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频道 ->> 分享派 ->> 正文
分享到:

那一天,我当了一回义务邮递员

http://www.cyol.net 2014-09-23 11:17 中青报订阅 收藏本页

来源:中青在线 江小生

  11月11日上午,当我身披军大衣、手捧着一堆报纸、帽檐上、眉毛上挂满白霜,如同圣诞老人、白毛大仙似的出现在公司同仁面前时,大家的眼睛里充满了惊奇与疑惑:堂堂的中核沽源铀业有限责任公司党委办公室主任怎么成了邮递员?

  为了不辜负大家期待的眼神,我主动做出了回答:想看中国青年报了,冰雪封路,邮车过不来,只有我过去了。大家一下就心领神会了。同事们都知道我是中国青年报的超级粉丝,2011年还获得了中国青年报的银牌读者称号,全国才50名银牌读者,河北省只有4名。

  当然,同事们未必了解我看不到中国青年报的焦灼心情,更不可能知道我为到乡邮所取回中青报经受了怎样的严峻考验。

  11月3日、11日,河北张家口地区先后降下了两场大雪,境内五条高速公路全部封闭,3日还发生了4名日本游客与1名中国游客游览怀来县的残长城被困风雪中,3名日本游客冻死的惨剧。地处河北张家口坝上地区的塞外小县沽源雪情更重,境内交通基本瘫痪,沽源县降雪平均厚度超过50厘米,最深处积雪超过1米,最低气温零下20多度,降雪后坝上道路已全部结冰,明年5月份以前都难以化开,给当地生产和生活带来了巨大困难。地处沽源县西辛营乡的中核沽源铀业有限责任公司也不例外。县里到乡里的邮车不通,乡里到公司的邮车也不通。11号那天,在铲车的开路下,终于有一辆邮车到达了西辛营。

  多年来,中国青年报是我形影不离的良师益友。天天看中国青年报,是我的必修课。现在,因为恶劣的天气和道路交通状况,连续9天看不到中国青年报了,我的心里像猫抓一样难受。我曾经对我老婆宣称,宁可食无鱼,不可日无报。此“报”非它,中国青年报是也。我老婆故意面带不屑:自作多情,都奔五的人了,还在装嫩,应该看老年报才是。

  俗话说得好,山不过来,我过去。活人总不能叫尿憋死。我穿上军大衣,戴上铁人王进喜那样的厚厚的棉帽,向四公里外的乡邮政所走去。

  走出室外,我才感到准备工作严重欠缺。军大衣又长又大,我的双手自然下垂,袖口处完全看不到手掌。手掌虽然没有裸露,但依然寒冷彻骨。5-6级的西北风裹挟着地上的雪花漫天飞舞,不时扑向面部,引来阵阵生疼,像硬硬的冰块砸在脸上一样。走在雪地里,简直是一步一挪,不,准确地说,是一步一陷,左脚刚从五六十厘米深的雪坑里拔出来,右脚又马上陷进五六十厘米深的雪坑。我脚上穿的是一双从南方带来的CBA运动鞋,花了我四百多块钱买的,平时又暖和又舒适,这时不顶用了。鞋每陷进一次雪坑,积雪便会见缝插针似的挤进去一些积雪,脚便会透心地凉一回。待我一个小时后到达乡邮所,我的鞋子全湿透了,脚像泡进冰窟里一样又冷又痛。

  在乡邮所里,我暖和了一下身子,随后抱起一堆中国青年报就走。归程和来路一样艰难。我这个多少有点浪漫色彩的“文学中年”面对“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景象,已是无动于衷,没了“山舞银蛇,原驰蜡象”的合理想象,一心关注的只是暴雪冰冻危机四伏、残酷的一面。平时脑海中描绘漫天飞雪的沽源所用的诸如“银装素裹”、“赏心悦目”之类的词汇已是荡然无存,更不会产生像刚到北方时大雪天打着雨伞去踏雪、摆pose照相的激情。回到公司,我感觉我的手僵硬如铁,脸似乎已经撕裂,我的脚已经麻木,好像不再属于我自己。我将脚伸进温热的水里浸泡,半天才恢复知觉,脚的颜色由怕人的苍白色慢慢变得有了血色。

  我没有后悔。暴雪冰冻和交通不便一度造成了我们公司的停产,但员工的饮食供应因采取多种有效措施一直没有中断。人不能不吃饭,同样,我的精神世界也不能荒芜。有中国青年报与我作伴,我便永远不会饥饿与寂寞。

【责任编辑:何欣】
分享到:
更多图片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