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新闻频道-- >> 国内新闻
APP下载

未来的人类:都会变成天才的“半机器人”?

发布时间:2015-09-17 09:37 来源:新华视点 作者:姬少亭

    

    你能想象么?有一个创新大会,让联合国千年计划负责人、经济诺奖得主、外星采矿投资人、电影导演、太空垃圾打捞者、寻找外星人的学者、城市规划设计师、食品概念设计师、音乐人、艺术家、胶囊高铁CEO同台演讲。

    作者:姬少亭

    9月14到16日,由APEC工商咨询理事会和APEC中国工商理事会共同主办的“2015全球创新者大会暨APEC青年创业家峰会”在京举行。

    大会横跨了科技与文化两大领域,邀请到来自美国、日本、德国、加拿大、澳大利亚、以色列、西班牙、意大利、荷兰等近20个国家的优秀创业者,围绕投资、科技、生命科学及艺术等领域进行交流和探讨。

    在北京将台路的898“粮仓”里,千年计划项目总裁杰罗姆·格伦(Jerome C. Glenn),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大繁荣》作者埃德蒙·费尔普斯(Edmund S. Phelps),硅谷银行亚洲总裁、浦发硅谷银行行长蒋德(Dave A.Jones),《狮子王》导演罗伯·明可夫(Rob Minkoff), 《大圣归来》总制片人、出品人路伟,果壳网创始人姬十三,新加坡 Astroscale创始人、CEO冈田光信等等,展开了对未来的不设限畅想。

    这是与会嘉宾正在讨论未来的娱乐场景。论坛组委会 供图

    1人将成为半机器人

    “未来的世界会变得更加复杂,而且会比人们预期的更加快速的发展。”千年计划项目总裁杰罗姆·格伦为大会带来了他的《未来发展报告》。

    他认为,中国在过去25年的发展与未来的25年相比,将会相形见绌。

    “我们认为什么是可能的,是基于我们对未来的看法。如果我们认为过去25年发展是这样的,那么我们对于未来范围的预测就会是错误的。”他说,在上世纪70年代,人们会认为互联网在全世界的实现是不可能的。

    格伦说,今天人们开始增强人脑的功能;他预测,到2025年人们会变成天才,而现在,大家根本不会相信世界上所有人都会变成天才。

    在格伦眼中,考虑可能性是最为重要的。“如果我们不能看到重要变化的可能性,那我们就不会采取措施,那这个变化就不会发生。比如英特网就花了比我们所想的更长时间,所以我们必须发明蛙跳式的技术。”

    在他的观察中,现在,人工智能已经可以不需要人的帮助,自己去编写和改善自己的编码,所以人工智能会变得越来越智能,与此同时,人类已经实现了脑对脑的通讯。

    “将物联网、人工智能、脑对脑通讯结合在一起,会发生什么呢?”格伦提出了这样的问题。

    他预言,在未来世界,人类意识将会和技术结合,人成为半机器人。“我们跟墙对话,墙会给我们回复,我们还可以跟T恤说要洗这件衣服。”他说,“我们就生活在这样有意思的世界中。”

    他提出,这样的变化,人类必须面对。“如果我们什么都不做,那么这些事情会在其他地方发生。”

    2创新比创业复杂得多

    “‘创新’与‘创业’含义不同,创业通常意味着识别、抓住机遇以获得财富,而创新则要复杂得多。”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埃德蒙·费尔普斯14日在京接受记者专访时说。

    他提示中国的创业者,不应仅仅聚焦互联网经济,医疗、教育领域也存在诸多创新机遇。

    埃德蒙·费尔普斯是200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就业与增长理论的奠基人。如今,他将中国经济作为研究重点,现任闽江学院新华都商学院院长。作为长期关注创业与创新的学者,埃德蒙·费尔普斯著有《大繁荣:大众创新如何带来国家繁荣》一书。2013年,该书在美国与中国同步出版。

    “创新者更关注过程,因为他们觉得自己做的尝试很有趣,因未来的不确定性而兴奋、激动,不只是为了钱。”埃德蒙·费尔普斯说。

    对此,长江商学院院长项兵表示认同。他说,中国不仅仅需要财富驱动的创新,也需要兴趣驱动、理想驱动、责任驱动、担当驱动的创新。年轻人不仅应关注科技领域的创新,也应重视社会工作和全球治理的创新。

    费尔普斯还表示,如今,中国形成了一种鼓励创新的文化,这是年轻人的福气。与美国、欧洲等其他地方相比,中国年轻人创新的激情更高,这是令人鼓舞的现象。

    3 行动主义完胜完美主义

    作为电子商务十六年的创业者,敦煌网创始人王树彤认为,今天大家看到很多的大趋势,其实应该来源于十年以前“非常孤独的设想”,或者是“非常孤独的实践”。

    “今天我们看到全球价值链在未来更加一片混沌和界限模糊,我们看到整个全球贸易市场将是不断被颠覆的市场,跨界交融,跨界渗透,你们可能永远想不到明天我们的竞争对手来自于何处。”她说。

    对于全球价值链的未来,她提出了一个词Glocal——全球本土化。

    她将未来看作是国际化和本土化的结合:一方面需要把全球作为一个正比的单一市场,在这个市场里构建全球价值链,整合优势资源,使得这些单点的创造能够被全球所用;另一方面,本土的企业参与到全球的价值链的分工和整合里,他们的创新能力也被纳入到全球的供应链中,从而得到放大,被全球共享。

    她看到,在未来的全球价值链中,没有边界;可能所有现在的格局都会有所突破,都在进行跨界的渗透,跨界的交融。

    “我们相信,只有一种理论可以让我们在未来能够有一线生机。我们把它叫做done is better  than perfect,我们没有完美,必须在快速的尝试、快速的演进、快速的迭代之中不断地创新,这会是一个不设限的未来。”她说。

    4 用可穿戴设备看微电影在由音乐人孔令奇主持的“未来的娱乐场景”对话中,《狮子王》导演罗伯·明可夫和他的合伙人皮埃德罗·文塔尼,香港艺术发展局主席、香港国际电影节协会主席王英伟,以及《大圣归来》总制片人、出品人路伟一起坐下来,同台研究未来电影的样貌。

    “你可以坐下来,在影院里面看这个故事在你身边环绕。在这种虚拟的环境当中,你感觉到自己是那么被隔离,那么的渺小。”T62传媒主管合伙人皮埃德罗·文塔尼说,其实这是一种新的媒介渠道,用视觉效果来创造震撼的观众体验,呈现给观众一种不同的讲述事件的方式。

    罗伯·明可夫说电影已经开始运用很多新的技术,比如3D技术和虚拟现实。他认为,3D技术还会不断演进。

    明可夫说,虽然3D电影已经非常普及,但很多观众仍然喜欢2D,是因为它的故事吸引人,所以要关注“进入式的观众体验”。

    “一个是外在的体验,另一个是内在的体验。当一个故事很震撼你的时候,它通常是打动了你的内心,让你感同身受。”他说。

    王英伟认为,未来的方向有两个,大的电影要在电影院看,小的电影可以用虚拟现实的可穿戴设备看。

    虽然现在很多看好中间大小的屏幕,但是他认为,这两个方向将会压缩中间大小的屏幕的生存空间。“大电影是要社交的,小电影是非常适合自己的。”

    同时从电影的投资上看,王英伟看好的是院线里的90分钟、120分钟大电影,也认同现在网络上逐渐兴起的10分钟、20分钟的微电影。

    对于10分钟电影,孔令奇十分好奇,他发问明可夫:“如果给你10分钟,你怎么去导演《狮子王》?”明可夫唱起了《狮子王》的主题曲。

    “一首歌,然后结束。”说完,明可夫哈哈大笑。“把电影压缩在10分钟,把它压缩那么短,能把情感传递出来吗?”孔令奇继续追问。“是可以的。”明可夫表示,真相是10分钟电影不是一个创新问题,整个电影行业刚起步的时候就是非常短的电影片段,最初的迪士尼电影就是6分钟,后来经过逐步的扩张,时间才越来越长。但短片在网络上再次成为趋势,尤其是在网络支付十分方便的今天。

    《大圣归来》总制片人、出品人路伟对“6分钟电影“表示支持。他非常关注移动设备和碎片化的需求。他的调研结果显示,动画短片最好不要超过7分钟。

    路伟认为,动画电影表演大过故事,而实拍电影故事大于表演。所以他非常乐意投资动画微电影。事实上,对于电影来说,从来没有停止进化,今天甚至已经可以用手机制作电影了。

    “创新推动电影变革,并不是最近发生的事。”文塔尼说,讲故事的方式几千年来不断演变,将来还会持续发展。参与采写:王健 王晓洁 崔元磊 卢星吉

【责任编辑:邓江秀】
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热点新闻更多>>
图片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