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金三银四”找工作 围观几代人求职“秀”

http://www.cyol.net 2015-04-10 14:47 中青报订阅 收藏本页

来源:央广网

  上世纪80年代初,父母退休后,由其子女办理手续,进入父母原工作单位上班,顶替空下来的名额,当然不一定要继续做父母原来的工种。这种方式既可解决职工子女的就业问题,又可解决单位的缺员问题。

  ——60后有话说:

  60后求职记忆:工作靠接班不费吹灰之力

  早在1981年,韩广志还是个14岁的小男孩,在农业局工作的父亲面临退休,他理所当然地接了班。随即他的户口也被转为非农业户口,被安排在办公室工作。每个月拿着三四十元的工资,逢年过节单位也会发一些小福利,这使得他成为朋友们羡慕的对象:“小志现在也吃国库粮了!”而在韩广志的印象里,那时他也没在意过工作的事儿,只记得不用继续读书这事儿让他很开心。

  虽然一个职工只有一个接班名额,但是韩广志家里的兄弟姐妹可以靠读书来被安排工作,“那时候不管大学本科还是中专毕业,都会有很好的工作。”韩广志说,姐姐学了水利专业,毕业后被分配到县水利局工作,而弟弟学了电子机械专业后被分配到汽配厂,后来,因其不满意去外地就自主创业了。

  ——70后有话说:

  70后求职记忆: 进城打工只为押金别打水漂

  上世纪70年代,高健出生于青岛一个农民家庭,在多子多福的年代他是家里的第七个孩子。虽然是父母捧在手心里的宝贝,但迫于生活压力,他高中还没毕业就退学了。“别说上学,当时这么一大家人,吃饱饭都是难题。”

  退学后的高健当时18岁,农忙时帮父母做农活,农闲了就和同村的小伙子们去县城周围打零工。后来,听说某港口来农村招工,高健的父母就托人给他报了名。“听俺娘说,那时候报名的还挺多,托人帮忙才留下了我的名额。”

  一个月后,高健带着满心的欣喜跟随大部队来到港口,到达港口时,看着偌大的港口上工人们忙碌的身影,他的心凉了半截。“我们这些农村来的一没技术,二没知识,好活儿哪儿能轮到我们干啊?”高健说,那时,他开始为父母给交的150元的押金感到心疼。

  ——80后有话说:

  80后求职记忆: 留校还是去企业选择面前有困扰

  今年35岁的李静,现为潍坊某企业总裁助理。作为公司最年轻的高级管理人才,她的求职经历也曾颇为纠结。

  “记得那是在一个下雨天的周末,好友央求我陪她一起去面试。”于是,从来没有参加过任何求职面试的李静也去看看热闹。

  “既然来了,也填张报名表吧!”好友已经进去面试了,李静被该公司的HR叫住后填了张报名表。后来,她出乎意料地接到了该公司的面试邀请,其后李静过五关斩六将成为12个应聘者中唯一留下的。本想长长见识的她,就这样把其他的应聘者“打”出局,心情忐忑的李静找到系主任。“我已经为你争取了留校的名额,你要是走了,我真心不舍得啊!”

【责任编辑:邓江秀】
分享到:
更多图片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