自然小区的朱鸣鸑家时,她还在睡午觉,只有保姆阿姨和郑明素在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她说话不清楚,我刚来两个月,还不太习惯,所以大多数时候都是听她说,自己点头附和。”保姆阿姨说。

  当记者表明来意,希望能与朱鸣鸑老人交流一下时,保姆阿姨起身准备叫醒正在午睡的老人,郑明素出声阻止了。“婆婆上午出去跑了一圈,很累了,让她再睡会,只有让你多等一会了。”一边跟记者道歉,郑明素一边断断续续的讲着这些年来婆婆照顾自己的不易。

  记者了解到,朱鸣鸑有4个儿子,郑明素是她的大儿媳妇。1992年,朱鸣鸑从内江长江机床电器厂退休,跟随大儿子一家来到温江定居。几个儿子都事业有成,各自在自己的单位干得很好,再加上孙女的到来,更让朱鸣鸑感到晚年幸福。好景不长,到温江两个月左右,郑明素就在骑自行车上班途中,遭遇了车祸。“本来当时发生车祸并不很严重,只是尾椎骨错位。但是去医院检查时,医生没有检查出来,延误了治疗,所以就瘫痪了。”原本幸福的一家,因为这场车祸,变得有些支离破碎,郑明素的脾气也开始变得暴躁。

  瘫痪或许并不是最可怕的,最让郑明素感到心烦意乱的,是神经被压迫,导致说话不利索,稍微长时间说话,就会感觉自己喘不过来气。很多次,有人问郑明素事情的时候,因为无法清晰的表达,她只好摇头或者直接用手势代替。

  B

  24年照顾 婆媳俩亲如母女

  很多人为如何处理婆媳关系头疼,朱鸣鸑与郑明素这对婆媳,却可以根据模糊不清的话语,乃至一个手势,就读懂对方想要表达的意思。当记者跟保姆和郑明素聊到一半时,朱鸣鸑老人醒了,来到客厅。这位在保姆阿姨眼里平日很健谈的老人,今天却将更多说话的机会,让给了媳妇。

  “平时家里就我们两个,说话聊天的时候都是家长里短,说得不多,难得有人来,她高兴,就让她多说说话,对身体有好处。”据朱鸣鸑老人介绍,郑明素因为说话不利索,不能被人打断,一旦被打断,她就会很难受,有种憋气的感觉。记者看到,为了让郑明素说话不那么累,朱鸣鸑时不时的还会替她抚背顺气,提醒她慢点说。

  说起这个瘫痪的儿媳,老人眼里透露着心疼。瘫痪过后,郑明素脾气暴躁,经常哭泣,朱鸣鸑理解媳妇心里的抑郁,经常开导她。2000年,大儿子不幸患病去世,郑明素变得更加沉默,朱鸣鸑就做起了这个家的主心骨。“即便她年纪再大,在我眼里都还是孩子。她离开自己的家来到我家,我就将她视为自己的女儿。”老人说。

  每天端茶递水,倒尿盆,洗衣做饭,全落在了老人的肩膀上,老人没有一句怨言。每天接送孙女上下学,给媳妇讲孙女的学习情况,在学校的趣事,逗媳妇开心。渐渐的,郑明素从瘫痪和失去丈夫的悲痛中走出来,开始愿意跟人交流,脾气也变得和以前一样温和。朱鸣鸑有打太极的习惯,天气好的时候,就会用轮椅推着媳妇来到公园或者小区楼下,晒晒太阳,或者打一段太极给媳妇解闷。有时候郑明素会自己推着轮椅帮婆婆洗菜切菜,用自己模糊不清的话语给婆婆讲笑话。

  正是因为长期锻炼,老人家的身体一直很好。“在孙女还未独立之前,我就是媳妇的依靠,我绝不能比她先倒下,所以我坚持锻炼,有点小病痛都会及时去看医生。”朱鸣鸑说。

  不过,随着年事已高,老人的身体也开始大不如前。去年,老人在家里就摔倒了几次,住了四次院,最严重的一次,导致腰受伤,需要卧床3个月。这也成为老人阔别20多年后,再次回内江定居的契机。

  C

  三兄弟合力 照顾大嫂和母亲

  对于朱家老二朱友平来说,母亲照顾大嫂这二十多年,给他们三个兄弟做出了表率。“我们家应该算是书香门第吧,从小受到的教育就很传统,几兄弟感情也很好。大哥走了,大嫂又瘫痪在床,我们几兄弟不可能放着不管的。”朱友平说。在此之前,朱友平与两个弟弟曾经商量过,将母亲和大嫂、侄女接过去一起住,但老人家都拒绝了。“母亲心里放不下大嫂和侄女,担心接到一起住有许多不便。作为儿子,我们只能支持她,尽力去帮大嫂,给母亲减轻负担。”

  去年,老人腰受伤后,需要住院3个月,朱友平与两个弟弟一合计,就趁机将母亲与大嫂接回了内江照顾。为了方便自己照顾,朱友平专门挑选了一个离自己家较近的小区,每周一三五买好菜去看望母亲和大嫂,给她们做饭,收拾家务。直到前不久,因为家里事情比较多,朱友平的小孙女要上学,爱人在上老年大学,忙不过来,朱友平只好请了一个保姆,每天照顾两人,费用则由三兄弟共同承担。

  如今,朱友平和弟弟们在乐贤一小区内买了一套房子,尽快让母亲和大嫂搬进去住。“大自然小区没有电梯,大嫂几乎不可能出去。等搬到电梯公寓后,就可以由保姆带着大嫂出去透透气,晒晒太阳,对她们身体都好。”此外,朱友平还和远在北京工作的侄女商量过,等到朱鸣鸑老人家百年之后,将大嫂留在内江,由三兄弟接着照顾。(记者石代强)

【责任编辑:李想】
这有一封“暖男征集令”,请查收

如果你们学校、你的身边有“暖男”,请不要吝啬与我们分享这份温暖。如果你愿意,来报名参加暖男征集活动吧,让你心目中的“暖男”跃然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