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新闻频道-- >> 中国青年报新闻
APP下载

迫于银行限薪还是为了金融创新

喝下辞职酒,银行行长成了创业者

发布时间:2015-12-08 05:06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陈璐

  CFP供图

  11月16日,AA金融的第一款产品都推出了,还是有人管创始人曾超叫“曾行”。

  半年前,这位华夏银行陶然支行前行长离开银行业,成为名副其实的创业者。他的合伙人是前加拿大福瑞斯珂风险管理公司执行董事赵长一和另一位银行高管,3个人放弃了体制内稳定的工作,创办了非标债权交易平台AA金融——一家使优质企业和项目得以更为高效的融资,也为大众及机构提供更为安全的投资渠道的互联网金融公司。曾超解释,“我们想做普惠金融,降低投资门槛,让老百姓买到以前在银行里只有少数优质客户享受到的、高收益又安全的产品”。

  他们辞职的时候,媒体曝出37位银行高管扎堆儿“出走”,包括交行第一副行长钱文辉、兴业银行副行长陈德康、中行副行长岳毅及中银香港副董事长等重量级人物。坊间猜测,这是因为银行限薪和受互联网冲击,业务不好做有关。

  “我的选择和限薪无关。”曾超坦言,银行系统内的确开始降薪,但自己是在未受影响前就作出决定的。在他看来,再怎么降薪,银行也属于较高收入行业,37岁的年纪换工作绝不是仅仅为了钱。

  放弃“金饭碗”不是任性,是因为他们感受到了时代“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召唤。3个人都注意到,李克强总理三番五次提金融创新,这些干了十几年金融的人觉得时机到了,该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

  这种理想在银行内难以实现吗?

  赵长一说:“也不是做不成,但需要时间,我想在这个时间档口更快地推进这件事。”

  曾超补充:“现在我算是年轻的,但再过10年、20年,再开始做,可能我有心也无力了。”

  想要做金融创新的人不仅他们3位,市场上各类互联网金融项目比比皆是,也有一些高利率的P2P平台跑路事件出现。

  12%、13%、14%……曾超看着一些互联网平台上推出的超过10%的金融产品觉得“害怕”。他从金融角度难以理解,自己把钱放在一个刚成立几个月的互联网平台上,用户都不知道把钱借给谁了。而且,如此高的收益,意味着用款单位要承担超出至少2倍的利率借款,如今很少有行业能在短期内有如此高的利润,只可能是短期投机行为,这风险太大了。

  “陌生、小额、多次,符合互联网的精神,但绝不能忽略金融的风险。”曾超说。

  这位在银行从业10多年的人一直在强调,“做金融工作不能亏本,一些平台的规模可能有上百亿元,这在金融体系内是很小的规模,但如果放在一个平台上,哪怕只有1%的损失,这损失的1亿元意味着背后有成千上万的用户和家庭。很少有平台能够承担这样的损失,这可都是老百姓的血汗钱”。

  这并不是强词夺理。还在银行时,曾超赶上了以余额宝为主的“宝宝们”带给银行的冲击,当时银行的流动性资金急剧减少。他认真研究过这些“宝宝们”,发现内在逻辑是平台通过大量用户的小额投资汇集成大额基金,平台再存放银行进行同业存款,并没有真正应用于实体产业,而“金融的根本是服务实体经济”,他那时就预料到“宝宝们”的高收益不会持续。

  “正儿八经做金融的。”曾超特别强调自己的团队特色,创始人均出身中国主流银行总行级客户部门。自己担任过中国农业银行总行公司业务部高级经理、九鼎投资副总裁,是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金融学博士。曾任中国银行业协会资格认证委员会风险管理组组长的赵长一担任风险总监。多年的经验积累了大量优秀的客户资源,这些优秀的客户资源是平台安全的基石。

  当曾超把辞职的想法和领导说时,领导的第一反应是:“你是不是想跳槽?”那时单位刚宣布曾超带领的支行成为2015第一季度绩效考核全北京第一,工作能力有目共睹,领导一直在挽留这位人才。

  “我和领导解释了好几次,他才明白我是真想干这个事儿。”曾超离职时和原单位关系处理融洽,在把工作交接给了新行长后正式离职。

  辞职手续的最后一个章盖完,同事们欢送宴上的最后一杯酒喝尽,曾超再也不是行长了。

  变化如约而至。

  创业后,曾超好几个月没睡过好觉。之前虽然和现在一样有压力,一样奔波,但曾超能感觉到有“系统”在支持着自己,大到制定规章制度,小到铅笔纸张,这些都有人操心。在业务方面,还有3个副行长辅助他。

  好在,两年前曾超调任至陶然支行时,这家银行就是他从租房子开始一手办起来的,创办一家新公司的流程他并不陌生。

  渐渐地,曾超习惯了。每当他带着新公司的名片去谈项目,总会有“三大问”:一是,你真的辞职了吗?二是,你们的项目和原来的银行有关系吗?三是,你做的和以前有什么不一样?

  虽然解释花费的时间长了,但是效率提高了。在银行时,每一个流程都需要经办人、负责人、分管副行长经手,如果有一个流程卡壳,或许要延期1个月。现在,只要客户拍板决定,公司这边即可迅速推进。

  “成就感更高。”曾超明白,以前坐在谈判桌前的是他,背后有着金光闪闪的银行招牌。现在,他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公司创始人,如果这些客户还愿意和他合作,那是真正信任他的产品。

  AA金融推出的第一款产品是北京城建道桥集团融资计划。拟融资项目是西安阎良国家航空高技术产业基地的张新社区保障房项目,一方是奥运场馆的主建筑商之一,一方是国家级产业园区,双方都提供全额连带责任保证担保。投资门槛为1000元,刚推出市场反应不错。

  截至目前,AA金融已经有明确合作意向的客户10家,意向合作额度120亿元。这第一批客户是“刷脸”得来的,团队清楚地知道这不是长久之计。接下来的任务是要挖掘更多高质用户,寻找上市企业。

  第一款产品上线这天,曾超连续发了4条朋友圈介绍AA金融,每一条朋友圈都配了关于项目数百字的详细介绍。这还不够,第二天他又发了3条朋友圈。此前,他几乎不在朋友圈内分享任何内容。

  “你更喜欢‘曾行’还是‘曾总’?”中国青年报记者问他。

  曾超笑笑,用指头敲了敲桌面,说:“叫什么不重要,关键是我做的这件事。”

【责任编辑:陈超国】
热点新闻更多>>
图片阅读更多>>
热图
融媒
1/3
中青在线网评
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