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频道 ->> 守护型 ->> 正文
分享到:

《中青报》一位八旬老人的最爱

http://www.cyol.net 2014-09-23 10:58 中青报订阅 收藏本页

来源:中青在线 内蒙古 郭智

  我是一位退休中学语文教师,三十多年前我和《中国青年报》结下了不解之缘。1980年代是个读书阅读相对匮乏的年代,《中青报》开阔了我的视野,丰富了我的生活,让我在语文教学中得心应手。

  我不是《中青报》的报道对象,但我是贵报的一位忠实读者。因为教学工作和教育下一代的需要,我自费订阅贵报三十多年了,我对《中青报》爱不释手,在我的影响下,阅读《中青报》成了我们家庭生活的主旋律,一家人聚在一处总有说不完的《中青报》话题,用一句比较高雅的话说就是,“学术气氛很浓”。可是,日积月累,家中竟是“报”满为患了。《中青报》这个家伙,利用我们全家对它的超级溺爱,一点点蚕食了我们的“领土”,后来更是悄悄地占领了家里几乎所有可容身之处,终于激起了我们全家人的“公愤”。经过讨论,我终于下决心忍痛割爱,每到节假日就会对“中青报”来个大清理,彻底“讨伐”其侵占吾等生活空间的“恶行”。

  赋闲在家后,我和老伴成了孩子们阅读《中青报》的得了助手。我们从装订成册的《中青报》中“寻宝”,将隐匿在报纸中的“精灵”们进行收编。儿子、姑娘需要的是党和国家大政方针的资料,儿媳妇需要语文的教学素材,女婿需要经济生活的信息。我们剪报,我们幸福,我们快乐,剪辑《中青报》成了我们退休生活的主旋律。慢慢的,在我和老伴的努力下,倾我们全家十数年之力积累的剪报与读书笔记——归拢在了一处。到了假日,一家人坐在一块儿,共同分享阅读的快乐,充分发掘出了这些“故纸堆”的潜在资源。

  按年龄讲,如我这样的老年人,一般都应订阅行距较宽,字体较大一点适合老年人阅读的报纸,增强记忆,丰富休闲生活,颐养天年,享受晚景。而我却喜欢订阅年轻人阅读的《中青报》。尤其喜欢读“青年话题”版刊登的文章。韩愈说:“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该版文章浅显易懂讲述做人道理、传授理论知识,解答生活中出现的某些社会热点问题。虽是一家之言,但分析入情入理,符合我的思维逻辑,认识社会敏感话题的规律,所以,我高兴阅读该版刊登的几乎每篇文章。其次,我喜欢阅读“法治社会”版及“冰点周刊”版和“中青评论”版的文章,好多文章给我解决了理论方面的认识问题。我是一介草民,没有深层的社会关系,因此没有什么小道消息可闻,对一些敏感的社会问题的看法,中青评论给我解决了这方面的疑难问题。

  我爱《中青报》让有些人难以理解。刚刚订阅《中青报》时,邮局认为是单位公款订阅,时不时就丢几张,我会为几张报纸和邮递员红脸。后来,报纸可以直接投递到家了,还会发生缺报的情况,我是个爱较真的人,自己画了一张《中青报》收录登记表,详细记录《中青报》收到的日期,缺少那一天的报纸一目了然,邮递员因为我的认真再也不敢缺我订阅的报纸了。2012年初,因为种种原因,原来能隔日看到的《中青报》,变为隔3日甚或隔4日才投递入户,新闻成了旧闻,向邮局反映没有结果,后来经过《中青报》的多方协调,才恢复了正常。

  我是个愈老弥坚的人,2002年《中青报》开展了“您的参与——中国青年报的未来”大型读者调查活动,因为积极参与获得了“最先参与读者奖”。我对《中青报》的热爱不仅影响了我的第二代,而且我的孙子、外孙女也爱上了《中青报》,每到中午两个小家伙就会因为《中青报》发生一场“谁先看,谁后看”的局部战争。两个小家伙也摸清了我和老伴的软肋,每当他们淘气受批评时,就会异口同声的说:“我们让着你们,让着你们,快看你们的《中青报》去吧!”因为我和老伴看《中青报》时,他们可以继续放肆、胡闹!毫不夸张的说,我们是“一家三代中青迷。”

  孔子说得好,“温故而知新,可以为师矣。”一张好的报纸不仅可以开阔眼界,扩大视野,陶冶情操,教你运用知识去创造美好生活,更重要的是读“报”明理,令你从中领略明辨是非的本领,让你知道什么应该去做,什么不应该做,怎样做—个有益于社会的人。我倚老卖老,这些《中青报》做到了,而且做得很好。

  一言蔽之曰:《中青报》是我退休休闲生活不可或缺的必读报刊之一,我这个耄耋之年的老人,喜欢阅读《中青报》,它丰富了我的日常生活,使我的精神生活越来越年轻。

  今年清明节是我八十大寿的生日。我现在的身体状况良好,精神可谓充沛,视力、听力尚可,阅读报纸,收听新闻如常,如此身体状况不出现重大健康变故,我期盼再继续自费订阅《中国青年报》十年,作为九十大寿的贺礼,也是人生一大幸福之一。我想,人生之乐,也莫过于此了吧?

【责任编辑:何欣】
分享到:
更多图片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