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 热点
APP下载

日本老兵:将战争记忆和史实传递,才能吸取教训

日本侨报社出版第21本反战书

发布时间:2015-08-26 11:15 来源:中青在线 作者:蒋肖斌

    中青在线讯(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蒋肖斌)   日前,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日的前夕,日本侨报社出版了其第21本反战图书——《2014年的8.15》。从2000年以来,侨报社在每年7月7日或者8月15日,都会推出一到两本反战图书,15年来未曾间断,其中包括《我认识的鬼子兵》、《日本新历史教科书批判》、《一个人的抗战》、《鬼子又来了》、《尊严:走过半个世纪的花冈事件》、《寻访伪满洲国的日本侵略遗迹》等。

    侨报社总编辑段跃中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2014年的8.15》由“日中友好8•15之会”编著。该会前身是1961年8月15日成立的日本著名反战和平团体“日中友好原军人之会”。50多年来,该团体编辑出版了500多期《8.15》日文版月刊,刊载了大量参加过侵华战争的原日本军人的回忆证词,详细记录了日军曾在中国犯下的罪行。从2004年开始,日本侨报社把《8.15》月刊合订成书,以系列丛书的形式出版发行。

    段跃中说:“《8.15》月刊结集出版后,进入日本的流通系统和图书馆系统,在数据库里都能检索到,有利于研究者的购买、查阅,为历史留下记录。”段跃中坦言,这套“很厚、如同年鉴”的系列丛书并不好卖,出版资金全部由侨报社承担,但仍然坚持一年一本地做下来。

    日本侨报社成立于1996年4月,创始人、总编辑段跃中1958年出生于湖南,曾任《中国青年报》记者、编辑,1991年赴日留学。侨报社从1998年开始出版业务,截至2015年8月,已经出版了介绍中国社会、经济、文化以及中日交流的书籍290余种。

    除了《8•15》系列丛书,侨报社还出版了其他一系列反战图书。第一本是2000年出版的由留日学生方军所写的《我认识的鬼子兵》。该书内容最初发表在中国青年报“冰点周刊”,后扩展成书。

    当新世纪到来时,侵华日军老兵的生命也快走到了尽头。方军采访了亲历抗日战争的“最后一批人”,包括老八路、国民党抗战将士、侵华日军老兵、被日军强掳的劳工、强掳为性奴隶的老妇、当年归国参加抗战的华侨、美国援华飞行员等。

    段跃中介绍,2012年,侨报社出版了第18本反战图书《个人版日中战争史》,书中记录了“日中友好8•15之会”会员志志目彰对靖国神社、慰安妇、百人斩等历史思考。该书内容原在《8.15》月刊上连载,侨报社为其结集出版了单行本。

    日本著名媒体人本多胜一在对该书的推荐语中写道:“少年当年就读的陆军幼年学校,曾被称为‘培养军官的摇篮’,但军队式的教育也没能驱走少年心中的疑惑。报纸上所吹嘘的‘百人斩’原来并非真正的肉搏战,砍杀的是手无寸铁的俘虏。这也太残忍、太奸诈了吧!”

    1942年太平洋战争开战,时年14岁的志志目彰就读于日本陆军幼年学校;1945年战争结束时,他正在路军预科士官学校就读。当年的少年军校生如今已是耄耋之年,而让志志目彰忧心的是,今天的世界局势与二战前、战中的形势多有类似之处。志志目彰曾在一个研讨会上就“百人斩”发言,但当场遭到主讲人的反驳——称不过是“青年军官在吹牛而已”,这名主讲人还是日中关系领域的知名学者。志志目彰说:“信赖和友好不是单向的,需要双向的努力。将战争的记忆和史实记录不断传递下去,我们才能真正吸取当年的教训。站在战争与和平的十字路口的日本,想要守卫自己,需要的正是这方面的努力,而不是加强军备。”

    2003年,侨报社曾出版日本老兵赴山东谢罪的记录《鬼子又来了》。该书作者盐谷保芳1942年参军,在中国山东与八路军有过多次交锋,战后被关押在西伯利亚,之后在回到东京。他说:“我始终没有忘记在战争中干的坏事。”

    面对“如果不反省过去就没有将来”和“过去那么久了还有什么用”两种观念,盐谷保芳选择了前者。1985年,他和90多个战友一道,以谢罪的目的访问中国。从这一次开始,盐谷保芳制定了5年计划,重走曾经的中国战场,并向战场周边的中小学校捐赠文具等学习用品。5年计划实现后,盐谷保芳依然没有停下脚步,他希望能让中国“更加具体地了解战争”,陆续向中国的博物馆捐赠了日本旧军装、军刀、勋章等历史证物。

    段跃中说,安倍内阁今年7月16日强推“安保法案”后,日本民众的反对意见较大,呼吁日本不能再重蹈战争覆辙。“从最近媒体的报道来看,不仅是学者、法学界,还有学生、老年人、家庭主妇,都上街参加了反对游行示威。当然也有支持安倍的人在游行,但只有200多人,还戴着墨镜,遮遮掩掩不愿让人认出。相反的,反对安倍的游行队伍声势浩大,而且光明正大。”

    如今,“日中友好8•15之会”的会员都已高龄,人数每年都在减少。每年7月7日,侨报社都会和他们举办交流会。而在交流会之前,大家先要悼念在上一年中去世的日本老兵。

    “很多日本老兵在临死前想说一些心里话,只是很少得到关注。像盐谷保芳,今年已经94岁高龄,基本不能说话了。”段跃中说,“抢救侵华日军老兵的历史,肯定不是侨报社一家能承担的工作。在日本,有一些学者、作家没有经济支持,凭着良心在做一些反战的工作。这些人在日本是异类,在中国也没人知道。我觉得与其拍抗日神剧,不如来抢救这些日本老兵的历史,让更多中国人知道。”

【责任编辑:邓江秀】
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图片阅读更多>>
热图
融媒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