赴湖北医疗队员日记:生与死一步之遥,我们从未放弃

发布时间:2020-02-15 09:03 来源:中国青年报客户端

编者按:这是赴湖北医疗队员从武汉发回给中国青年报的日记,记录了一线真实的工作状态。他们总是试图鼓起危重症患者求生的欲望,面对不熟悉的环境,他们迎难而上,巨大的工作量之下,为了不浪费防护服,他们默默拿出纸尿裤,没有多余的话。


2月11日,武汉,阴天

清早,我从小组群里得知一个坏消息:我们的18床和19床病人先后离世了。这让我好不容易平复的心情,一下子陷入沮丧中。

18床是位有基础疾病的89岁老先生,曾多次联系他家属,告知预后不太好,作为医护人员,我们从没放弃,哪怕只有一丝丝生机,我们也在竭尽所能,用高流量氧、无创呼吸机等多种救治措施,遗憾的是,最后他还是因呼吸衰竭和肾功能衰竭而离世。

19床病人是个50多岁的中年男性。在我们接手的第一周,他始终处于烦躁状态,然而第二周他却进入了抑郁状态。他会趁护士不注意,拉下呼吸机面罩,从而使得氧饱和度下降到20%多。此外,他拒绝进食。我们多次劝过他,试图鼓起他求生的欲望,告诉他所有医护人员从没有放弃他,他的家人也没有放弃他,并向他转达了家人给予他的关心。让人痛心的是,他最后还是离开了。

生与死之间的一步之遥再次令我抱憾,我们从没放弃救治任何人。


今天夜班,我需要在白天多睡会儿,补充体力。睡醒后的我不想看书,也不想刷微信,不想让自己的心情再起起落落。

6点准时接班,今天值夜班的是3位女性,我是其中之一。我们重症病房,20多名医生里只有4位女性。今天是第一次3位女性同时值班,我们的压力也很大。两名是呼吸科的,另一名是中医,没有重症科医生。我们3个人在办公室门口合影一张,发个朋友圈——3名女将值班!给关心我们的人报个平安。

盼今夜无殊。


2月10日

凌晨3点,是我们七组第一次进驻病房的时间。虽是凌晨,但大家都毫无困意。

1点50酒店大堂集合,2点出发,3点在医院准时穿戴防护服完毕。作为副队我是男生,主动请战带着我的4个伙伴第一批进入。

刚进病房脑子一片混乱,不熟悉的环境,一次未见过的病人,但我不敢也不能表现出来,我身后还有4个队员在等我下达任务,迅速捋清病人情况,马上分配组内工作,病区分为前组后组,王朋朋老师带一人负责前组病情稳定病人,后组我带人负责。交接重点,特殊治疗,危重上机病人床旁交班,完全都是平时在ICU正常的交接流程,脑子逐渐从混沌中清醒。


刚刚交班完毕,接到通知马上要收治病人,迅速集结队员准备战斗,听说里面工作忙,夏老师给力地派进张余和孙琦帮助我们,这俩兄弟特别给力,孙琦负责呼吸机病人的巡视记录。张余收治新病人,虽然我担心他年纪小,人高马大粗线条,但工作重点抓得很准,能马上对新病人完成信息搜索汇总交给主班老师,两小时就收了5个重病人!对于第一次进入病房真的很不容易。

忙忙碌碌3小时飞驰而过,夏老师进来接班,我却发现他们只进来3个人,询问后得知防护用具告急,队员没有防护用品,无法进入病房!我再次主动请战留下帮助夏老师完成接下来的3小时战斗。

病人危重,病情瞬息万变,28床心衰,需要利尿,无创氧浓度100%无法脱机上厕所。与田慈沟通马上安排给予病人留置尿管;30床小无创氧合维持不住,改大无创,备机,连管路,调参数,佩戴,开机,成功上机……

早上9点,超哥组进来接班时我的内穿衣湿透,护目镜全是雾水,早已看不清。连续奋斗6小时,10小时未进食水,未上厕所,第一组班的工作以凌晨开始,以天明结束。

希望武汉如我的名字中晗的注解一样——天将明,早日迎来第一缕阳光。


早晨6:30,早餐既不敢多吃也不敢少吃,一路小跑进入金银潭医院!我所分配的监护病区共有24张床位,当天有8个插管带呼吸机的病人,5个带无创呼吸机的病人。除了治疗、护理外,我们还要负责病人的吃喝拉撒,环境物品的消毒以及遗体终末处理等。我迅速进入状态,埋头忙碌,各种管路护理,标本采集,输血输液,呼吸机管理,垃圾处理等等,此时恨不得自己就是千手观音,然而第一天紧张忙碌地工作竟然忘了身体的疲惫。

每一个班次要连续工作七八个小时,不敢喝水,喝一次水就要浪费一个防护口罩,也不敢上厕所,怕浪费防护服。尽管培训老师已经给我们打了预防针:你们将面临巨大的工作量,而且要学会憋尿。我们还是不愿去多想,大家默默拿出纸尿裤,没有多余的话。因为穿着防护服,全身水分都被蒸发成汗液分布在体表,只有忽热忽凉的感觉。最难受的就是全副武装之后的呼吸不畅和憋闷。鼻梁和脸被口罩压得隐隐作痛,有些同事甚至鼻梁都被压破了,有些同事下班累得头晕,有些同事失眠,我们都知道战场上一定不能比敌人先倒下,疫情没有结束,我们就要勇敢地战斗下去!



在隔离区,有一个48岁的男性病人,病情很重,呼吸很困难,他拉着我的手气喘吁吁地说:“我想见我老婆一面,她是被我传染的,也在这个医院其它病区治疗……”说着说着哭了起来。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只能握紧他的手,鼓励患者要相信自己,战胜疾病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听到武汉有医护人员不幸被感染,我也有过担忧,虽然害怕,仍然选择前进,我们是医务工作者,救死扶伤是我们天职!每次下班回到住处,在有限的沟通时间里,我总是故作轻松地给家人报平安。想想年迈的母亲、辛苦的爱人、幼小的孩子,想想千千万万个家庭,我的心里更加坚定,我一定要竭尽所能、永不退缩、勇往直前!

新闻
思想者
共青团
视频