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频道 ->> 守护型 ->> 正文
分享到:

相伴《中青报》的如梦岁月

http://www.cyol.net 2014-11-27 08:47 中青报订阅 收藏本页

来源:中青在线 张跃飞

  那天,偶然间逛了一会儿区图书馆,见报架上有《中国青年报》,我心有所动,如邂逅老友,随手取下翻阅,不由打开那一段尘封的记忆,在青春岁月时与《中国青年报》同行的日子。

  我阅报开始得较早,还在幼童印象中,家里就订有《文汇报》等报刊,初懂识字,也就“像模像样”地看起了报纸。那时主要是看图片,也在家长引导下认些字,大都是连蒙带猜、囫囵吞枣地,读过些什么现在多已了无印象。1975年,我从两年制高中毕业后,因为幼年患病双腿严重残疾留在城里,同学们大都上山下乡去了,少数几位参加了工作忙着上班下班。惟我每日无所事事,几年的待业日子寂寞乏味,更无聊而迷茫。到了1978年秋,因“文革”停刊10余年的《中国青年报》复刊了,年青时曾是单位团干部的母亲给我订了一份。国庆后报纸送到了家,那时候的报刊与现在相比少得可怜,我不由为有这么一份精神大餐而兴奋,只是当时报纸为对开4版,每周三刊,并非天天有报看,得掐着手指期盼着送报的那一天,常是一报在手如数家珍,每版都仔细读完还意犹未尽。

  刚复刊不久的《中国青年报》,紧扣当时拨乱反正的社会转折时期,驿动着时代的脉搏,刊出了一系列发人深醒的文章。关于1976年四·五天安门事件真相的长篇通讯,就让我们耳目一新,人心激动,大家互相传阅,真是洛阳为之纸贵;随后摘登的部分《天安门诗抄》,如剑似火的诗词更引起了我们的共鸣和喜爱,如深情、哀婉的《悲歌悼总理》;机警、讽刺的《蚍蜉撼大树》;朴素、悲壮的长诗《墓志铭》等展现人民心声的诗作,都震荡着我们心灵,有些铿锵的诗句至今还回荡耳边:“纪念碑前撒诗花/诗刊不登报不发/莫道谣文篇篇载/此是人民心底花。不久,以全报数版篇幅刊发了话剧剧本《于无声处》,更是一声惊雷报春来,让我们在艺术的感染中反思那过去的时代。而烈士张志新的系列所道,则是在震撼中得到解放思想的启蒙。在关注当时社会时政热点焦点的同时,《中青报》还根据青少年读者多是喜欢文学的特点,在副刊和其它版面刊载了多篇优秀的文学作品,如理由的报告文学《扬眉剑出鞘》;王蒙的长篇小说《青春万岁》连载;更有让我们期期追着看的张扬《第二次握手》,这部曾以手抄本形式流传的作品,在那时尚是封闭保守的年代,忽如一夜东风来,细雨润物百花开,小说描写的真挚动人爱情和主人公们的拳拳赤子之心,感动了多少读者。

  1980年《中国青年》杂志围绕署名潘晓的来信《人生的路啊,为什么越走越窄》,展开了一场轰动全国的大讨论,《中青报》也以《怎样认识人生的意义?怎样找到前进的路标?》为题同步开展讨论,各地读者来信如雪片纷纷飞去,我写下了自己的感想,第一次投给了报社,只是它并未得以刊出。这以后《中青报》推出了身残志坚、自强自立的典型张海迪,这给我也带来了许多启迪,我知道:人生各有不同,并没有共享的模式,但残疾不能在心灵,惟有不懈的努力有希望拥有健全人生。

  此时的我已在工厂当了几年的计件生产工人,每天流水线上的单调和繁忙,让人疲累而乏味,而且身有残疾坚持在一线生产,面临着许多其它人并不存在的困难,未来更是茫然彷徨。我虽不甘于混沌中的日子流逝,在寂寞中不无期盼、追求,常用读书来填充业余的空虚,可也觉得茫然而漫无目标。就在这种无奈和彷徨中,正是《中青报》给了我了启示和契机。

  1981年,报上不时闪现一个名字,叫李燕杰,介绍了他好些演讲报告的内容,如《塑造美的心灵》、《铸魂·艺术·魅力》、《爱与美的追求》、《自强者笔记》等,吸引、感召、感染和感动了无数青年,据说他每天都收到全国青年雪片般飞来的信件。出于对李燕杰老师的敬仰和信赖,我冒昧地写了一信给他求教,没想到大概过了一个多月,竟收到李老师的亲笔回信,信中在热情鼓励的同时,还说到为了广大社会青年自学成才和在职职工提高文化水平,他正和一批志同道合的朋友筹办一所没有围墙的自修大学,到时可以参加并解除我的困惑。这飞来鸿雁,让我在欣喜中感到了希望。不久我就收到了报名通知:北京有关大专院校等单位热心社会教育的教师与专家学者,共同发起开办以刊授为主要形式的北京“语言文学自修大学”,学制三年,不收学费,只须预付一年半的教材费和邮资费15元。我十分欣喜,从中看到了自己要努力的方向。这年的12月10日,我从邮局汇出了15元钱。

  1982年3月,我收到了第1期的《自修讲座》,刊首是著名学者王力的献词,开设了“现代汉语”、“中国现代文学”等4门课程,而双期数则为“古代汉语”、“外国文学”等计8门语言文学课,一大批知名教授学者任刊授主编和编委,如张志公、周振甫、吕叔湘、陈毅元帅之子陈昊苏等,邓小平同志还为自修大学亲笔题写了校名。从收到刊授教材起,我的业余时间变得实在而有目的了,那时的照明供电不时停电,昏暗的煤油灯下读书情景,在今天已恍如隔世。相伴着《讲座》,我度过了3年充实和努力的时光,得到了较为系统的中文专业基础知识。得益于刊授自修,1985年我马不停蹄地参加中文高教自学考试,在工作重、时间紧、有家务,还缺乏教材和面授辅导的状态下,仅用2年时间就通过了全部课程的考试。接着又为业务需要参加了另一门专业的高教自学考试,也顺利获得毕业。

  在这前后,我成了家,有了孩子;又调动了工作单位,走上了新的岗位;成了专业技术工作者。随着生活的变化,年龄的增长,我渐渐淡出了《中国青年报》的读者群体,在新世纪开端有了电脑学了上网,或许是当年的情结吧,2003年前后的2、3年就曾在“中青论坛”上留下了我不少署名“苏音”的帖子。岁月的流逝,让往事成为过眼烟云,可在心灵深处,我仍不会忘了人生中那与中青报相伴的日子,有一段难得而珍贵的缘,还有走过的日子。

  (作者系中国残疾人作家联谊会会员)

 

【责任编辑:何欣】
分享到:
更多图片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