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TO前总干事拉米:除了“打不打” 还要讨论如何避免贸易战

2018-03-27

    中青在线北京3月27日电(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陈婧)对于近日来华出席活动的世界贸易组织(WTO)前总干事帕斯卡尔·拉米而言,“贸易战”是他被人追问得最多的字眼。

    3月26日,在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举行的一个论坛活动中,拉米以“全球贸易战将会打响吗”为题作了一场演讲。作为WTO的前掌门人,拉米在任时的工作使命是推进全球贸易的自由化和便利化。因此他坦言,哪怕只是在一年之前,如果看到“贸易战是否会打响”这样的问题,他都会觉得这是个“奇怪的问题”,“但是很不幸,现在讨论这个话题恰逢其时”。

    掀起波澜的,是美国近期宣布要对中国进口产品加征税款,这被认为是拉开“美中贸易战”序幕的举动。北京时间3月23日凌晨,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对华贸易备忘录,宣称要对从中国进口的6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作为回应,23日早7时,中国商务部宣布拟对约30亿美元自美国进口的产品加征关税。

    “序幕”拉开之后,“贸易战”是否真正上演?帕斯卡尔·拉米表示,对此无法简单地给出“是”或者“否”的答案,“随便你问哪一位经济学家,他都会说要视情况而定。”

    然而可以肯定的是,拉米和许多观察人士一样,对美国总统特朗普处理贸易问题的一些想法和做法不以为然。

    美国在贸易问题上的一些言行堪称“谬误”

    在拉米看来,特朗普总统的一些主张简直堪称谬误。首先,将地缘政治和贸易问题联系在一起,是十分危险的,因为那是“本质上完全不一样的问题”。其次,对于美国一直怪罪于中国的中美贸易逆差问题,拉米认为,这是美国长期以来的结构性问题,主要是因为美国人消费能力很强,储蓄率又比较低,中国却刚好相反。帕斯卡尔·拉米认为,“更准确地说,贸易逆差根本不是大问题。只要这个逆差一直能有足够的融资机制支持,就不会引发非常严重的贸易问题。”

    拉米说,“现在美国仿佛搬到了另外一个星球上,形成了自己的一套贸易理论,觉得进口是不好的,出口才是理想的。这是一种以自我为中心的、反历史的看法”。

    特朗普总统指责WTO的贸易规则对美国不公平,拉米对此表示,美国必须承认一个现实,过去几十年间,全球贸易规则是一样的。有一些国家做得很好,比如他们也受到全球化的一些负面影响,但他们及时调整了自己的生产和贸易体系,最后就从全球化当中受益了。美国没有这样做,而是把贸易当做替罪羊,把贸易说成是美国国内体系不完善的祸源。这种说辞在政治选举中可能会在情感上引起许多人的共鸣,但这种做法显然是“不合适的”。

    世贸规则有改进空间 但谈判不能奉行“丛林法则”

    拉米承认,如果美国对现行贸易规则有异议,事实上是可以提出来讨论的,谈判和磋商本来就是解决国际贸易问题时奉行的主要原则。但让拉米担心的是,美国可能奉行的是“丛林法则”。他说:“如果美国对于谈判秉持的是‘要么按我的规则来、要么就拉倒’的态度和方式,无异于美国在其他国家头上顶着一把枪。这就不是真正的谈判了。这样一意孤行的做法,是对整个贸易系统的讹诈和要挟。”

    拉米注意到,在气候变化等议题上,美国已退出了“巴黎协定”,退出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他说:“虽然一个没有美国参加的多边贸易体系听起来可能有些奇怪,但如果真的到了那一步,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拉米认为,如果美国真的不愿意参加WTO了,WTO其他成员方可以重构这一贸易系统。毕竟,中国、欧盟、非洲、巴西、印度、印尼等各方,依然认为开放贸易是非常重要的,它们依然需要一个基于多边贸易的世界贸易规则、通过合理的仲裁机制来解决贸易争端的机制。

    中国在未来贸易规则制定中将拥有更大话语权

    除了讨论眼下全球第一大和第二大经济体之间会不会爆发贸易战,拉米认为,更为重要的事情在于未来如何避免“贸易战”。在拉米看来,对已经运行了30多年的WTO贸易规则进行革新,恐怕是必由之路之一。

    拉米认为,随着国际贸易的不断发展,过去确立的国际贸易体系确实有改进空间,一些规则需要重谈。而贸易规则重谈的方向,是让无论大企业还是小企业、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传统经济还是数字经济,都能享有更平衡、透明和规范的贸易规则。

    在未来的国际贸易规则设定中,中国是否会享有更多的发言权?对于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的这一提问,拉米给出了肯定的答案。

    拉米表示,2001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时,“别无他法”,只能接受既定的贸易规则。到了2008年,拉米记得,中国当时在多哈回合谈判中的表现就已经非常活跃和主动了。时至今日,10年又过去了,世界发生了重大变化,如果全球贸易规则重谈,中国无疑将在这一过程中“有舍有得”,而且肯定不再会只是扮演被动接受规则的角色了。

    对于这一点,在今年的全国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也表达了类似看法。李稻葵认为,中国要有更强的规则意识,不仅要主动学习国际规则,也要努力去塑造一些正在形成中的新的规则。他拿体育比赛打比方:“从前我们出国比赛、举办比赛,就算是开放了、参与了;现在我们不仅要参赛,而且还要参与到裁判员的工作中去。”

    从实际的角度出发,拉米分析认为,未来如果国际贸易规则重谈,中国可能会在一些领域受到压力,比如会被要求减少对国企的补贴、开放政府采购准入等。在拉米看来,这些压力对于中国而言也不完全是坏事。在日前于北京举行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拉米就明确提出,中国还需要在5个领域进一步开放:制造业和工业、服务业、政府采购、如何降低国企补贴、投资。

    拉米同时认为,在未来国际贸易规则塑造中,中国会在一些领域起到引领作用。比如在多哈回合中谈判多年未果的农业市场准入问题上,中国可能会代表一些发展中国家发声。

    另一个中国可能会提出自己主张的领域是投资。拉米表示,在“一带一路”倡议落实的过程中,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的步伐加快。而在投资方面,现在的国际贸易规则还没有一个明确的界定。因而,中国的对外投资,比如对美国、欧盟的投资,可能会面临一些不确定的限制。因此,中国未来可能会在这个方面提出自己的诉求,要求更明确的中国企业对外投资准入清单,让中国对外投资不受一些国家政治周期的影响,有更加稳定、可预见的投资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