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自己的孩子走了,但会有别的孩子因此活下来”

2018-04-06

    中青在线讯(王登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见习记者王海涵 记者王磊)4月2日上午,年仅21岁的大三学生徐亮(化名)离开了这个世界,其双肾、肝脏和眼角膜被捐献。作为安徽省首例在校捐献器官的大学生,徐亮捐献的器官将至少帮助5人重获新生(详见中国青年报4月4日03版报道《21岁大学生离世,将助5人“重生”》)。日前,记者从安徽大学了解到,校方将为徐亮申报“安徽好人”称号。

    1997年出生在安徽省马鞍山市的徐亮,打小家庭并不富裕,他和父母、爷爷住在一个三室两厅的集资房里。自小徐亮就被家里人寄予希望,而他也没让父母失望过。在这个孩子的卧室里,陈列着他获得的各类奖状——优秀学生干部、劳动卫生之星、感恩标兵等,几乎每年都会收获新荣誉。

    “儿子小学是篮球队的,那时他很开朗外向,曾说过长大后要去军队。初中到高中,苦活累活他都积极去干,学校一到评选劳动模范的时候就一定有他的名字。”徐亮父亲说。

    但是希望与梦想,在2014年徐亮高二时,部分破裂了。那年,他被诊断患有颅内动脉瘤。据了解,一旦动脉瘤破裂,往往出血十分汹涌,病人常在几分钟之内陷入昏迷,因脑干受损而迅速死亡,颅内动脉瘤就是一颗“不定时炸弹”。

    2015年,高考取得优异成绩的徐亮顺利进入安徽大学。回忆起和徐亮在寝室第一次相见时的场景,他的室友小东(化名)形容道:“他很热情,一开始就主动和我打招呼并自我介绍。”

    后来经过相处,小东逐渐发现,徐亮并非总是如此“热情爱笑”,相反,在很多时候他都是比较安静、平淡,甚至,在同学们眼里,徐亮有时比较“闷”。

    “由于高二下学期被查出脑动脉瘤,徐亮不能运动,这对他来说打击很大,性格也变得内向。”徐亮的父亲说。

    在大学里,因为生病,徐亮没有参加社团,平常在寝室里他只是听听歌、看看书,或是与室友们交谈几句。

    但徐亮并不缺席班级集体活动,包括春游。徐亮的辅导员汪老师回忆起这个安静的男生时说,考虑到他的身体状况,不让他参加一些剧烈运动,但班级活动中常有他的身影,他与同学们关系不错。

    “他从不发脾气,性格很温和。”徐亮的室友们觉得,有时觉得徐亮挺乐观,仿佛没有什么忧愁。

    在徐亮病倒之前,他常在辅导员汪老师那里借阅书籍。2月开学后,进入大三下学期的他正备战考研。他曾说过梦想是考上研究生,回老家找个稳定的工作,有机会能多出去旅旅游。

    徐亮也热爱旅行,在寝室里,他常讨论去哪儿旅行的话题,旅行回来会给室友们带些小礼物。但是进入大学三年来,徐亮并未在任何一个寒暑假离开过父母的身边。在学校,他常会和父母通电话,“他的父母经常来学校看他,大家都挺熟悉的。”室友们回忆说。

    据悉,前不久,这个21岁的年轻大学生刚过完生日,当时他和室友一起去吃了个晚饭,“他不吃油腻的或带奶油的食物,所以就没买蛋糕了。”室友小尧(化名)回忆说。

    在徐亮住院的3周多时间里,在与死神抗争的时候,他和他的父母并不孤独。来自学校的善意源源不断地“涌”入这个家庭。辅导员和室友的陪伴,班上五十多位同学的探望,学院两次临时困难补助……这些爱意使这个家庭感到温暖,但已经丧失了意识的徐亮并不知道。

    在医院的ICU病房,允许探望的时间是下午的2点40到3点40。此外的时间,徐亮的父母和室友只能隔着一道门,静静地守候着病床上的他。

    病房外,徐亮的母亲经常会告诉儿子的室友,“你们要保重身体,要经常和父母交流联系。”开学两星期后,徐亮病情已不容乐观,徐亮母亲来学校收拾儿子东西的时候,还劝着徐亮室友们“要常和自己父母联系。”

    “有次徐亮妈妈私下问我,如果是你遇到这种情况,你同不同意器官捐献。”当时室友小东并没有想太多,只回答说如果是自己的话,会愿意。

    “阿姨只问过一次,我以为就是聊聊天,但后来没想到真的捐献了……”室友们没想到,徐亮的父母早已做出捐献孩子器官的决定了。“事前我也完全不知道,他的父母都很淳朴,事前也没有和任何人联系,只想着平淡、低调捐献,更没有想着联系媒体。”徐亮的辅导员汪老师说道。

    4月2日中午,徐亮父母签署了器官捐献协议,同意将孩子的肝脏、双肾及眼角膜捐献。

    4月4日上午,徐亮的遗体告别仪式在马鞍山举行,他是家中独子,告别仪式和他的性格一样平淡低调,到场的几乎全是他的家人。一同前来送别他的还有学院的老师和始终陪伴他的室友。

    “器官捐献能够救人,尽管自己的孩子走了,但会有别的孩子因此活下来。”徐亮的父母都坚信,虽然没机会告诉孩子捐献器官的事,但如果他知道的话一定会同意,就像从小到大教育他的一样,“要做一个对社会有贡献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