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眼

2016-12-14

  任性来源于无知和自私,是心智不成熟的行为。有权者的任性更是可怕,他们能把自己的愚蠢和贪婪凌驾于法理规章之上,哪怕荒唐可笑,治下之人也反抗乏术,有时只能吞下没由来的苦果。

  屡教不改的救援队

  如果不幸在湖南省潭耒高速发生了交通事故,除了一堆麻烦事儿,可能还要承担额外的财务压力——几万元的拖车费。

  山东的张先生就是这么个倒霉蛋。11月11日,他的大货车在潭耒高速侧翻了。紧急请来的衡阳救援站工作人员,带来一张白纸黑字写着26公里救援费4万元的合同,签了才开工。

  事后,张先生总觉得不对劲儿。自己车上的30吨化肥才值4万元,这是救援还是打劫?上网一查,还真不单是自己倒霉。4月,同样的路段同样的救援站,江西朱先生的车被拖了不到20公里,开价3.6万元。那事曝光后,被国家发改委列为典型乱收费事件进行通报,拖车公司和多名责任人都受到处罚。

  救援站的人真不含糊,4月,他们让事主 “赶紧去报警,不报警是儿子”;这次则说官司打到省里都没用,“费用绝对经得起检查”。4月那次,主管的路政中队队长一去质询,救援站立马服了软,说自己从没要过3.6万元。这次闹到路政,还是同一位中队长去,费用一下少了1.7万元。

  路政和救援站的这出戏,真有点像儿子太任性,当爸爸的管不好。几个月前刚对着镜头发誓“监管到位”,一回头,儿子又惹祸了。搁在普通人家,最好是把孩子送去学校,让外人管教。

  什么?你说在这里不适用?没关系,还有一招。人都说“独生子女多娇惯”,膝下独苗,孩子还真可能有“我就是爹,爹就是我”的错觉。引入竞争,再不懂事的孩子也知道压力,老百姓糙话说的没准是个办法。

  半夜下班的学校

  陕西省榆林市榆阳区刘官寨中学的教师最近苦不堪言。按照新校长颁布的制度,他们最晚7时10分到校,最早21时20分下班,每天累计在校超过14小时。

  “过去的长工也没这么用的啊。”不少老师反应相当激烈。

  手下老师“不识大体”,校长曹荣也是相当委屈。他表示,刘官寨中学去年成绩全区最差,教师散漫,自己就是被调来整改的,更何况学校本就是农村寄宿制学校,要求教师留校合情合理。压根儿不住校的一二年级的教师和其他非值班教师,“为了公平,也要都留下”。

  一度想给曹校长鼓掌。农村教育基础薄弱,老师们多辅导孩子是好事。直到区教育局又发了个声明,称教师虽然在校时间长,但有效工作时间绝对不超8小时,没压榨他们。

  嗯?所以“无效时间”都在干啥?老师们说,过去坐在办公室聊天等下班,后来看到校长和校外朋友在食堂喝酒,大家晚上也就都打牌、喝酒消磨时间了。

  这可真让旁观者懵了。多了一群喝酒打牌的老师,会对孩子的成长有帮助?

  闹了半天,口口声声指责教师不识大体的曹校长才是最任性的人,任性到吆喝着全校老师陪他玩了场名叫“表面文章”的游戏。

  “发错判决”的法院

  作出判决一年多,主审法官打来电话说“判决书发错了,要收回”。哈尔滨市民何先生接到香坊区法院的来电时,一度以为遇到了骗子。

  他曾将逾期不办房产证的开发商诉至香坊区法院。去年10月,法院按6%的违约金标准判决开发商赔偿6万多元。可到了今年11月21日,主审法官却又要把判决收回。

  要不是另一桩糊涂案闹腾,法院可能根本想不起这桩已经过去一年多的“失误”:同一小区的业主丛先生也在差不多时间以同一理由起诉同一开发商至同一法院,收获了两份天差地别的判决书。2015年年底在网上公示的判决书显示,他能获赔6万多元,10个月后才送到手的纸质判决书却显示,赔偿变成了800多元。

  得知有位案情相同却以高标准获赔的业主,丛先生赶紧跑到法院上诉。可惜,他大大低估了法院的粗心程度。主审法官道出原委:何先生这个判决,也发错了,而且网络版和纸质版都错了!

  这么一算,两个案子4份判决,其中3份搞错了?

  折腾了一顿,何先生到手一年多的判决书又失效了,如今只能重新回到法庭和开发商对峙。他说,“这案子没啥指望了”。也难怪,法院到现在都没说过一句道歉的话,更没处理过一个出错的人。与其说是粗心,不如说是任性。在这样的环境里寻求公道,要是我,心里也没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