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童失亲上学成难题 家委会“13个爸爸妈妈”轮流接送

2017-11-27

  原标题:女童失亲“13个爸爸妈妈”轮流接送 为这个家委会点赞!

   骤然失亲接送女童上学成难题

  上图这个身形有些瘦小的女孩叫小雨,今年9岁,是北京市通州区潞河中学附属学校四年级五班的学生。因为特殊的身世,班主任田老师给予了她格外的关注,小雨从小和父亲、奶奶生活在一起,然而,今年6月1日,小雨的父亲却因为突发脑溢血突然离世。

  记者:出事的那天好像您还跟他有过联系,是吧?

  田老师:对,早上的时候小雨爸爸给我发了一条微信,说小雨奶奶有心脏病,上医院看病,孩子晚点送过来。

  那天早上,小雨的爸爸因为给奶奶看病,就晚送了小雨上学。因为之前经常遇到这样的情况,田老师起初并没有太在意,直到下午放学,家长前来接孩子的时候,田老师发现事情有些异常。

  老师:小雨她是放学第一批,她那天没有社团,送出去了没有人来接,我又把她领回来,我给她爸爸发了一条微信,我说孩子在我办公室,您过来的时候跟我联系一下,我让她下去,微信发完了一直也没收到回复,到第二拨孩子放学的时候,我又把小雨送下去了,还是没有人来接,这时候我给家长打电话,打电话也是没有人接。

  最后,小雨的姑姑来到学校,田老师才得知小雨的爸爸已经不在人世。

  田老师:当时我真是觉得浑身发冷,我说真不可想象,看着他爸爸挺健康的,怎么这个人突然间就没了。

  田老师对这个特殊家庭做过家访,知道小雨的妈妈在小雨刚出生三天就离开了这个家,奶奶因为腰椎肩盘突出和腿部疾病,活动不便,平时全都靠爸爸一个人接送小雨上学。

  记者:在这之前您观察,这对父女他们感情怎么样?

  田老师:特别好,爸爸特别宠这个孩子,有时候奶奶生病什么的,因为孩子在学校吃,爸爸来不及给她做饭,等奶奶好了,有时候我看接的时候,中午他就说田老师今天我让她跟我回去吃,我得上饭馆给她补偿一下,前两天没给孩子做好饭,这两天我去补偿补偿。

  然而,小雨这样的幸福,在今年六一儿童节戛然而止。没有了父亲,奶奶又下不了楼,小雨上下学的接送成了首要难题。

  雪中送炭家委会成立互助平台

  小雨奶奶:姑姑说给她转学,可是我舍不得,最着急的就是送她上学,这怎么办呢?从6月1日她十好几天没上学,后来我就找田老师,我说怎么办,能不能帮帮我。

  记者:这件事情当时您怎么面对?

  田老师:当时我想的是我接送真的是不可能,因为我们早读也得看班,作为班主任,我肯定顾不过来的,班里还有这么多学生。

  记者:没有人要求您去接送,您是觉得我应该去?

  田老师:对,放学的时候跟家长沟通,正好碰到家委会的家长谈起这个事。

  曹师智:当时第一次和田老师谈,利用他们放学的时间,孩子们都走了以后,我单独和田老师说了一下这个事。

  记者:您为什么要主动和田老师谈起这事来呢,跟您有什么关系?

  曹师智:我是我们班里的家委会成员,学校里头的事情和家长这头这些事情,我是一个桥梁。

  曹师智是学校家委会的成员,因为儿子和小雨是同班同学,他是通过班级微信群知道了小雨父亲离世的消息。

  曹师智:通过我们家长之间聊天知道的,我心里咯噔一下,这个事情该怎么办呢?

  记者:你们可以出什么力?

  曹师智:有的家长说,可能她家里爸爸这个经济支柱没了,家里会不会困难。

  记者:你们会想到捐款,是吧?

  曹师智:对,我们一开始想到的是捐款,我们要成立一个基金,我们要筹一些钱,安排一个人做财务,定期给她们家买菜送过去,后来这个事没有实施。

  记者:为什么?

  曹师智:因为了解到她家里不需要,她奶奶71岁有退休金,有三千多块钱的退休金,那房子也是她们家的,基本上生活是可以维持的,所以这个我们虽然做过预案,并没有实施这项。后来我们商定的结果说,我们先不要主观地认为一些东西,我们最好还是了解一下,她家里头的真实需要是什么。

  田老师:我就跟曹爸爸说这个问题,我说现在孩子接送是最大的困难,然后他想了想说,您既然当班主任也特别忙,这个问题就由我们来解决。

  随后,曹师智在班级微信群里发起了帮助接送小雨上学的倡议。

  记者:您提出来之后,家长们的反应是什么?

  曹师智:我们的家长都很好都很积极,我说我要成立这个互助平台,大概前前后后有29个家长都进入了我的这个平台,在里头大约有13个家长是能够腾出时间接送的。

  记者:最后筛选出来13位家长是可以的,这个标准是什么?

  曹师智:是具备条件,有汽车可以去?

  记者:有车,还有呢?

  曹师智:有时间,有意愿。

  记者:但是这个意愿可不是一天两天,说一次两次我有这个意愿,当时您提出这个时候是三年级下学期吧,那就意味着还有三年呢。

  曹师智:是的,我们很明确地知道我们还有三年的时间要长期坚持去做。

  轮流值日13名家长坚持接送小雨上下学

从今年6月初开始,以班里的13位家长为主,开始轮流接送小雨上学。

  曹师智:我每个星期天要排一下下星期。

  记者:您还得排值日?

  曹师智:提前都排好,也得让小雨的奶奶和小雨知道。

  记者:这个排班对您来说是件麻烦事吗?

  曹师智:客观上讲确实是麻烦事。

  记者:麻烦在哪儿?

  曹师智:提前要打听人家,人家可以,还有一定得记住这个事情,不能把这个事情给(忘了),因为有可能忙活别的事,你再忙活也不能把它给忘了。

  记者:假如您出差或者您出国了,那怎么办呢?

  曹师智:出差或者出国我也要用微信的方式。

  记者:这是雷打不动的?

  曹师智:对,雷打不动的。

  记者:那换人去做这件事不行吗?

  曹师智:我没想过让谁去换这个事情,我觉得应该我既然承诺了,就应该去做下去这个事情。

  考虑到小雨的心理状况,曹师智和其他家长商量,还做了特意的安排。

  曹师智:我们最开始担心的就是她这个孩子,原来比较脆弱比较内向,再遇到这样的遭遇,担心她承受不了,所以一开始我们排班的时候,为了避免全是妈妈。

  记者:妈妈上和爸爸上的区别是什么?

  曹师智:我感觉从孩子的角度出发,还是妈妈更亲和一些。

  记者:第一周妈妈们的反馈都是什么?

  曹师智:还是良性的,说这孩子没有异常的反应能够接受,所以第二周爸爸妈妈都能上了。

  耐心陪伴帮助小雨走出失亲阴影

  曹师智:小雨今天有没有遇到难题。

  小雨:没有。

  曹师智:你要遇到难的题,你就跟叔叔说,叔叔帮你。

  11月16日下午,轮到曹师智接小雨放学回家,因为儿子在学校还有社团活动,曹师智打算先送小雨回家,然后再回来接儿子。

  曹师智:吃药了吗,小雨?

  小雨:吃了。

  曹师智:效果怎么样?

  小雨:还好。

  曹师智:苦了吗,这次?

  小雨:没有。

  从学校到小雨家有一公里的路程,曹师智尽量利用短暂的相处时间和小雨进行沟通,而在刚开始接送小雨时候,这样的沟通很难进行。

  曹师智:第一次接她,我说走,小雨走。

  记者:您要表现出什么样的态度来?

  曹师智:我很随意的,但是还应该有点亲切这样,孩子比较冷静。

  记者:怎么叫冷静?

  曹师智:脸上没有多少表情,她就跟我走了。

  记者:也没话?

  曹师智:没说,我想她那时候是心态还是有点儿封闭的那种。

  记者:其实也能理解她跟您并不熟。

  曹师智:是的。

  记者:而且她的家人没有了,她肯定不愿意打开心。

  曹师智:是的,所以我要和她说说话,我说这个学校好不好,也行,我说你有遇到什么事吗,没有,你心情好不好,还行,基本上她的回答都是尽量简短,从来不会主动说叔叔怎么着,她没有。

  如何帮助小雨早日走出痛失亲人的阴影,成了摆在热心家长和学校老师面前的另外一个难题。

  记者:因为孩子她现实的生活问题,她是一个刚性的需求,每天必须得上学下学,这关你必须得过,还有一个隐性的,就是孩子的心理需求,这一关谁能帮她。

  田老师:家长,同学,老师,我们都在关注,包括学校。

  记者:您能做的是什么?

  田老师:跟孩子去聊天沟通,从一开始我接班的时候,这个孩子不论是学习上,生活上出现各种问题,都是爸爸和我来沟通的,孩子从来不沟通,现在她能够跟你沟通。

  记者:从什么时候开始发生这种变化了?

  田老师:差不多六月底的时候。

  记者:您觉得这里面是什么发生作用了?

  田老师:我觉得是咱们四年级五班大家庭,这些关爱让孩子有所感动。

这是6月18日,热心的家长和同学为小雨过9岁生日时的情景。

  记者:怎么想起来要帮小姑娘举行一个生日会?

  曹师智:有一个我们叫校外的读书会平台,大概有十几个孩子利用或者是星期五或者是星期天,这个时间到一个地点,都在那围绕一个桌子,一起去读书,每次都不同的主题,那次我们正好又是她的生日,我们把她接到那个地方,买了这么大一个大蛋糕,其他几个孩子提前用一块小黑板,画上彩色的画,写上小雨九周岁生日快乐。

  记者:他们是给了你一个惊喜,还是提前通知你了?

  小雨:惊喜。

  记者:以前有过吗?

  小雨:以前没有过。

  记者:你开心吗?

  小雨:开心。

  记者:您观察小姑娘她的变化是什么?

  曹师智:那天她很开心的。

  记者:那天离她父亲离开没多久?

  曹师智:没多久。

  记者:我们很难揣测一个孩子,在经历了那么大的不幸之后,面对别人给她提供的快乐,她会怎么想?

  曹师智:她确实也应该是痛并快乐的吧,包括我看了照片里头,有的也是她显示出一些哀伤的,更多显示的是喜悦。

  田老师:我觉得这孩子能体会到家长们朋友们的关心,咱们家长真是拿她当自己的孩子,我觉得特别好,手牵着手走,小雨,走,跟我走,真是做得特别好,包括孩子们上学,班里面有一些壮实的孩子,上楼的时候给她背书包,进班里的时候,像我们放学的时候,椅子都是放上面的,做值日,第二天孩子们能过来帮她。

  班主任田老师发现,小雨脸上的笑容逐渐多了起来,和以前相比,她变得更开朗,更懂事了。

  田老师:我们上次九月份的时候,我们去她家里慰问的时候,孩子知道主动给我们开单元门。

  记者:这一点按说我们看来可能没什么?

  田老师:但是孩子之前什么都不知道,然后曹爸爸那天看了,也特别感动,说长大了,知道给我们开单元门了,所以我们觉得她是在成长的。

  曹师智:我说小雨你想不想长大,她说我想,我说你想长大,叔叔有个秘密可以告诉你一下,你要把你自己当成大人对待,大人该怎么做怎么想,你就怎么想怎么做,比如邻居来看你奶奶,邻居怎么帮你奶奶,你就说我应该怎么帮我奶奶,后来又过了一段时间,我就问她说,叔叔和你说那个有没有帮助,她说有帮助,我也试了一下,对我还是有帮助的。

  小雨:奶奶,奶奶。

  曹师智:过来了,腿好点了。

  奶奶:我这一阵一阵疼。

  离小雨爸爸出事已经过去了5个多月时间,在大家的帮助下,小雨的奶奶逐渐放下了心。

  小雨奶奶:帮我解决了,我这心病给我解决了。

  记者:你有没有感觉,这些天小雨她有没有一些变化?

  小雨奶奶:小雨懂事了,慢慢她懂事了,我就跟她说,我说这孩子得要强,得知道感恩。

  曹师智:虽然她失去了她爸爸,她得到了更多的关爱,所以她的心就放开了。

  记者:您有没有往深了想过,每个人都把自己的一份爱,分享给她一些,到底对这个孩子的帮助有多大?

  曹师智:我们就得且行且看,反正也算一边做这个事情,一边也有点儿战战兢兢的,不要给孩子有什么负面的不好的东西。

  记者:你们担心的负面的不好的,有可能是什么?

  曹师智:孩子的感受不好,所以我们时刻要留心,我们和她在一起,如果她要表现出一些不好的或者反感的方面,那就需要引起我们的注意,需要我们是不是要改进。

  大手拉小手用爱铺就成长之路

  没有了父母的陪伴,却有了13个“爸爸妈妈”拉着小雨的手,每天往返在上学的路上,将近半年的时间里,从来没有间断。热心的家长们商定,他们会一直坚持下去,直到两年半后小雨小学毕业。

  记者:您别介意,现在你们大家担着接送小雨,包括她的心理你们会觉得这是个负担吗?

  曹师智:我觉得我不是负担,我还是欣慰的,因为我看到她一些变化,包括他们学校一起出去活动,一个小组一个小组,照片,我看到她比划的手势,我们也能欣慰地看到这孩子,她变得更开放,这就是她心里的好多东西,映照出来的让我们欣慰的地方。

  记者:你有没有想过有一天能自己上下学,想过没?

  小雨:有。

  记者:什么时候想的?

  小雨:上个月。

  记者:上个月,怎么就想起这事来了呢?

  小雨:因为不能长大了也要依靠那些家长。

  记者:除了自己上下学还可以自己做什么?

  小雨:自己做饭。

  记者:现在已经去做了吗?

  小雨:开始去做了。

  记者:都会什么了?

  小雨:西红柿炒蛋。

  记者:已经会做了?

  小雨: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