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首页 >> 焦点新闻 ->> 正文

《劳动•创造•奋斗——我的青春故事》系列访谈之一

3位青年精英在困难和压力中追寻幸福

http://www.cyol.net 2011-12-08 22:07 中青报订阅

    

    主持人:中国青年报记者、第六届范长江新闻奖获得者 刘畅

    嘉  宾:刘庆峰 安徽科大讯飞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总裁

        王秀杰 中国科学院遗传与发育生物学研究所研究员

        巩庆海 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第一研究院十二所制导系统副主任设计师

【专题】  【回看现场直播页面】

    主持人:各位网友,各位朋友,欢迎大家来到《劳动•创造•奋斗——我的青春故事》系列访谈现场,这次访谈由共青团中央、全国青联主办,承办单位是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中国青年网、腾讯网、新浪网、搜狐网、人人网,今天我们请到三位嘉宾,请三位嘉宾做一下自我介绍。

    王秀杰:各位网友,各位朋友,大家好!我是中国科学院遗传与发育生物学研究所研究员,我叫王秀杰。

    刘庆峰:大家好,我是科大讯飞董事长刘庆峰。

    巩庆海:大家好,我是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第一研究院十二所副主任设计师巩庆海。

    主持人:请你们每个人用一句话先评价一下我们所处的时代,和时代提供给我们的舞台是什么样的?

    刘庆峰:我觉得现在这个时代首先特别强调科技创新,其次特别强调知识经济,在这样大的背景下,对于青年创业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这个时代给了我们青年人创新、挑战、奋斗的机遇。

    王秀杰:改革开放30年以来,我们国家给了青年人很多的机遇,我也是很多机遇的受益者,接下来的青年人会有更多更好的机会创造更好的成绩。

    巩庆海:从航天领域来看正逐步进入青年时代。

    主持人:其实各位都是在各自领域很成功的人,甚至可以把你们称为青年精英。现在我们听到很多青年人,在大学就很迷茫,他们听到走出学校的学长们告诉他们生活压力很大,大城市买房买车很难,小城市又没有发展机会,所以现在很纠结。大城市没有能力,小城市又没有发展机会,我想各位都经历过,刘庆峰你那时候经受过这种困难和挫折吗?

    刘庆峰:因为时代有所不同。我当时是98年研究生毕业,那时候主要是出国。毕业后我可以去清华,但是因为我的专业我留在了合肥。经过99年到现在这12年的创业,我们觉得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只要你抓住机遇都会取得成功。现在每个时代面临的压力都不一样,包括我们年轻人在大城市如果真正找到落脚点,就一定会成功,回到小城市也不会是一滩死咸鱼,关键是怎么找到机会真正发展。

    主持人:你的经历可以告诉大家,留在中小城市创业,一样是有作为的。

    刘庆峰:其实我们恰恰面对的是一个全球开放,大都是在国外大城市做事业。微软、英特尔1999年在北京设立研究院,在微软研究中心,在IBM研发中心,都有这样的研发,但是我们在中国科技大学,在国内我们最终把技术做到国内领先,产业做到国际领先,我觉得每个小城市,都有它独特的优势,关键是你所在的小城市,你落脚的起点能不能抓住周围赋予你的禀赋。

    主持人:要做出自己的判断和选择。刘庆峰毕竟是70年代初出生的,你们相对年轻一点,你们是不是也碰到这样的纠结,到底去哪儿。

    王秀杰:在我读书的时候,生命科学领域在90年代还是以出国为主。跟庆峰讲到的有一点差不多,但是没有特别纠结,基本上出国了。但是回国的时候,会确实有一些考虑,是回国还是留下?我觉得当时指导我和我爱人回国,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觉得因为我们是中国人,更认同中国文化,根在中国,所以当时就回来了。至于回来面对的很多东西,有一点是因为我们中国有很大的发展。所以经常可以看到很多不一样的东西,这个可能也和我们做科研喜欢有新意的东西有关系,这也是吸引我的地方。

    王秀杰:现在我的很多学生和助手,确实面临住房、事业等方面的一些压力。我觉得每一个年代的人有自己不同的压力。在经济变革下我们可能有一些变化,有一些经济方面的压力,也显得更加明显。之前没有碰到过,所以我们觉得很难承受。

    王秀杰:我觉得在我们的前几辈人,每一辈人都会面对一定压力,其实国外在转型中也会面对各种各样的压力,关键在我们如何定位。不管在什么条件下,如果找到一条适合自己的路,能够坚持走下去,应该可以开拓出自己一方天地,把这些压力变成一种理想,将来能够实现。

    主持人:每代人都有自己这代人的命运和挑战。我觉得你是在美国求学的成功者,在美国大学作出了很好的研究。你是被中科院列入了“百人计划”的,当你回国时很多人很疑惑,怎么从美国走回来一个很年轻的博导,你是什么时候引起国内争论的。

    王秀杰:是2004年。

    主持人:你怎么面对当时对你的讨论的。

    王秀杰:我觉得那个时候确实很意外,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大反响,现在回过头来看,那个时候的压力确实非常大的,情绪上也是受到非常大的影响。当时有很多导师、朋友开导我,包括我们中国科学院还有我们中国科学院遗传与发育生物学一些领导和同事,确实给了很大的鼓励和支持,这点我非常感谢的。我们这个时代给我们一些年轻人提供了一个平台,所以我们才有机会能够在拿到博士学位之后,能够回国有这样的平台施展自己的知识和技能。

    主持人:我感觉我们生在70年代、80年代的人有一个共同的感觉。你是从黑龙江鸡西出来上学,有了更大的舞台。从小城市,小地方走出家门,去展现自己舞台的时候,有时候会感觉到有一种纠结吗?有没有想过回到家乡?家乡没有提供更好的机会,但是在北京可以说遇到了非常好的机会。中国的航天有非常令人激动人心的计划。从神五、神六走来,你参与神七、神八的过程是怎样的?因为你一到上学就赶上了这样非常令人瞩目的航天计划。

    巩庆海:从2006年开始我参与了载人航天的工作,基本上和现在长征二号F遥八火箭研制是一路成长的,也是从它的研制到设计同步成长的。

    主持人:你的家乡鸡西还有很多亲人和同学,家乡的人知道你在从事一项很激动人心的计划吗?

    巩庆海:神七发射完了之后,《人民日报》有一期特刊,里面有一个小的专访,有一些家乡人看到了,在本地报纸上也有报道。有部分人知道吧。

    主持人:你怎么跟父母描述你的工作。

    巩庆海:说得很少。

    主持人:不能说是吧?

    巩庆海:我们有这个习惯。

    主持人:不轻易跟别人说自己干什么。当然家乡的人也为你感到自豪。

    巩庆海:感谢我家乡的人们,我上大学之前的时光都是在鸡西度过的。

    主持人:家乡人会为你感到骄傲的。我们现在感觉到不管大家面对什么情况,都会面对一定的困惑,普遍的困惑我们称为焦虑。普遍的焦虑在哪儿呢?就是怎么选择?有的时候选择会有痛苦,会有所取舍,有的时候成功可能就是来自关键时候的选择。庆峰你讲讲最关键的时候你怎么选择的。

    刘庆峰:从我高中到现在,我对人生的定位目标经常在变,就是具体目标在变。高中的时候,物理、数学经常获奖,后来我就想数学专业,但是那时候觉得科技又很好,所以上了中国科技大学。然后发现无线电电子学出国很难,数学、物理又很容易,所以就又在大二想转到数学、物理系,但是后来我们有一个语音实验室,王仁华老师就选上我了,我就留下来了。

    刘庆峰:当时在产业过程中,我们一些科大的同学,在想创意的时候大家觉得科技企业创业一定要懂得产业前景,懂得技术发展规律才有主动性。创业的过程中,我自己觉得其实因为整个社会在变化,我们每个人很难说在年轻的时候就知道我们未来怎么样,很多人不喜欢回到小城市,就是未来看得太清楚了,年轻人失去了动力。我觉得在每个具体阶段,都要有自己的奋斗目标。必须要有阶段性的目标,其实我觉得一定要勤奋,这两个结合起来,随着社会的变化,随着阳光的力量,我觉得各种各样的因素会促使你成功。我觉得反而不要更多的纠结我们心中早年或者学生时代的梦想和现在有差距多大,而是当前有多少切入点,能够让你切入进去,让你能够持续进步,这是最重要的。

    主持人:先设定短期目标,然后勤奋,踏踏实实把眼前的事情做好。

    刘庆峰:但是自己心中还是要有长远的梦想,这个梦想可以不断的调整,但要符合主流价值观。这样勤奋、努力才有社会力量帮助你成功。我们看到很多网络原居民,他们其实和社会沟通太少,一个人的成功,或者一个人获得自我价值实现,一定要融入现代的环境。这个非常重要。

    主持人:你从单纯一个科研学者,最后转化成企业家,这个转化过程顺利吗?

    刘庆峰:我觉得过程还行,在自己管理日常工作安排当中还可以,最大的是心态转变。其实在1998年之前,我们当时定位是实验室主任,那个时候我认为做市场,自己管理沟通很花时间,我自己觉得做理论创新是真正的创新。

    刘庆峰:1999年,我的导师曾经鼓励我,他说庆峰我认为我们的事情能做成。他说从来没有见到这么多科大学生团结在一起,我们做了几年时间发现产品技术很好,但是产业失去了方向。大家说庆峰你必须出来当CEO,要不然我们就散伙。一方面我对语音产业非常有信心,我们能够成为行业领导者。其次,我对这个团队很珍惜,所以那个时候就尝试了一下。但是后来有两件事让我改变了想法,因为我们原来的研发速度越来越快,另外我们融到3000万资金。因为语音是很重要的技术,我们用企业机制,用中国人最好的理念,然后股权、机制和年轻人的情谊,这些专家也都支持我们。我一边安慰自己,一边也找到自己的成就感和快乐所在,慢慢作为CEO实现的社会价值,可能比单独研发在中国当前时代更加重要,所以就这样坚定不移的慢慢走下来了。

    主持人:我想研究背景,让你对行业判断能够展现出来。

    刘庆峰:我觉得现在年轻人做科技创业,传统文化中还是有一些我们当今值得分析讨论的地方。当年大家说为什么优秀的中国人不能在中国做好。我们在公司就提出,核心原创性的产业,CEO要有刘备一样的心胸,有了这样的背景,对于吸引优秀人才创业非常有好处。

    主持人:咱们的研究在国内还是刚刚起步,甚至可以说是薄弱阶段,年轻人机会更大,秀杰有什么体会没有?

    王秀杰:如果从基础研究来说,我是一个新兴学科受益者。我们生物信息学就是在基因测算以后,产生大量的数据。我们用计算机测算这些数据,寻找生命调控的规律。

    王秀杰:刚才您提到青年人的职业选择,新兴领域肯定是将来的成长点,或者青年人有更多的发展空间。在这点上,从我们教育机制上看,年轻人在读大学选专业前,对各个行业了解的并不多。其实我读大学的时候也不是报的生物系,但是做了生物之后,我越来越喜欢做生物和科研。我觉得行行出状元,很多人各有所长,不是说一定要读到博士学位才有成绩的。

    王秀杰:中国人有一种观念就是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他们两位的成功给我们很好的例子,并不是从事研究就是最好的出路。我觉得年轻人应该在高中阶段或者大学阶段,能够主动接触各个行业,了解其中可能哪些是机会和发展方向,找到自己最喜欢的。

    主持人:找到喜欢的,找到方向是最重要的。其实航天事业有一个青年领军的现象,很多业务骨干年轻的时候就冒出来了,我们关注神五到神八的发射,发现这个当中年轻人非常多,请巩庆海给我们介绍一下。

    巩庆海:现在中国的航天领域总工程师、副总工程师普遍比国外年轻十岁。说明现在中国科技发展,青年慢慢从生力军变为了主力军,这个跟整个国家的人才培养加快有关系,还有青年人通过一些老专家的传帮带,逐渐成长起来了。

    主持人:但是现在大家有一个普遍的感觉,生活的理想有时候感觉很远,但是生活的现实很近,有时候可能会碰到很多困难。比如某个同学要走出校门的时候租房子租不起,包括某个同学可能在个人生活上有一些挫折,你们在成长中面临过什么样的挫折?你们是怎么走过来的?

    刘庆峰:我觉得困难和挫折从读书时代就一直开始,每个人都想考第一名,他不是每次都会考好。比如我们在创业过程中,现在看起来,我们已经上市了,而且在语音产业当中取得了很不错的阶段性成果。但是我们自己曾经有一句话形容这个过程,就是走了弯曲的直线,表面看起来很顺利,其实每一阶段的成果取得都很艰难。

    刘庆峰:当时我一边读博士,一边创业,以为两年内就可以上市。可是科大讯飞用了10年时间才上市,还有我们到2004年才盈亏平衡,在2004年以前每年都是亏损。在1999年融到第一笔资金以前,帐上只有不到20万资金,我们每个月开销就要30万,如果哪笔资金不到位,我们公司就会破产。

    刘庆峰:在创业阶段,我们曾经有年终奖发不出来,我们自己借钱给大家发奖金。当时我们有一个广播学院毕业的女孩,到我们大学做录音分析等等。他们家里很高兴,但是我们当时为了省钱,每天都舍不得到外面吃饭。她来了之后很委屈的说,我怎么感觉不像在科大做科研,感觉跟民工在一起似的。那时候真的很难,但是我们还是坚持下来了,坚持下来的理由有两条:第一,你认为你从事的方向是值得坚持的。第二,虽然这个目标当中有很多困难,但是你还是在不断的前进。

    刘庆峰:我觉得有了这两条,心态会好一点。柳传志讲过一句话:我们做什么事都要跳出画来看,当你感到困难的时候,抬头看看天,然后再看看未来,心中有一个理想和梦想,才能促使你克服目前的压力。

    主持人:当你面临第二天企业可能就垮了以后,你当时是告诉自己先把这个事忘了,还是想解决办法。

    刘庆峰:我觉得先把解决办法想好,但是那些解决办法还要一步一步实施。所以该睡觉睡觉,该锻炼锻炼,我觉得还是保持乐观心态比较好的。今年是建党90周年,我们回过头来看共产党发展历史,有很多阶段都不知道出路在哪儿,但是还是坚持下来了。最后成功了。

    主持人:秀杰你有没有觉得特别困难或者特别委屈的时候。

    王秀杰:有时候自己回家或者躲在办公室没人的时候哭一场。其实回头看,当时我很感激我一个导师说过的一句话:只是茶杯里的小风波,过一段时间就可以过去。那个时候不是很理解,告诉自己可以过去,但是还想不通。人知道什么该做,和能不能做到是两回事。

    王秀杰:我觉得年轻的时候,会遇到一些困难和挫折,是很宝贵的事情,可以让我们很快的成长起来。有时候我觉得很多时候,大家觉得无路可走了,是我们自己把困难放大了,把自己局限在一个圈子里,我们把负面的因素看得越来越大,正面的东西忽视了,其实很多事情没有解不开的结,没有翻不过去的山。

    王秀杰:70年代的人小时候都不是很富裕,都有省吃俭用的时候,上大学也很节俭,工作中会面临一些误解或者压力。包括项目上会有很多抢时间的地方,各种各样的困难,但是如果说我们不坚持的话,这个机会就溜过去了,其实我们咬咬牙没有什么坚持不过去的。

    王秀杰: 现在想起来,压力让我在心理上更加成熟了。现在当我面对很多事时,我可以很坦然的接受,任何事情都不可能一帆风顺。其实我很感激那时候一些网络媒体朋友的关注和质疑,其实他们也给了我很多动力,我觉得大家的想法都是可以理解的。我们只能用行动证明给大家看,我们没有辜负这份期望,把应该做的事情做好。如果没有那样一份压力的话,我恐怕在工作上没有那么大的动力。

    主持人:压力会变成动力的。我想问一下巩庆海,因为你是80年代出生的,当你遇到困难和挫折,你会怎么办?

    巩庆海:在求学路上我觉得还是很顺畅的,当时学理科的时候不是很好,所以现在从事理科的工作对我有一定挑战性的。有时候也问过自己是不是不太适合学这个,也想过放弃。

    主持人:有没有向父母求助过。

    巩庆海:没有。

    主持人:那有时候会遇到一些小困难,感到自己能克服吗?

    巩庆海:基本上都可以克服,因为没有像刘总那样的大风大浪,我们的成败主要在事业上的。

    主持人:感觉到你还是从事一个很幸运的领域。因为是一个让整个国家和民族都感到骄傲的一个领域。

    刘庆峰:刚才您提到现在年轻人的纠结,我们每年有很多毕业生来加盟,跟大家讨论也很多,确实现在的大学毕业生,或者刚刚走出校门的年轻人,有三种类型,一种非常有幸的加入一个群体,比如加盟到国家重点的项目。第二,自己来创业,第三,骑驴找马。还有很多我们当初自己不仅没有工资,自己借钱给员工发工资,现在我们说3000工资生活的好可能有压力,但是生存还是没有问题的。只要生存问题解决了,我们才会去追求好的生活方式。

【责任编辑:邓江秀】
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在接受本网站服务之前,请务必仔细阅读下列条款并同意本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中青在线或中国青年报”或在视频窗口中有“中青在线LOGO”标识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青在线或中国青年报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2、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中青在线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青在线)”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4、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看法,与本网站立场无关,文责作者自负。
        5、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联系的,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
访谈预告Notice

第92期访谈时间:2013年11月7日14:00-16:00
第92期嘉宾:
王永波
河北正定县南楼乡南楼村党支部副书记
黑保军 冀中能源股份公司邢台矿综采一队副队长
第92期主持人:中国青年报记者 陈凤莉

中青报专访Repo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